读远 > 都市小说 > 隐婚成瘾 > 第二十一章 我受过的伤
    下一秒,叶辰熙第一次被人摔倒,还是被一个女人,五味陈杂立刻涌上心头。他怎么忘了,唐心不是柔弱的夏筱雪,她是刑警队的队长,柔弱与唐心根本挨不上边。

    唐心瞪着眼睛看着刚刚被自己摔在地上的叶辰熙一脸歉疚,取下塞在耳朵里的耳机,急切的问道,“你没事吧?有没有被摔疼?”

    伸出手准备拉叶辰熙,可叶辰熙却自己撑着地面站起来,悻悻的说,“没事,我是没提防,要不以你的小身板还摔不了我。”

    “哦,你怎么回来这么早,对不起,我是本能反应。”唐心搓着双手愧疚满满。

    叶辰熙揉了揉腰,看着面前穿着运动式内衣却仍然凸起的双峰一时竟有了生理反应,急躁的说,“我饿了,你会做饭吗?给我弄点吃的。”

    说着就急匆匆的上楼了,他需要冲个冷水澡浇灭身上的浴火。

    唐心叹了口气,哎,本姑娘平时是不沾阳春水的,看在把你误伤的份上,做一顿补偿一下吧。

    半个小时后,唐心在楼下高喊,“饭好了,叶先生,请您下来用餐吧。”

    叶辰熙已经洗过澡换了套睡衣走下来,见唐心也换了套衣服坐在餐桌边等他,硕大的餐桌上只摆了一碗煮好的方便面。

    “你就给我吃这个?”叶辰熙指着碗问。

    “对啊,这么晚了,难不成还要吃满汉席啊!”唐心撑着下巴一脸无辜的表情反问。

    “方便面是垃圾食品,又没有营养。”

    “那怎么办呢?我只会做这个,而且你尝尝,我做的方便面不一样,你别看它只是一碗普通的方便面,里面是我的心血。”

    叶辰熙挑眉瞟了一眼唐心,说到底还是一碗方便面,能有多好吃。

    无奈的坐下夹了一口,又一口,接着又是一大口。原来留学的时候,自己也煮过方便面,那味道闻着香,可是吃一口一年都不会再吃第二口。而这碗确实和唐心说的一样,与他以前吃过的方便面不同。

    唐心喜滋滋的看着叶辰熙说,“我说过不一样了吧,这可是我的独门秘方,一般人想吃我都不给吃。”

    叶辰熙很快的将一大碗连汤带面装进了肚里,放下碗筷,一脸不屑的说,“你一个女人怎么能只会做方便面呢?以后嫁人了怎么办?”

    唐心挑着眉笑道,“貌似我就这样嫁了呢。”

    “你……,”

    “我有什么办法,没机会学啊,小时候在四合院都是有炊事员做饭,后来和爸妈搬出了,基本上都是在学校食堂吃。你别看我妈过年张罗了一大桌子年夜饭,其实也就是饺子是她包的,可是就连饺子馅都是炊事员提前攉好的。而且方便面挺好的,我们有时候办起案子来,连吃桶泡面都难,别说这么香的煮面了。”

    叶辰熙听到这,有点心疼的问,“那就不能吃完饭在办案子吗?”

    “嫌疑人可不等你吃完饭在犯案啊!”

    “那你当刑警危险吗?”

    “当然了。”说着唐心站起来走到叶辰熙身边,原本穿着一条短裤的唐心白晃晃的两条纤细的双腿就让叶辰熙格外注目,想入非非,唐心却突然将短裤挽起,拉到快到大腿根的地方。叶辰熙立刻屏住呼吸,身体刚刚被消灭的那一团火又燃烧了起来。为了掩饰身体某一部分的变化,叶辰熙调整了坐姿,将下半身藏在了餐桌底。

    “你看,最危险的一次。”唐心指着大腿上的伤疤,“这是三年前被枪打的,幸亏我命大,离大动脉只有2毫米。要是我当初一命呜呼,想想,现在嫁给你的应该是小八。”

    叶辰熙的眼里闪过一丝忧伤,“嫁给我你很委屈吗?”

    唐心放好裤腿,又坐回了对面,“哎,倒没有,就是觉得有点委屈你了,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呢。”

    “为什么会觉得我委屈?”

    唐心摊着双手说,“你不委屈吗?因为两个老人的恩怨,硬是把两个相爱的人拆散,把两个不相爱的人拴在一起,这都什么年代了,要不是看他是我亲爷爷,我都可以上法院告他的。”

    “相爱?”

    “啊?什么?”

    叶辰熙莫名其妙的冒出一句话让唐心不明所以,将脸凑近到叶辰熙面前,继续说,“对啊,你和那个夏筱雪不就是相爱的一对恋人吗?硬生生被我插在里面,你说我冤不冤,白白做了第三者。你说这算怎么回事?”

    因为距离很近,唐心不施脂粉因刚洗过澡而留下的沐浴液味混合着自己的体香像一到魔法一样从叶辰熙的鼻子直击脑细胞,叶辰熙体内那一团小火苗立刻在体内燃烧成了熊熊大火,他握着双拳,咬着压根,看着面前的唐心,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要出笼的猛兽想要将唐心扑倒。

    ‘轰’的一声,叶辰熙站起身。

    “你干嘛?”唐心吓了一跳,本能的往后一闪。

    “没事,我出去一趟,晚上不回来了。”

    唐心吐了吐舌,将叶辰熙面前的碗筷收起,“好啊!”转身进厨房去了。

    叶辰熙连衣服也没换,就急匆匆的开车向夏筱雪的公寓驶去,他要找人帮他泄火。

    到了夏筱雪的公寓,夏筱雪也是刚刚回来么多久,还没有来得及换衣服,见叶辰熙火急火燎的进来,抱着她就开始退她身上的衣服。夏筱雪的内心当然是狂喜的,一个多月以来,她都没有和叶辰熙亲热过,任由叶辰熙像野兽一样撕开她身上的裙子。娇喘着“辰熙,我爱你。你都好久没有……”

    话还没说完,却发现叶辰熙已经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叶辰熙看着夏筱雪,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这一刹那,自己身上被燃起的火好像瞬间熄灭了。

    他离开夏筱雪勾住他脖子的双臂,走到书房,点了一根烟。

    夏筱雪坐起身诧异的看着叶辰熙,“辰熙,你怎么了,我在等你。”

    “你先睡吧,我抽根烟就走。”

    夏筱雪这才注意到叶辰熙穿的是睡衣,那么他刚才在家里到底和姓唐的那个女人发生了什么?

    夏筱雪立刻扑过来,扳着叶辰熙的脸想吻他,可是叶辰熙却一脸嫌恶的将脸别开。

    “辰熙,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夏筱雪惊呼。

    爱,不爱,叶辰熙也不知道。以前和夏筱雪在一起,夏筱雪总是对他说辰熙,我爱你。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对她说过我爱你这三个字。他以为男人说爱不爱的很矫情,可是就在刚才,他差点就对唐心说,我爱你。可是他爱唐心吗?他不知道,他甚至都不了解她,他和她只是说好的合同夫妻。那他爱夏筱雪吗?好像也不爱,起初和夏筱雪在一起只是因为夏筱雪可怜,自己又不想在外面找乱七八糟的女人,后来是因为觉得夏筱雪乖顺听话。当初想过娶夏筱雪也是因为她的温顺可以让他减少很多烦恼。可是自从唐心出现后,他常常为她发疯,做出一些失去理智的事情。原本女人对他而言就是可有可无,可是现在,他完像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他是叶辰熙,遇事冷静的叶辰熙,对,他需要静一静。

    “辰熙,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夏筱雪再一次询问,带着哭腔。

    叶辰熙的心很乱,掐掉烟,站起身,扶起夏筱雪,“我人不太舒服,你先睡吧。”

    说完拿起车钥匙转身走了,任凭夏筱雪哭着喊着挽留,他还是没有回头的离开了公寓。

    出了公寓坐在车里,他拿出手机给林栋洋打了一通电话,“十分钟后,我在皇家一号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