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隐婚成瘾 > 第二十二章 我确定,你爱上她了。
    皇家一号是林栋洋的产业,临海市最高档的娱乐场所,一楼是茶室,二楼到4楼是酒楼,4楼以上都是KTV包间。

    当林栋洋推开9楼的VIP包房,他吓了一跳,穿着睡衣的叶辰熙颓废的一个人坐在包厢里独自喝着闷酒。

    他认识的叶辰熙可从来都是衣着整洁,镇定自若,如今怎么成了这个模样。

    林栋洋靠着叶辰熙坐下,拍了拍他的肩头,“兄弟,怎么了?”

    “你爱楼晴吗?”

    “这不废话吗?不爱她我娶她干嘛?”

    叶辰熙看着林栋洋,眼里充满了疑问,“就算她一身公主病,你也爱她。”

    林栋洋笑着说,“哥们我就是爱她的公主病,我就是喜欢她那个调调。从小都喜欢,怎么的,你不高兴?”

    叶辰熙摇了摇头,说,“那她爱你吗?”

    林栋洋哈哈的笑了起来,“兄弟,我说你怎么了,今天光说废话,她不爱我她为什么答应我的求婚?她家不缺钱,我家也不缺钱,算是门当户对,老子可是追了她整整十五年啊。”

    “十五年?今年她才23,你别告诉我,她8岁的时候你就看上她了。”

    林栋洋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说,“告诉你可别告诉别人啊,我十五岁那年骑车从临海中学路过,看见学校门口的梨花树下有个小女孩在那里乘凉,那画面就像一幅画一样美。那一刹那哥们我就好像感受到了神的旨意,告诉我,她就是我媳妇。”

    叶辰熙白了他一眼,“你个流氓,一个8岁的小女孩你就下得去手。”

    林栋洋挺直腰,皱着眉说,“你看你,怎么说呢,谁说我对8岁小女孩下手了,我是从那之后开始关注她,处处留意她,可以说是养媳妇吧,养大了我才下手的。”

    “不要脸。”

    林栋洋笑了笑,问,“兄弟,你怎么了?是和小嫂子闹情绪了,还是大嫂子跟你闹情绪了。”

    叶辰熙有些不悦。“什么小嫂子大嫂子。”

    “刚才宴会散了,我可看见是雷子送你那片雪回去的,你该不是因为这个吃醋了吧?咱们兄弟三哥从小玩到大,虽然雷子后来去了国外,回国后又很少在临海待,但你放心兄弟妻不可欺他还是知道的。”

    叶辰熙端起酒杯一杯下肚后,才缓缓的说,“你说如果一个男人总想着一个女人,还总想着对她做点什么。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个男人是正常的男人啊!”

    “对别的女人却没有呢?”

    林栋洋想了想,拿过面前的酒给叶辰熙倒满,“恭喜你,兄弟,你爱上她了。什么时候把叶夫人带出来让哥几个给你把把关,上次匆匆吃了一顿饭,话都没说几句。”

    叶辰熙冷笑,“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我说的是她?”

    林栋洋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个人,从来不近女色,两年前要不是有那片雪出现,我真以为你是弯的。这两年来来回回你身边也就小嫂子一个人。你要是爱上的是她,你早就这样找我出来喝酒了。”

    “你觉得我不爱夏筱雪?”叶辰熙反问。

    “爱不爱我怎么能知道,反正没见你这么愁眉苦脸坐立不安过。不过上次吃饭我就觉得唐家那位小姐挺顺眼,跟你挺搭的。不过你那会吧,估计还对人家没什么兴趣,感觉两个人之间挺陌生的。对了,我家晴晴对你家那片雪可是没什么好印象,要是你真的爱上的是那片雪,估计我家晴晴得天天你三遍。”

    叶辰熙知道,楼晴是看不上夏筱雪的身世,所以并不在意。“俱乐部这两天还开着没?”

    “开不开那不都是一句话的事,雷子已经把那里收购了,你要干什么这会去吗?”

    “不,明天带你嫂子去玩。”叶辰熙打定主意,既然爱上她,那他就顺从自己的心。

    “我去,要不要这么刺激,带女孩去应该是出个海啊,看个电影,你到好,直接带着去靶场,这不合适,去转街都比去那好,别把人家吓着。”林栋洋念在叶辰熙没有正经谈过恋爱,所以很诚恳的劝说着。

    “没事,她会喜欢的。”

    正如叶辰熙说的,唐心果然很喜欢,一路上哼着小曲。

    叶辰熙开着车时不时瞄向唐心,“你们警察不是经常要打靶吗?你怎么会这么兴奋?”

    “那不一样,我们都要算考核,警局打靶的时候,后面有个考官盯着,压力大些,不如自己去打的畅快。”

    叶辰熙点点头,又问,“你开过枪吗?除了打靶的时候。”

    唐心的笑容突然凝住,良久才淡淡的说,“有一次我们队负责抓捕一个杀人犯,当时我只是个普通刑警,和队长负责前后包抄,当我出现在那个疑犯身后的时候,我举着枪对着他,迟疑了一秒,就是那一秒。那个疑犯对着我们当时的队长开了一枪。”唐心做出拿枪的姿势,指着前方。

    “然后呢?”叶辰熙问。

    “我们队长肺部中弹,提前退休了。虽然他从来没有怪过我,他说因为我是从身后需要做出判断才能开枪,那一秒不算什么。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当时是我是怂了,害怕了,才没有立刻开枪。”

    “你队长说的对,警察不能随便开枪,你也确实需要冷静判断分析。”

    唐心转过头,坚定的看着叶辰熙,“不,是我害怕了,我一早就知道疑犯有枪。在我们的眼里,一秒钟很可能就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死去。”

    “当时你多大?”

    “21岁。”

    “那就情有可原,你当时那么年轻。”

    “不,这跟年龄没有关系,我穿上警服那一天就发过誓要保护国家,保护人民,我不能因为只是年轻就可以迟疑那一秒。”

    叶辰熙的心有疼,他伸手握住唐心的手,竟发现那双手在一直颤颤发抖。

    “已经过去了,没事。”

    唐心的手渐渐平复下来,却并没有从叶辰熙的手中抽走,她只是看着窗外,静静的,仿佛透过窗外正在看21岁那天发生的那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