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隐婚成瘾 > 第二十七章 又遇命案
    赵骏将饭菜送来时,正好赶上小花和老袁从外面回来复命。

    老袁帮着赵骏将七八个保温桶放到桌上,忍不住说,“唐队这伙食也太好了点,我怕吃了这一顿以后会嫌弃外卖怎么办?”

    张云笑着说,“袁哥哪里是嫌弃外卖,是怕浪费钱吧。”

    老袁白了张云一眼,“去你的。”

    赵骏将一个保温桶提到唐心面前,笑着说,“夫人,这个是燕窝雪梨汤,您熬夜辛苦,boss专门让我给你送过来的。”

    “他?”唐心听了,一脸狐疑的打开保温桶,又闻了闻,拿了个小碗倒了一点抿了抿,才说,“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赵骏带着吃的干干净净的保温桶回别墅时,叶辰熙特意把他叫到书房问那一窝燕窝雪梨汤是不是很合唐心的心意?有没有说什么?赵骏如实汇报,气的叶辰熙又是一晚上没睡好。

    唐心一组也没怎么睡,因为小花和老袁带回来的消息是,‘柏浩然不但没有妻子,连女朋友也没有,但是他却有个男朋友,两人的绯闻是因为新剧宣传故意炒作出来的。’

    对于柏浩然的男朋友,小花耿耿于怀,谁能想到荧幕上的硬汉居然有断袖之癖。

    苏娜恐吓案的线索又断了。

    唐心看了看时钟,已经很晚了,正准备让大家回去先休息,接到110的报警,说在海边的大排档附近发现一具男尸。

    准备下班的几人,又开上车匆匆赶往案发地点。

    已经接近凌晨的大排档依旧门庭若市,现场虽然被附近派出所的警察已经用警戒线拦起,但是还有不好看热闹的人围在附近。

    唐心停好车,给叶辰熙发了个微信,“突发案件,我今晚不回去了,让兰姨不用给我留门了。”

    叶辰熙立刻回复,‘好,注意安。’

    看到最后四个字,唐心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暖暖的,就像以前在安泽,每次晚上发信息给父母,他们也会最后说一句注意安。唐心想,嗯,自己大概是想家了。

    走到尸体旁边,男尸面朝下趴在一片血泊之中,因为法医鉴证科的同事还没有来,唐心不能触碰尸体,便走到旁边一位民警旁边,民警正在安慰一个哭泣的妇人。

    唐心对民警亮了自己的警官证,民警立刻叫了声师姐,指着哭泣的妇人说,“死者姓张,这位是死者的太太,他们刚才吃完夜宵,准备走到前面去打车,突然发现她丈夫倒在地上。她以为她丈夫摔了一跤,叫了半天没应声,才发现已经死了。”

    此时法医和鉴证科的人员已经到场,几名同事将尸体翻过来,才发现死者腹部被利器割开了一个十公分的口子,却不见凶器。

    唐心问哭泣的张太太,“我刚才听同事说,你和你丈夫吃完饭准备去打车,当时他在你旁边还是身后?”

    张太太抽咽着,“他就在我身边,我们并排走着的。”

    “那有么有人接触过你丈夫?”

    “这的人挺多的,我没注意。可是为什么,我们夫妻两个人来打工,也没得罪过谁,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唐心轻拍着哭泣的妇人,安慰道,“你放心,我们会尽快抓到凶手的。”

    小花和李大光仍在附近寻找目击者,兵哥和老袁走过来,说,“这里只有大排档的路口有一个交通监控,看不到这里的情况。”

    唐心叹了口气,“先去寻找目击者吧。”又对之前的民警说,“兄弟,麻烦你安慰安慰她,带她去警局做份笔录吧。”

    一直忙了大半夜,目击者是找了不少,但跟张太太的说的差不多,两人去巷口准备打车,男的突然倒在地上,然后血就不断的流出来,具体案发过程也就几秒钟,但是嫌疑人却一个都没有看到。

    早上6点,唐心才回到别墅,洗了澡,换了身衣服出来,看见不知什么时候,叶辰熙已经坐在客厅里抽着烟。

    “你又要去上班了?”叶辰熙问。

    唐心点了点头,到冰箱里取出一瓶牛奶倒在杯里。

    “你有没有想过不去上班,过你说的自由无拘无束的日子?”

    唐心想了想,说,“我现在在临海已经很自由,很无拘无束了。”

    “那不去上班呢?”

    “不上班?那我干什么?在家里当废人?靠我父母接济我过日子?”

    叶辰熙眼底尽是温柔,“你嫁给我了,我可以养你。”

    唐心哈哈大笑,走到叶辰熙身边,“叶先生,我和你好像只是合同制夫妻,合同到了,我怎么办?况且我最看不上的就是那些天天靠着男人活的女人,跟残疾人有什么区别。”

    “那……那你可以换个工作。”

    “换工作?我为什么要换工作?话说叶先生,你今天怎么了?你是不是因为昨天我没有回来吃饭兰姨不高兴了?给你抱怨了?”唐心猜想着。

    “不,不是,是因为……”是因为我会担心你出危险,可是叶辰熙没有说出口。

    “因为什么?”唐心又问。

    “因为你熬夜会对皮肤不好,老得快。”最终,叶辰熙改口说。

    唐心淡淡一笑,“没关系,反正都是一副臭皮囊,总会有老去的一天。”

    叶辰熙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知道,唐家教育出来的儿女不是金丝雀,各个都是天上的雄鹰。

    唐心笑着安慰叶辰熙,“你要是失眠就去找你相好的,我懂,我不会告诉爷爷的,放心!兄弟”说完拍了拍叶辰熙的肩膀,急匆匆的上班去了,留下了哭笑不得的叶辰熙。

    到了警局,除了小张昨晚回去休息,今早能准时上班,其他几人都还没有到警局。

    小张抱着笔记本走到唐心的办公室,说“唐队,我昨天晚上回去翻新闻,才发现苏娜的经纪公司凤羽传媒的老板贺启白真是个好男人啊。”

    唐心以为他发现了什么大新闻,结果确实要告诉她自己发现了一个绝世好男人。

    小张滔滔不绝的介绍,“这个贺启白和他老婆是大学同学,都热爱表演,临海市最初的那个戏剧团就是他们夫妻俩组建的,后来才创建了这个凤羽传媒。他妻子五年前去爬山,结果出了意外成了植物人,贺启白就照顾她到现在,到现在都没有在娶过。你说,这种男人现在还有几个。”

    唐心听小张说完,极为不耐烦的说,“是啊,是啊,你研究了一晚上就得了这么个结论,说出来我还以为你要给小花介绍对象呢。你快去研究一些有用的吧,我眯一会,一会有昨天晚上命案的鉴证报告出来了进来叫我。”

    小张出去后,唐心趴在桌上睡着了,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见自己穿着婚纱站在草地上,有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对她说,“唐心,让我保护你,嫁给我好吗?”她抬头想看清那个人的脸,可是阳光照着她的眼睛让她看不清对方长什么样子,急的她拉着这个男人就边上走,想避开阳光看清对方的样子。可是草地上连棵树都没有,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棵树,她抬起头刚要看清那个人的面容时,一声急促的‘唐队,唐队’把她叫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