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隐婚成瘾 > 第二十八章 连环凶手
    她睁开眼睛,发现老袁急切的站在桌边说,“唐队,一队今天早上4点多接到报案,发现一名女尸,刚才法医报告出来,死者伤口和我们昨晚发现的男尸伤口属于同一凶器。”

    “两名死者有没有联系?”唐心立刻不安起来,这种情况多半是连环凶手。

    “目前没有查到两名死者之间有任何联系。”

    唐心站起身,“联系一队,立刻在会议室里开会。”

    “是。”

    唐心整了整衣衫,拿起手机看到有十条微信留言,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中午12点了,顾不得翻看微信,拿着手机就往会议室走。

    会议室里,一队的人已经到齐,一队的队长李奇一脸愁容的翻看着验尸报告。见唐心进来,直奔主题,“唐队,你觉得这会不会是……”李奇说到一半停住了,看着唐心的表情,他已经得到了肯定。

    唐心坐下来,看了看手里的报告,问,“李队现在有什么线索?”

    “我们的案子发生在早上4点城东的瑞华小区门口。我们出警赶到时,周围并没有什么人,报案的是一个路过的出租车司机。早上我已经让我的人去调了监控,可是监控只有路口的交通监控,命发现场并没有监控。”

    唐心沉默片刻,说,“我们的验尸报告上的结果,和你们验尸报告的结果可以确定一点就是,凶器是一把长8厘米,宽10厘米的双刃利器,我们先想一想,有什么东西符合该作案工具。”

    会议室里的人都沉默了,每个人都努力回忆着,思考着。

    一队的一个刑警说,“你说剑是双刃的,可是剑没有那么宽啊?”

    兵哥突然说,“我记得武侠小说里有个兵器,叫什么来着,是双刃的。”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蝴蝶双刀。”

    小花忍不住噗嗤笑出声,“这是武侠剧吗?”

    大家又沉默了,李奇说,“既然想不到凶器,那我们先根据被害人的背景情况来梳理线索吧。”

    一队的成员拿出笔录说,“我们的受害人毛某某,女,25岁,临海市人,快乐时光KTV的女服务生,家住瑞华小区,凶案发生时,她刚好下班回家,死在小区门口。”

    李大光接着说,“我们的死者,张某某,男,45岁,大同人,和妻子在本市打工。张某某是滨海科技的后勤主管,妻子是海滨超市的导购员。案发时,两人刚吃了夜市准备打车回住宿的地方。”

    李奇问道,“你们的案件发生在闹市区,有没有目击者?”

    李大光回答,“很多人都看到张某某倒地,却没有看到遇害过程,案发现场不在监控范围。”

    唐心忍不住对李奇说,“我之所以让大家先从凶器着手,是因为我很好奇,这个疑犯是如何将受害人在数秒内杀死,并不带一丝血迹的离开。”

    唐心提到的问题很尖锐,李奇点了点头,对这个不到三十岁空降来的刑警队长的能力很满意。

    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是啊,这个疑犯是如何做到的。

    唐心的手机不停的震动,是苏娜的经纪人打来的。

    唐心走出会议室接听。

    “喂,张先生,有什么事吗?”

    电话里传来急切的声音,“唐队,我们今天收到了一个包裹,打开是一只死猫,猫脸上还贴了娜娜的照片,怎么办?”

    “你别急,我马上让同事过来处理。”

    挂断电话,唐心安排小花和兵哥先去处理苏娜的案件。

    想到苏娜的案件,唐心突然眼前一亮,对李奇说,“你们的案件发生在凌晨4点,就算没有凶案现场的监控,路口总有吧,我们可以通过交通监控来寻找嫌疑人。”

    李奇摊了摊手,“我们一大早就去看过了,没有任何有效的信息。要不,让他们先去调查死者,你和我再去瞅瞅监控?”

    唐心很乐意,她总觉得一定是漏掉了什么,怎么会有人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犯案,还隐藏的这么好?

    城市道路监控中心里,唐心和李奇坐在屏幕前反复播放着2月19日凶杀案前后的监控。

    “李队。”唐心指着瑞华小区路口的一个监控拍下来的视频。

    一个保洁员在3点50分左右出现在路口,向东面瑞华小区方向移动,3点55分,受害人毛某从路口的监控器下出现也向瑞华小区移动。4点接到报案,4点10分李奇带队赶到现场。保洁员再次出现在监控器下是4点30分,位置是瑞华小区东面的十字路口,视频上保洁员依旧在认真的扫地。

    “这个保洁员有点问题。”

    李奇瞟了一眼唐心,“我们4点10分赶到现场,除了出租车司机还有这个保洁员,我们盘问过,没发现有问题。”

    “这个保洁员当天晚上12点出现在我们的命案现场,他走路的姿势很奇怪,所以我很肯定。”

    李奇立刻调出大排档路口的监控,果然命案发生前后,这个保洁员也前后两次出现在监控器下。

    “我立刻找人把他带来。”

    在回警局的路上,小花打来电话,“唐队,我们已经把证物送到鉴证科了,经纪公司以及向局里申请了专案调查。”

    还没等唐心回话,李奇接到局里的电话,只见他一脸笑容的说好,很快挂断了电话,一本正经的对唐心说,“小唐,不好意思啊,局里说既然两个命案是同一个疑犯作案,让我们队权处理。不好意思啦!”

    唐心的心里很不爽,但是又无可奈何,只能笑着说,“没事,能抓住疑犯就行。”

    回到警局,小花和兵哥已经带着鉴证结果在办公室等唐心了。

    “百密一疏,虽然死猫和照片上没有任何指纹,但是我们在照片的胶带上发现了一枚指纹。”兵哥向唐心汇报调查结果。

    唐心问,“有指定疑犯是谁吗?”

    兵哥叹气摇头,“没有。”接着又问唐心,“凶杀案怎么样了?”

    唐心也叹了一口气,“局里交给一队负责了。”

    老袁气愤的将资料扔在桌上,“一队真是捡了便宜,我刚才听说,是咱们唐队发现的嫌疑人,结果局里却把案子交给了一队,什么事吗?白白让他们立了功。”

    唐心安慰道,“算了,咱们好好处理苏娜这个案子吧!”

    拿起报告唐心反复研究起来,突然她想到了什么,问小花,“你调查的苏娜的那个情人是谁,有结果了吗?”

    小花摇了摇头,“我问了,她说什么也不肯说还死不承认有这个事情。”

    “从现在开始,24小时监视苏娜,找出那个人,我觉得这个案子肯定和那个大白兔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