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隐婚成瘾 > 第三十一章 探病
    当天,唐心拗不过叶辰熙,还是在医院住了一天。好在苏娜这起案件比较简单,贺子明虽然被带回了警局,但是很快贺启白赶回临海带着苏娜的撤诉书去了警局。贺子明因为是未成年又因为对方撤诉,苏娜的恐吓案便不了了之。但是误伤唐心仍让贺启白花了不少功夫带着律师才给他做了保释。

    第二天一早,兰姨先带着一桶热乎乎的粥来到唐心的病房。

    一进门先问候唐心的伤势,才笑着说,“昨晚少爷回来大发脾气,跟凤羽娱乐的贺总大吵了一架,我半夜起来上厕所还听见少爷在房里打电话,这不一大早又吩咐我煮粥送过来,估计一晚上都没睡。”

    兰姨称了一小碗粥端给唐心,好在唐心受伤的是左手,并不妨碍日常生活,拿起勺子就舀了满满一勺往嘴里塞。

    “慢点,别烫着!”

    唐心抬头冲兰姨笑了笑,继续一口一口的吃。

    “我本来想给你煮鲍鱼粥,少爷说你有伤,让我不要给你吃刺激性的东西,这才给你煮了白粥。”

    唐心听在耳里,甜在心头。

    “对了,昨天晚上八小姐打电话来了,说她实习单位下来了,好像是临海市科研所。”

    “真的?她怎么没给我打电话?”唐心喊着一口稀饭兴奋的问。

    兰姨笑着说“八小姐说你电话关机了,才打到家里的。”

    唐心立刻从床边拿起手机,果然没电关机了。

    兰姨抿着嘴笑,从随身的包里取出充电器,“少爷说估计你手机没电了,让我给你带来的。”

    唐心的脸立刻红了起来,接过充电器,将手机充上电,正值医生过来查房。

    唐心问,“我今天就可以出院了吧,已经都不疼了。”

    医生看了看病例,笑着说,“叶太太,您能不能出院,不是我们说的算,那得问尚总。”

    充上电的手机突然响起,是唐敏打来的。

    唐心一接通,就听见唐敏咋咋呼呼的在喊,“姐,你晚上不在家,电话还关机,老实交代,是不是去夜店了?”

    不等唐心回答,就听见手机里传来爷爷的声音,“什么夜店?是不是嫁出去就没人管她了?居然赶去那种地方。”

    吓得唐心噌的从床上跳到地上,恭恭敬敬的对着电话说,“爷爷,你别听小八乱说,我昨天出警受伤了,这会在医院呢。”

    “受伤了?怎么了,心心?严不严重!”这回是母亲李淑珍的急切的声音。

    怕母亲担心,唐心笑着说,“没事,就是被盐酸溅到胳膊上了。”

    “啊?盐酸,心心那你……”

    不等母亲说完,唐心补充道,“浓度不高,医生本来说不用住院,是叶辰熙非要让我留院观察。”

    这回电话里传来大伯的声音,像是在安慰母亲,“弟妹,没事的,当警察哪个不受伤,还好只是胳膊上,其实就算脸上也没事,咱们小七至少已经嫁人了。”

    唐心心里暗叹,这都是一家子什么人啊,会不会安慰人啊。却听见母亲说,“有道理,还好已经嫁了,不愁找婆家了。”

    母亲的一句话气的唐心说不出话,良久,对着电话大喊,“唐小八,你能不能不用免提。”

    果然,唐敏立刻关掉了免提,笑嘻嘻的在电话里说,“姐,我就是担心你。”

    “担心你个屁,说吧,什么事?”

    “我实习单位下来了,是临海市的科研所,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唐心其实一点也不意外,唐敏学的是军工业,临海市的军工科研所是我国最好的科研所,以唐敏的成绩被分配到这来工作都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你什么时候来?”唐心问。

    “十五过后,啊……姐你等下……“只听唐敏对着身边的人说,”明天吗?会不会早了点,哦,也好,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唐敏又重新拿起电话对唐心说,“爷爷说让我明天过来,说你受伤了,过来照顾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唐心淡淡的回了句,“明天见!”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小八要来对于她来说是件天大的喜事,可是突然想到小八从小就爱给爷爷打小报告,爱敲诈她的性格,她就有点高兴不起来。情人节那件事,小八就硬生生的讹了她一个纪念款的手办,那可是自己当初费劲心力才找到的,花钱都买不到,想想就肉疼。

    吃过早饭,兰姨回去了,唐心躺在病床上看电视,快到中午,兵哥和小花带着一捧鲜花来探望她。

    兵哥说了两句客套话,就坐在沙发上玩起了手机。

    小花到唐心身边,一脸复杂的表情问,“心姐,我听说昨天姐夫和另一个女的也在场,你和姐夫……”

    唐心瞟了一眼兵哥,只见他心虚的笑了笑,低着头又开始玩上了。

    “我认识,是一个朋友,你也别太八卦了。”唐心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小花点了点头,“我也知道姐夫爱的当然是你,可是心姐,你不能不提防,像姐夫这种长得帅,身材好,又多金的人,那女的不都是往上扑么!”

    唐心笑着说,“你怎么就知道他当然爱我了!”

    “昨天下午临下班,我看姐夫从局长办公室出来,今天早上一上班就收到你休假的通知了。”

    “什么?我休假?”唐心大声的问。

    “是啊,病假,说是休到康复为止。”小花带着羡慕的表情强调。

    这个叶辰熙算怎么回事?明明协议上写明了不干涉双方的私生活和工作,凭什么管到老娘头上来了。还给自己请了假,他以为他是谁?

    唐心心里窝着火,却又找不到地方发泄,鼓着腮帮咬着牙,一直到送走了小花和兵哥,迎来了叶辰熙。

    “你凭什么给我请病假?”

    唐心一见到叶辰熙就气鼓鼓的问。

    “因为你受伤了。”叶辰熙走到床前,看了看唐心包扎过的胳膊。

    “这点小伤算什么?”

    叶辰熙黑着脸说,“可是作为叶家的少奶奶,我叶辰熙的太太,必须休息。”

    唐心冷笑到,“叶先生,我想你是不是忘了我们之前的协议,你无权干涉我的私生活和工作。”

    叶辰熙的眼底突然涌上一丝伤感,很快又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没错,但是我们说过不能给双方造成困扰,在长辈面前我们是恩爱的夫妻。那你作为我太太,我做做样子是不是也应该显示出来作为丈夫应该做到的义务。”

    一长串的话让唐心听着有点晕,她眨了眨眼睛,思索了半晌才说,“爷爷都不在临海,你要演戏给谁看啊!”

    叶辰熙的嘴角微微上扬,突然说,“明晚有个宴会,我要你陪我出席。”

    “我受伤了,去不了。”唐心偏过头不想理他。

    “既然受伤了,那就说明我请假请的对。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唐心咬着牙恨恨道,“叶辰熙!”

    “怎么,我说错了吗?受伤了就应该好好休息,不应该去上班。”

    “我是不是去了派对就证明我好着的,我就可以去上班?”

    叶辰熙点了点头,“可以!”

    “好,成交,什么时候出院?”

    唐心翻下床准备出院。

    “先等等,有人一会会来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