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隐婚成瘾 > 第三十章 唐心受伤
    化妆间里,根本没有苏娜的身影,她去哪里?

    唐心和兵哥望向经纪人,经纪人也一脸茫然,立刻给苏娜打电话。

    “娜娜,你在哪?”

    “我出来吃个饭,一会就回去了。”

    “你去哪吃饭了?”

    “哎呀,我说了吃了饭就回来。嘟嘟嘟嘟”苏娜索性挂断了电话。

    经纪人再打过去电话已经关机了。

    “怎么办?这会是白天,娜娜应该不会出事吧!”

    唐心眉头紧锁,立刻打电话到局里,“小张,立刻查一下苏娜的定位,马上,她的手机号是……”

    经纪人立刻报上号码。

    “手机号是13399981111”

    很快,小张打来电话,“唐队,定位到苏娜在荔枝路向南移动。”

    唐心挂断电话和兵哥带着经纪人一起向苏娜的方向赶去。

    在路上,唐心又接到老袁的电话,“唐队,我在经纪公司贺启白的办公室电脑里查到贺子明用贺启白的微信登录,约了苏娜去青山大道的意大利餐厅吃饭。”

    “马上去餐厅找苏娜。”

    兵哥也加快油门向餐厅驶去。

    到了餐厅,服务生正拦着老袁不让他进去。

    “怎么回事?”唐心问。

    老袁一脸无奈的指着身边的外籍服务生说,“这家伙跟他说了半天,我警官证都亮了,就是不让进。”

    唐心走上前,拿出警官证,用一口流利的英语说,“我们是临海市刑警三队的,我们现在要进你们店里找人。”

    老外趾高气昂的回答,“不好意思,我们这里用餐的都是贵宾,你们虽然是警察,但是没有搜查证,我不能让你们进去。”

    一句话气的唐心心里直问候他老娘。

    “唐心?”

    身后突然传来叶辰熙的声音。

    唐心回头,见叶辰熙就站在身后,旁边还站着上次在商场里见过一面的夏筱雪。

    “你怎么在这?”叶辰熙问。

    “我要进去找苏娜,可这孙子不让进。”

    叶辰熙走上前,扳着脸对服务生说,“他们是我邀请的客人,可以进吗?”

    服务生一脸谄媚的回答,“当然可以,叶先生的客人就是我们的客人。”说完做了个请的手势。

    老袁和经纪人立刻冲进了餐厅,唐心回头看向叶辰熙想对他说一声谢谢,却见夏筱雪突然挽住了叶辰熙的胳膊,一副娇滴滴的模样,叶辰熙顿时一脸尴尬的望着唐心。

    唐心淡淡的笑了笑,和兵哥也走进了餐厅。

    餐厅的一楼没有见到苏娜的身影,唐心拿出苏娜的照片问服务生,“有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服务生点了点头,领着几人上了2楼的包间。

    刚走上2楼,就听见苏娜的叫声,“你干嘛?你疯了?”

    老袁一把推开包间的门,只见贺子明拿着一个玻璃瓶对着苏娜,将苏娜抵在了墙角。

    唐心,兵哥立刻掏出手枪对着贺子明。

    “贺子明,你冷静点。”唐心厉声喊道。

    贺子明被吓了一跳,搂过苏娜的脖子面对冲进来的几人。

    “婊子,臭婊子,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勾引我爸!”贺子明激动的说,“我爸只爱我妈妈一个人。”

    唐心对老袁使了个眼色,老袁立刻退到门外,联系贺启白。

    “有什么话好好说,我们都知道贺启白很爱你母亲,可是情感是两个人的事,也是你父亲和苏娜的私事。你现在才16岁,有大好的年华,放下手中的瓶子,一切都还来得及,好吗?”唐心尽力去使贺子明平复情绪。

    “我妈妈躺在医院里,她,她这个狐狸精,是她让我爸放弃对我妈的治疗。”

    苏娜早已吓得花容失色,不停的哭喊着,“我没有,我没有。”

    “贺子明,你要想想,你父母对你的爱,对你的栽培,如果你失手伤害了苏娜,最难过的是谁?是你的父母。你也说了,你母亲还躺在医院,如果你出事了,你母亲以后怎么办?谁去照顾她?”说着,唐心收起枪,一步步小心翼翼的挪向贺子明。

    贺子明看着唐心,心里思考着,犹豫着。

    “子明,你也要长大,也会遇到自己爱的人,也会成家立业,我想你母亲一定会希望看到那一天,听姐姐的话,把东西放下,你的路还长,不需要在无谓的人身上浪费自己的时间。”

    唐心的话贺子明听进去了,拿着玻璃瓶的手一点点的放了下去。

    唐心刚要上前去夺下瓶子,苏娜却一扬手打翻了玻璃瓶,从贺子明的怀里挣脱了出来。

    “啊!”唐心大叫一声,眼疾手快的将贺子明拉到了身侧。

    一瓶盐酸被打翻在地,却在打翻时有少许溅在了唐心的胳膊上。

    这一幕被站在门外的叶辰熙看见,他一个箭步冲上前,脱掉唐心的外套,只见唐心的胳膊一片红肿。

    “你,你怎么,你为什么要护着他。”

    贺子明六神无主的站在一边,兵哥走上前,拿出一副手铐为他铐上,“孩子,你因恐吓她人,蓄意伤人被捕。我同事已经联系上你父亲了,他正在往回来赶。有什么事我们去警局说。”

    叶辰熙双手托着唐心的胳膊大喊,“救护车,快叫救护车啊。”

    从救护车赶来整整十分钟,叶辰熙的注意力都在唐心的身上,托着唐心胳膊的双手虽然有些酸困,但是他依旧保持着这个动作。唐心虽然疼痛,但是心里却有又甜又暖。

    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看了唐心的伤势,简单的包扎后,说,“没关系,浓度不高,要不你这条胳膊就保不住了,最近不要见水。定期换药就行了。”

    叶辰熙仍旧不放心,“这个得住院观察吧”

    小护士认真的说,“不用,这个回去自己敷药就可以了。”

    “你们什么医术啊,开车去常青医院。”

    小护士白了叶辰熙一眼,对司机说,“人家看不上公立医院,改到去常青医院吧。”

    唐心程咬着呀不说话,不是不想说,是疼的她说不出话。

    到了常青医院,尚培轩早已等在医院门口,一见叶辰熙和唐心下车,就迎上去问,“嫂子怎么了?”

    “找最好的医生看,快点。”

    尚培轩顾不得再问什么,领着叶辰熙和唐心就往急诊走。

    常青医院的医生说的话和救护车上的小护士说的一样,浓度不高,最近几天不要见水,定期换药。

    叶辰熙仍旧不放心,坚持要求住院。

    唐心终于忍不住说,“我还得回局里,医生说没事就没事。”

    “那怎么行,留下疤怎么办?”说完怒气冲冲的对医生说,“给我用最好的药,绝对不能留疤。”

    还没等医生张嘴,尚培轩已经在边上乐的直不起身,“辰熙,我可是第一次见你这么急,你放心,我们这都是最好的药,你信不过医生,还信不过我吗?你放心,如果嫂子留疤,我把医生开了,行不?”

    叶辰熙终于平复下来,冷着脸说,“你一个医院董事而已,又不会看病,瞎打什么保证。”

    医生这才战战巍巍的说,“您夫人不会留疤,这个浓度真的不高,可能会褪一层皮,但是很快会长出新的,您放心。”

    直到此刻叶辰熙这才松了口气,咬着牙说,“贺启白这个老乌龟,这笔账看我怎么跟他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