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隐婚成瘾 > 第三十三章 唐家姊妹
    唐心端着一盘点心一边吃一边问唐敏,“你为什么喜欢参加宴会?”

    “我喜欢这种气氛,可惜这的人我都不认识,以前在安泽,宴会上能搜罗各种八卦,是我最喜欢的。”

    唐心听了差点被点心噎住,感情小八活跃在各个宴会派对就是为了搜罗各种八卦,真是脑洞大的很呢。

    说话间,楼晴和几个女宾走过来,除了楼晴的表姐乔珊珊,唐心都不认识。

    “我说是谁呢,一来了就躲在这儿吃东西,真是没见过世面。”乔珊珊端起一杯香槟,冷言冷语。

    楼晴拽了拽乔珊珊的胳膊,“表姐,别这样。”

    “我说错了吗?乡野丫头就是这样没规矩,骑个马遛个弯还行,一到这种场合就原形毕露了。”

    唐敏自小混迹各大宴会,在安泽也算的上是有名的官三代,在爷爷身边什么权贵没见过,连国家的主席总理都一起吃过饭,喝过茶。听乔珊珊说什么乡野丫头以为是在说别人,原本以为有什么热闹八卦可以大听,笑着问站在一边依旧一副慵懒样子唐心,“姐,她们说的是谁啊?”

    唐心瞟了一眼唐敏,笑着说,“说咱俩呢。”

    唐敏立时火冒三丈,刚要开口破骂,却被唐心拦下,“小八,不用跟无谓的人浪费口舌,别忘了爷爷说的话。”

    唐敏长舒一口气,忍住自己的脾气,这是临海,不能给爷爷丢脸,不能丢唐家的脸。

    她笑着问,“请问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哼”乔珊珊拽了拽自己的裙摆,“凭你,也配知道。”

    楼晴在一旁站着面色尴尬,拉着乔珊珊就要走。

    可乔珊珊哪里肯,“拉我干什么,我偏要在这。”

    楼晴一脸愧疚对唐心说,“叶太太,唐小姐,不好意思。”

    唐心笑了笑,对楼晴说,“没事,我们刚好准备到旁边坐会。”拉着唐敏就往一边的沙发走。

    “这就是心虚的表现。”乔珊珊依旧对身边围着的一群女宾高声说,“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以为嫁入豪门就了不起了,豪门也是你们这种人进的吗?”

    唐敏听了气的握着拳头要往回走,唐心哪里肯,硬是拽住继续往沙发区走。

    “叶太太”楼晴追了过来,“叶太太,真是对不起,我表姐就是那么一个人,从小被我姨妈和我姨夫惯大的。”

    唐心笑了笑,没说什么,唐敏却冷哼道,“她是你表姐,看着还没你懂事。”

    楼晴听了正要开口说话,只觉身边走过来一道人影,抬头一看居然是临海市的海军总司令,朱勋。这种人物,楼晴只在电视新闻上见过,这种宴会,就连父亲来了,别说说话,靠近都没什么机会。

    “朱伯伯,你怎么也来了?”唐心甜甜的唤了一声。

    唐敏也笑着打了声招呼,“朱伯伯好。”

    朱勋笑着说,“老远我就看着像你们姐妹俩,怎么?跑到临海来玩了?”

    唐敏笑着回答,“我七姐嫁到临海来了,我是来蹭饭的。”

    朱勋哈哈大笑,又问唐心,“你爷爷和你老子都太不像话,你结婚这么大的事怎么都不通知我一声?是不是看不起我朱某人啊?”

    唐心微笑着说,“朱伯伯,爷爷怕太声张不好,所以没有请客。”

    朱勋拍了拍脑门,“哎,我这位老首长也真是,家里孩子结婚都是偷偷摸摸办的,我也不是外人,通知一下过来帮个忙也行啊!”

    自助餐旁的钢琴声突然响起,几人望过去,乔珊珊在一帮女宾的围绕下悠扬的弹揍着。

    唐敏低声道,“哗众取宠。”

    朱勋没有听到,继续问唐心,“小七的乘龙快婿是哪位?还不叫过来让朱伯伯看看。”

    楼晴听了,“我去叫叶总过来。”立刻向宴会厅的另一边跑去。

    不一会,叶辰熙走过来,恭敬的叫了一声,“朱司令好。”

    朱勋打量了叶辰熙一番,“好,好,配的上我家小七。”又问,“你在临海是做什么?”

    叶辰熙毕恭毕敬的回答,“朱司令,我现在管理天成集团。”

    “天成集团?嗯,听过,不错。你不要叫我司令,跟小七小八一样,叫我一声伯伯吧!”

    叶辰熙立刻改口叫了声“朱伯伯。”

    朱勋笑着说,“做生意,要记得遵纪守法,你媳妇唐心他们家可是一门忠勇,千万不要辱没了唐家。”

    叶辰熙笑着点头答是。

    因为朱勋在和叶辰熙以及两个并不熟悉的年轻女子说话吸引了所有人人的注目。一曲终了,乔珊珊发现围着看她弹琴的人少之又少,心里纳闷,却看见不远处叶辰熙和唐心姊妹站在那和什么人说话,便也走了过来。

    可惜,她只认得叶辰熙,柔情的唤了声“叶总”便站在了叶辰熙的另一侧。

    朱勋对唐敏说,“敏敏,你也去弹一曲吧,我好久没听过你弹琴了。”

    唐敏看到乔珊珊过来本来心里就有火,这会朱勋叫她也去学乔珊珊哗众取宠般的弹奏一曲,心里更是不悦,她摇了摇头,“不去。”

    朱勋笑着说,“都多大的人了,还要像以前给你买了糖才肯听话吗?”

    乔珊珊在一旁嘲讽道,“哎,有些人穿上龙袍就以为是太子,可是呢,就是上不了台面。”

    朱勋听了皱起眉头,侧头看了乔珊珊一眼,楼晴也因为乔珊珊的话气的直跺脚,连忙去找她姨夫临海市的市长。

    可乔珊珊这句话彻底激怒了唐敏,唐敏三分笑七分气的说,“朱伯伯,我最近没弹钢琴了,爷爷最近都喜欢古典乐,要不我和七姐给你一起演奏一曲。”

    唐心蹙眉瞪了唐敏一眼,说,“你把我拉上干嘛?”

    “免得让人说我们是乡野丫头,上不了台面。”唐敏说的理直气壮,叶辰熙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不在唐心身边,两姊妹被乔珊珊数落了一番,也嫌恶的瞪了身边乔珊珊一眼。

    朱勋爽朗的笑了几声,问唐敏,“敏敏要什么乐器,我让警卫员立马送来。”

    “琵琶,古筝!”

    “好。”朱勋立刻吩咐身边的警卫员取来,安置在宴会厅的中央。

    这时,整个宴会厅的人都围了过来。唐心坐在古筝前,叹着气,还是一脸不情愿。唐敏抱着琵琶坐在唐心的右侧。

    一曲高山流水在宴会厅里悠扬响起,忽紧忽慢,将山峦起伏的远景完整地呈现在人们面前,使人感觉到山谷中若隐若现的云雾就在身边盘绕。唐心动作优雅,花指轻轻带过,好似一阵清风扶摇直上,又好似仙乐飘飘,让在场的人感觉好像已经来到了神仙府第,人世间一切烦恼忧愁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随着唐心指尖在琴弦上的最后一勾,一曲结束,在场的嘉宾掌声响起。

    唐心站起身,微微欠身以示谢意。唐敏放下琵琶,走到朱勋面前,“朱伯伯,便宜你了,平时只有爷爷要听我们才弹的。”

    朱勋哈哈大笑起来,身边的人也都开始打量起这对姐妹花,议论起她们的身份。是什么样的家世能在海军总司令面前这么放肆?

    叶辰熙拉住唐心的手,附在她耳边说,“你还会弹这个?”

    唐心笑着说,“弹着玩的。”

    “你总是让我大开眼界,你还有什么是不会的?”叶辰熙在唐心耳边低喃。

    唐心笑了笑,没有回答。

    “姐姐?”贺子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笑盈盈的站在唐心面前,“我刚才听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弹的太好了。”

    唐敏在旁边笑着说,“谁家小鲜肉,真不会聊天,曲子好听没我的功劳吗?”

    惹得朱勋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对着唐心唐敏说,“不错,不错,你们唐家的子女各个一顶一。你们在临海有什么事就来找我,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离开前又对叶辰熙说,“好好对我们家小七。”

    叶辰熙连忙点头,目送朱勋离开。

    这时人群才散开,但是所有人都在对唐家的姊妹的身份猜测并没有散去。

    贺子明问,“姐姐,你的胳膊怎么养了?”

    看得出贺子明是真心关心自己的伤势,笑着回答,“没事了,已经好很多了。”

    叶辰熙却看着贺子明很碍眼,阴沉的问了句,“你不跟你爸在一起,瞎转悠什么?”

    贺子明瞪了叶辰熙一眼,才说,“我过来看看我姐姐不行吗?”

    唐敏笑着说,“哎呦,什么你姐姐,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唐家多了一个小九?”

    贺子明看了身边的唐敏一眼,问,“你是谁?”

    “好说,我就是你叫姐姐的这个人的亲妹妹。你是不是也该叫我姐姐啊!”

    贺子明羞涩的叫了声“姐姐”。又对唐心说,“姐姐,你们饿不饿,这的自助餐不好吃,旁边有家海鲜特别好吃,我们去吃好不好?”

    唐敏听了眼睛放光,立刻回了一声好。

    叶辰熙却说,“贺子明,那你带你这位姐姐去点东西,一会把她送回来。”

    “唐心姐姐不去吗?”贺子明问。

    “她有伤,不能吃海鲜。”叶辰熙一句打住了唐心也想去吃一顿的心情。

    “我是专门想请姐姐吃的。”贺子明声辩着。

    叶辰熙有些郁闷,一个十几岁的男孩纠缠自己的老婆,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指了指唐心说,“她现在也是你姐姐,你照顾好她就行。”

    贺子明满脸不悦的带着一脸兴奋的唐敏离开了。

    叶辰熙拉着唐心走到自助餐旁,端了一份蛋糕递给她,“你先吃点垫垫,晚上回去,我给你做。”

    唐心接过蛋糕,只顾着吃,仿佛听到叶辰熙说晚上要给她做吃的,以为是自己出现幻听,没有理会。

    这时,有不少商界的人士走过来跟叶辰熙攀谈,多半都是打听唐心。叶辰熙一脸傲娇的对人介绍,“这是我太太,唐心。”

    一夜之间,临海市的上流社会都知道叶辰熙结婚了,他的太太叫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