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隐婚成瘾 > 第三十四章 楼晴求助
    回到家,唐心已经身心俱疲了,她上班熬通宵都没这么累过,最重要的是整个脸因为要一直保持着淑女般的笑容,整整笑了两个多小时,现在已经累到面瘫了。又花了半个多小时卸妆梳洗之后,才觉得自己的肚子已经饥肠辘辘了,叶辰熙回到别墅真的跑到厨房去亲自煮了一碗白粥。

    唐心趴在桌上吃着,唐敏在旁边看着,突然咯咯的笑起来,“爷爷还真有眼光,我姐夫还真不错。我瞅着觉得你们其实挺恩爱的。”

    唐心撅了噘嘴,说,“他这是心里有愧,今天宴会上听他朋友说他收购了贺子明家的公司,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估计八成是利用了我因贺子明负伤的事情。”

    “可是他一回来就给你煮粥呢,说明他心里应该很爱你。”

    唐心立刻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低声说,“别乱说,他有女朋友的。”

    “姐,你觉得姐夫怎么样?”唐心问。

    唐心想了想,说,“就那样吧!”

    “你们孤男寡女住在一个屋檐下,就没有对他动心?”

    “什么孤男寡女,家里还有兰姨呢。”

    唐敏撇了撇嘴,“刨过兰姨,就你们俩,你就没有对他有什么想法?”

    唐心刮了刮唐敏的鼻头,“我见过他那个女朋友,真不怎么样。也不知道他这种人怎么会看上那种拜金女,估计他本人的欣赏水平也不怎么样。”

    叶辰熙刚好要到餐厅取东西,听到了两姊妹的对话,索性躲在墙后继续听。

    “姐,问题是,你现在是他老婆,如果对他有想法就属于正常合法行为。”

    听到唐敏的话,叶辰熙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暗下决心要好好收买这个小姨子。

    “这样不道德,再说了我从来不对别人的男人感兴趣。”

    唐心的话让叶辰熙有点心酸,他想冲出去告诉她,他已经和夏筱雪分手了。

    “你看你说的,好像你对男人感兴趣过一样。这会就咱们姐妹俩,谁不知道谁呀。你就老实告诉我,有没有过对我姐夫产生过意淫的想法啊?”

    唐心嘿嘿一笑,“上次回家过年,我和他睡一张床,早上起来看到他那一张帅脸,你姐我差点没把持住,幸亏他醒了。”

    叶辰熙回想起那一个早晨,唐心托着下巴看着自己的情景,只后悔自己醒来的太不是时候。

    “那你爱上我姐夫了?”唐敏又问。

    “哎呀,你这丫头是不是琼瑶阿姨的电视剧看多了,我顶多就是垂涎他的美色,爱么,谈不上。”

    “不爱他,你会对他把持不住?子悦哥哥也很帅,你怎么从来对他没有过想法啊!”

    唐心叹了口气,说,“自从三哥经历了那一场,我真的把爱情看的很淡,也不想去爱谁,太累,给自己太多烦恼。何必呢?我现在和他这种朋友的关系挺好,等他爷爷同意他把他女朋友娶进门,我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你退哪?还打算去那个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地方啊!”

    “那是我的理想。”

    叶辰熙心里一紧,他不知道唐敏和唐心说的地方是哪里,只觉得总有一天唐心会离开他。只听唐敏激动说,“姐,我觉得你被爷爷洗脑了,什么抛头颅洒热血,人活着才最重要啊!你看我爸妈,为了缉毒献出生命,你当他们就那么心甘情愿的去死吗?他们难道就没有想过我吗?是,爷爷说过,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可能我爸妈当时选择了大义牺牲小我。可是你知道这二十多年我是怎么过的吗?我无时无刻不想念他们,从小看到别人有父母,我多羡慕,虽然三伯三伯母把我当亲生女儿一样,可是我……我有时候好恨我爸妈,那么残忍的抛下了我。”

    “敏敏,别这么说,小叔和小婶一定是很舍不得离你而去的,他们是唐家的骄傲。”

    唐敏略带哭腔的问,“骄傲有用吗?姐,你听我说,好好的活下去。”

    唐心笑着说,“你干嘛这么说,搞得好像我得了绝症马上要死了一样。”

    “呸呸呸,”唐敏连呸三声,才说,“我说的是你好好生活,为了自己活着,如果你喜欢叶辰熙就抓住不要放。如果不喜欢你就去找你喜欢的人。好好谈个恋爱,结婚,生子。你知道吗?五姐姐自从你结婚以后回安泽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卵子冷冻了。她说要是她在35岁的时候还嫁不出去,就做个试管婴儿,至少以后有个寄托。”

    唐心感叹道,“呀,五姐姐真是厉害啊!”

    唐敏又说,“来之前,四姐姐去家里跟我说了好多,总之就是一句话,如果你不爱叶辰熙,他也不爱你,让你不要背负上一辈的恩怨,离婚,找个自己爱的人结婚。”

    叶辰熙听着心里不是滋味。

    “离婚?”唐心的声音让叶辰熙的心差点跳出了嗓子眼。“怎么离,我和他签了协议的。而且爷爷那里,我实在不想让他伤心。”

    两姊妹沉默了,叶辰熙轻手轻脚的走回书房,拿出当初他们签订的合同书,反复看了一遍,重新收好。

    既然现在离不了,那他就要让唐心爱上自己,成为真正的叶太太。

    可是要怎么让唐心爱上自己是个难题,叶辰熙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着,思索着,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半夜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

    “喂!”叶辰熙的声音带着微怒,因为这个电话好巧不巧正当他梦到要亲唐心的时候把他叫醒。

    “叶辰熙,我是楼晴,你能不能让唐心接下电话。”

    叶辰熙看了看表,还不到四点。“有什么事吗?她已经睡了。”

    楼晴带着阵阵哭腔说道,“求求你,让唐心接下电话,我有重要的事情找她。”

    “那你等等。”

    叶辰熙拿着手机起身,来到唐心的房前,轻轻一推,门居然没有上锁。叶辰熙走进唐心房间,见唐心蒙着眼罩侧卧在床上,因为热,被子只有一角搭在了肚子上,白皙的四肢与深蓝色的床单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叫了一声唐心,不见动静,便单腿跪在床边,俯下身去拍她。

    刚拍了一下,唐心一个抬腿,双手一扣,迅速将叶辰熙撂倒在床上,又一个翻身骑在了叶辰熙的身上。这才伸手取掉自己脸上的眼罩。

    叶辰熙一脸无辜的将手机举起,“楼晴找你,说有重要的事情。”

    唐心拿过电话,“喂,我是唐心。”

    “唐小姐,不,叶太太,我是楼晴,我表姐出事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求助你。”

    唐心立刻精神抖擞,“你先别急,什么事你慢慢说。”

    “之前的宴会我表姐因为故意为难你,说话鲁莽,在朱司令面前丢了我姨夫的脸,姨夫很生气打了她一巴掌,她就跑出去了。后来我姨妈给我打电话说表姐一直没回去,让我帮忙找一找。我发动身边的姐妹帮我找她,可刚才有个朋友给我发微信说在NANA酒吧看到她被几个男人带走了。”

    唐心立刻说,“报警啊!”

    “不行,姨妈不让报警,因为姨夫的关系不想让事情闹大,可是现在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好担心她。你能不能帮我找一下她,不作为官方。”

    唐心想了想,回答,“好,你在哪,我过来找你。”

    “我这会准备去NANA酒吧见那个朋友。”

    “好,你等着,我这会过来。”

    挂断电话,唐心才意识到身下的叶辰熙竟一脸享受的躺在她的床上,而叶辰熙身体的某物正高举着顶着她的臀部。

    唐心红着脸起身,“流氓!”

    叶辰熙笑着说,“说我流氓,我记得明明是夫人把我按在身下的。”

    唐心只感觉自己的脸滚烫,连忙走进卫生间,还不忘问叶辰熙,“你怎么进来的?”

    “你的门没锁。”叶辰熙依旧躺在床上,他很享受刚才那一幕,哪怕只是隔着衣物的触碰都让他久久不能忘怀。

    “死唐敏!”唐心咒骂了一声,这个小八明明说晚上跟自己睡,结果等她睡着自己又跑回自己的房子去睡才导致她没锁门。

    很快洗漱完的唐心从卫生间出来,见叶辰熙闭着眼睛躺在自己的床上并没有起来的意思。说,“我要换衣服出去,你是打算在这不起来了吗?”

    叶辰熙睁开眼睛,笑着说,“怎么办?刚才被你压倒是,我好像伤到了腰,这会起不来了。”

    “不要脸,还带这么碰瓷的。”说着瞄到叶辰熙短裤高高耸起的位置,羞的唐心刚被冰水洗过的脸,又红了起来。拿过椅子上搭着的一件衣服照叶辰熙的身上一遮。

    很快又觉得自己多此一举,有点欲盖弥彰的样子,想着要不要把衣服取下来。只听叶辰熙笑着说,“你要盯着它到什么时候?”

    唐心又羞又气,恨不得找个地缝转进去,转身从衣柜里随便拿了一套便装冲进卫生间里换衣服去了。

    换好衣服再出来时,叶辰熙已经坐在床边,唐心别说理会,看都不敢再看叶辰熙一眼,从床下的摸出一个小型保险箱,取出手枪和枪套,别在腰间。

    “我陪你去!”叶辰熙站起身要跟唐心一起出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吧。”

    叶辰熙一把抓住唐心的手,“我给你当司机,临海市你不熟。”

    唐心想想也有道理,自己连NANA酒吧在哪都不知道,有叶辰熙在是要方便很多。

    “那你换衣服吗?”

    叶辰熙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着的短裤和T恤,摇了摇头,“不换了,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