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隐婚成瘾 > 第三十六章 夏筱雪来访
    楼晴和林栋洋将神志不清的乔珊珊送回了乔家,唐心和叶辰熙回到别墅,已经早上7点多了。

    兰姨做好了早餐,见两人是从外面回来,吃了一惊,却见两人神情暧昧,唐心的脸上浮着淡淡的绯红,觉得两人之间的情感升温,高兴的跑进厨房又多做了几样小菜。

    唐心回到房间换了衣服,吃过早餐,准备去上班,叶辰熙没有阻拦,依依不舍的把她送到车库,见她上了车,刚要启动。

    叶辰熙敲了敲唐心的车窗,“唐心,我有事想跟你说。”

    “什么事?等我晚上回来再说吧?”

    叶辰熙点了点头,看着唐心的小红车远去。

    乔珊珊在家里慢慢缓过来,对自己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只是觉得浑身酸痛,见楼晴看她醒来,抱着她就哭,自己还吓了一跳。再看母亲站在床边也在偷偷抹泪,不由问,“怎么了?你们怎么了?”

    乔姗姗的父亲,乔东元气的一巴掌打在乔珊珊的脸上,“孽畜,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女儿。”

    乔珊珊捂着脸,哭着问,“怎么了?你为什么打我?”

    楼晴这才低声说,“表姐,我们昨晚是在酒店找到你的,你被人……被人……”

    乔珊珊心里一惊,已经从身体的酸痛隐隐察觉到楼晴要说什么了。“我被人怎么了?”

    乔东元怒骂道,“怎么了?要不是你一天去跟那些人鬼混,天天去那种地方疯,你能被人家怎么样吗?你真是丢了我们家的脸了。我已经帮你联系好,明天你就去瑞士,省的在家里丢人现眼。”

    乔母哭着拽住桥东元说,“老乔啊,姗姗也是受害者,咱们就这么一个女儿,你怎么忍心让她一个人过去?”

    乔东元指着乔母的鼻子说,“慈母多败儿,你呀,糊涂,我在有两年就退了,她先是当着朱司令的面和唐家姑娘结了怨,这会又出了这档子事。我背后多少人盯着呢,多少人想抓我的把柄,我不赶快送她走,难道让她把我拖下水?”

    “老乔啊,就算送走,这马上就要过十五了,能不能过完节再送她走。”乔母知道这中间关系利害,也知道乔珊珊现在不适合留在国内,就算心里再不舍,也只能拖一天是一天。

    乔东元听了叹了口气,自己的女儿怎么会不爱,可是乔珊珊仗着自己是市长的女儿到处为虎作伥自己想管,却又舍不得狠下心去教育,才发展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让她们姐俩待会吧,十五过后送走。”乔东元又一次退让了一步。

    乔母满意的擦干了眼泪,对楼晴说,“那你陪会珊珊,我和你姨夫先出去。”

    楼晴见姨母和姨夫出去,才搂着乔珊珊说,“表姐啊,你到底在外面认识了什么人啊。”

    乔珊珊此刻非常镇定,面无表情的看着楼晴,“晴晴,你告诉我,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楼晴这才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讲给乔珊珊。乔珊珊越听越气,当听到叶辰熙陪着唐心冲进酒店救出她时,她紧紧的咬着牙,双手紧紧的攥着被子。

    楼晴以为表姐是因为失身他人才这样生气,宽慰道,“幸亏有唐心帮忙,要不我们肯定得报警才能找到你,那今天临海市可就天翻地覆了。”

    “唐心。”乔珊珊恨恨的说,“什么都是她,要不是她,我能被我爸打一巴掌,然后跑出去喝酒吗?都是她,就是因为她,我才落得这个下场。”

    楼晴愣住,盯着眼前这个好像自己从来都不曾认识的表姐说,“表姐,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宴会上处处针对人家唐家姊妹,唐心不计前嫌找了你半晚上,你怎么到头来都怪在人家身上?”

    乔珊珊瞪着眼睛看着楼晴,“我知道,你和我爸一样,我爸就是听说了那个丫头是安泽唐家的老七,才会怪我在宴会上做的事,你们楼家也是,知道她是安泽唐家的人恨不得舔着脸去巴结人家。你以为叶辰熙爱她才娶她,还不是看上她的家世才娶她。你们都怕她,我不怕。我这辈子就是被她害的,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楼晴看着疯狂的乔珊珊久久说不出话,她站起身,“表姐,你病了,好好休息吧。”说完转身离开了。乔东元说的对,乔珊珊必须送走,从昨晚叶辰熙看唐心的神情她就知道,叶辰熙一定是爱上了唐心。她留在临海市如果怀着仇恨,不说唐家,就连叶辰熙都不会放过她。

    自从叶辰熙关照后,局里给三队分的案子都是一些盗抢的小案子,唐心在警局忙忙碌碌到中午,小张到办公室找唐心,以示报告说一队已经将前几天的连环杀人案的嫌疑人抓住,果然是那个清洁工。原来那个清洁工精神上有问题,仇视社会,随机作案。二是告诉她有个女人来找她,在会议室等她。

    唐心放下手中的报告,来到会议室,见到的却是夏筱雪。

    唐心微笑着问,“不知道夏小姐找我有什么事?”

    夏筱雪抬起胳膊看了看表,说,“中午了,我想请唐警官吃个饭,你有时间吗?”

    唐心微笑着答应了。

    夏筱雪带着唐心到了市中心一家日本料理店,点好菜,对唐心说,“这家日料是辰熙最爱吃的。”

    唐心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没有回答。夏筱雪又说,“唐小姐的家世让我很羡慕,如果不是我出身不太好,我和辰熙早就结婚了。”

    唐心依旧没有回答。

    “辰熙很爱我,我也很爱他。如果不是叶爷爷逼迫,他是不会娶你的。”

    正说着,服务员进来布菜,一不小心,将酱油洒在了夏筱雪的裙摆上,夏筱雪立刻瞪着服务生,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你干什么吃的?知不知我这条裙子多钱?叫你们经理来。”

    唐心坐直身子,瞅了瞅夏筱雪的裙子,不过是一滴酱油,而且她穿的本来就是黑色的裙子,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什么。

    很快,经理跑过来,连忙说对不起,夏筱雪不依不饶,对服务员教育了一番,说,“我的裙子你也赔不起,算了,也不让你赔了。”

    经理和服务员都面露喜色,夏筱雪继续说,“你不要在这干了,看到你我就会想起今天的事,我就会很没有胃口。”

    经理自然认识夏筱雪,见她不止一次同叶辰熙来过这,陪着笑脸说,“叶太太,这个女孩年龄小,又是刚从学校毕业,您大人不计小人过,现在工作也不好找。”

    一句叶太太让夏筱雪心里得到了莫大的满足感,瞟了一眼唐心,冷言道,“我让你把她辞退是对你们店里好,总不能因为年龄小犯了错就不为自己的过错买单吧。”

    经理见夏筱雪十分坚持,表示很无奈,不停的点头答应,拉着快要哭出来的服务生离开了包间。

    夏筱雪趾高气昂的坐回座位,笑着对唐心说,“不好意思,总来这里,他们都以为我和辰熙已经结婚了。”

    唐心笑了笑,一脸满不在乎。问,“那叶太太找我出来有什么事呢?”

    夏筱雪听唐心也称呼自己叶太太,忍住心中的兴奋,面露难色,“我希望你和辰熙离婚,离开他。我知道现在你才是叶太太,但是你也要清楚,你才是横在我和辰熙之间的第三者。”

    一句话说的唐心心里很不是滋味,心里大骂叶辰熙是个没眼光的猪,怎么会看上夏筱雪这种女人。她淡淡的笑了笑,说,“夏小姐放心,别说我现在根本不爱叶辰熙,跟他也只不过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就算是普通朋友我也不能看着他跳火坑。”

    夏筱雪眼睛一亮,笑着说,“那唐小姐的意思是答应我跟他离婚了。”

    唐心站起身,笑着说,“离婚是肯定的,但是也绝不会让夏小姐嫁进叶家。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说完转身就走,夏筱雪心里又念了一遍唐心的话,才反应过来,气的拿起杯子摔在地上,指着唐心大骂“你个不要脸的老女人,论姿色,论年龄,哪里比的过我,不就是仗着自己出身好。”

    唐心回头一笑,“单凭这一点,我就比你胜出很多。”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走到日料店门口,还能听到包间里传来夏筱雪喋喋不休的叫骂声。

    经理正在跟刚才那个服务生说话,见唐心走过来,又听见包间里隐隐传来的声响,不知所措。

    唐心走到经理面前,问,“你把她开除了吗?”

    经理表示很无奈,解释说“那位是天成集团叶辰熙的太太,我们不好得罪的。”

    唐心点了点头,又问面前哭泣的女孩,“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哪个学校的毕业的,学的什么专业?”

    女孩呜咽着说,“我叫童宁,今年20,临海大学毕业的,专业是旅游管理。”

    唐心拿出手机,翻出叶辰熙的号码,修改了名字后,递给童宁,“你把这个电话记住,就说唐小七介绍,让他给你安排一个工作。”

    童宁破涕为笑,连连鞠躬表示感谢,又拿出自己的手机记录电话,记到一半,忍不住问,“姐姐,对方怎么称呼呢?”

    唐心一脸认真,“这不写着呢么?他姓大,叫大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