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隐婚成瘾 > 第三十九章 乔珊珊的恨
    这几天叶辰熙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唐心,也明显的察觉到唐心有意躲着他,他只能一回到家就钻进书房,用工作麻痹自己。

    今天是正月十五,兰姨回家过节了,唐敏一早就出门到现在也没回来,这会都晚上9点多了,唐心从下午出去到现在也没回来,偌大的房子显得格外冷清。

    叶辰熙百无聊赖的靠在沙发上看新闻,突然接到童宁的电话。

    “大先生,我是童宁。”

    叶辰熙皱了皱眉,“我知道你是谁,有什么事吗?”

    “唐小姐,我刚才看到唐小姐,好像有点不太对。”

    叶辰熙立刻坐起身,“什么不太对?”

    “她之前来我们酒店吃饭,我那会看到她是跟一位女士,可是这会她好像喝醉了,被一个男的搂着进了电梯。我跟她打招呼,她完没有认出我,样子也很奇怪。”

    叶辰熙拿着手机就往门外冲,“你在哪个酒店。”

    “帝都酒店。”

    发动燃车,叶辰熙紧握着手机,“你马上让大堂经理接电话。”

    “啊?这不太好吧,经理不会接的。”

    叶辰熙怒吼,“马上,让大堂经理接电话,我是叶辰熙。”

    童宁被叶辰熙的一声怒吼吓到,战战兢兢的将电话交给大堂经理。

    “喂你好,我是大堂经理,您说您是……”大堂经理有些不太相信,但依旧很客气的询问。

    “妈的,我是叶辰熙,立刻马上让那个童宁去监控室找人,看是哪个房间,把门给我撞开。”

    大堂经理吓得也不轻,虽然只是偶尔远远的见过叶辰熙,第一次和叶辰熙通电话倒是头一遭,虽然有点怀疑,可是这气势,也不得不依指示照做。

    叶辰熙程超速赶到酒店,一到前台就问,“人呢?”

    前台的人见集团boss气冲冲的杀过来,都吓傻了眼,不知所措。

    大堂经理正领着童宁走过来,见叶辰熙站在前台,迎了上去。

    “叶总,真的是叶总啊。”

    叶辰熙看向经理背后的童宁,“你是童宁?”

    “嗯!”童宁的脸上还挂着泪水。

    “人呢?唐小七人呢?”

    “我在监控室看到她被人拖进了1105房。”

    叶辰熙急切的问,“然后呢?门撞开了?”

    童宁哭着摇头,“经理说不能随意开门。”

    叶辰熙气急败坏的抓住大堂经理的衣领,“妈的,现在赶快去给我开开。”

    大堂经理早已吓得浑身哆嗦,连滚带爬的往电梯里跑。

    叶辰熙跟着经理和童宁一路来到了1105房。经理哆哆嗦嗦的用卡片打开房门,刚要进去,被叶辰熙一把拽了出来,一个箭步冲了进去。

    1105房,是普通客房,一进门一间洗手间,里面传出哗哗的流水声。在往里面看,一台摄像机正对着大床,唐心慵懒的躺在床上,衣物完好。

    叶辰熙这才松了口气,走到唐心身边,轻声唤道,“唐心,唐心。”

    见唐心没有反应便伸手去摸她额头。

    这一摸惊醒了唐心,她睁开双眼,痴痴的看着叶辰熙,一把勾住叶辰熙的脖子就开始亲吻他,另一只手开始撕扯自己身上的衣物。

    叶辰熙见状,心知不妙,唐心的药劲开始发作了,一把抓过被子将唐心包裹住。对站在门口的大堂经理喊,“给我把总统套房打开。”

    一直在卫生间洗澡的人这才听到房间有动静,开门想看个究竟,叶辰熙上前一脚,将身赤裸的男人又踹回到了卫生间。

    “妈的,我叶辰熙的女人你也敢动。”

    那男人先是被踹的有点懵,又听到叶辰熙三个字,心里一惊,吓得只剩下跪地求饶了。

    叶辰熙拿出手机打给赵骏,“你马上到帝都酒店1105,这里的事,你来解决。”

    说完关上卫生间的门,抱起在被子里呻吟的唐心往总统套房走去。

    大堂经理早已等在总统套房的门口,见叶辰熙抱着一大床棉被上来一脸惊讶,见被子的一角托在地上,立刻迎上去想要帮叶辰熙抱。

    手刚触到被子时,叶辰熙凶狠的目光瞪了他一眼,“滚。”

    大堂经理难得遇到集团老总,就算被骂也想拍好马屁,讪讪地笑着,“好,那叶总有什么需要通知我一声。”

    “滚”叶辰熙一脚将门合上。

    抱着唐心穿过客厅,直奔里间卧室,小心翼翼的将她放下,打开被子时,唐心已经双眼迷离,浑身因为药劲而燥热的又红又烫。

    “唐心,唐心,你知道我是谁吗?”

    叶辰熙问了一句,突然又觉得自己问的可笑,现在的唐心怎么会认出自己是谁?

    唐心舔了舔嘴唇,娇滴滴的唤了一声,“辰熙,抱我。”

    叶辰熙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紧接着唐心又叫了一句,“辰熙,抱我。”

    叶辰熙再也安耐不住心中的欲望,紧紧的将唐心抱住。

    一夜缠绵,水乳交融。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来时,唐心悠悠转醒,伸手揉了揉眼睛,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猛地坐起,浑身的酸痛和身赤裸让她意识到昨晚发生了什么。扭头看见躺在一旁的叶辰熙,原本心中的怒火竟被一阵阵窃喜浇灭。还好,是他。

    从床边捡起衣服,蹑手蹑脚的走进淋浴室,顺着花洒里浇下的水,唐心心乱如麻。

    乔珊珊为什么会对自己下药?就算看不惯自己也不至于如此地步。躺在身边的为什么会是叶辰熙?按理说他应该不会和乔珊珊一起算计自己。两人本就是夫妻,哪有对自己老婆下药的啊。况且在叶辰熙心里还有一个夏筱雪。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唐心的脑子有点懵。

    从浴室出来,穿好衣服,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用脚踹了踹叶辰熙,“哎,醒醒。”

    叶辰熙睁开眼睛,唐心双手抱在胸前,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一副审讯犯人的样子。

    “心心,你怎么不多睡一会?”

    一句话让唐心差点恶心的吐出来,“叶先生,请你老实交代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叶辰熙坐起身,靠在床头,笑着说,“什么情况?你觉得是什么情况?我们是夫妻睡一张床怎么了?”

    唐心皱了皱眉,“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我和你是有协议的。”

    叶辰熙问,“你还记的昨天发生了什么吗?”

    唐心一拳打在自己的掌心,“我被乔珊珊下药了,然后你就把我那个什么了。”

    叶辰熙一脸无赖的样子说,“心心,这你可说错了,你确实被乔珊珊下药了,我接到童宁的电话赶过来,你已经被一个陌生男人带进房间了。”

    唐心立刻紧张起来,“然后呢?”

    “当然在最危急的时刻,你英勇无比的老公出现了,将你从那个人的魔掌中解救出来……”

    唐心冷笑,“然后你就带我重新开了房间,将我送进你的魔掌?”

    叶辰熙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看着唐心,许久才说,“你又错了,昨晚是你主动让我抱你的。应该是我落入了你的魔掌。”

    唐心对昨晚的事情完没有印象,但是在梦里自己是把叶辰熙生生活吞下去,那如果不是梦,而是事实?那叶辰熙不就是受害人了吗?

    唐心捂着嘴想了又想,这可该怎么办?自己意淫叶辰熙不是一次两次,上次在安泽就差点扑过去。照理说,叶辰熙没有理由撒谎,如果叶辰熙对自己有想法,早就把自己活吞了,还用等到现在?

    想到这,唐心红着脸,收回踩在床沿的脚,“那个,叶辰熙,我首先谢谢你对我伸出援手,救我于水火之中。其实我们是夫妻,这个事情呢,本来就正常。嗯……我们既然是夫妻,又是成年人,要不大家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叶辰熙越听越糊涂,不知道唐心到底要说什么,“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