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如何勘破(第1/2页)
    墨甘棠翻白眼,“什么叫下手挺快。”

    “就是字面意思。”白研茹说道,她跳过这个问题,“谁先表白的?”

    “对啊对啊,谁表白的?”周格格问道,吃瓜群众看热闹永远不嫌事大。

    墨甘棠捂着脸,说道:“沈亦白。”

    “你答应了?”何楚煊问道。

    墨甘棠摇头。

    三人一阵抽气声。

    “我还没有想好,我得再想想。”墨甘棠说道。“不能这么仓促的就答应他。”

    “这么一个高富帅放在你面前,你还要考虑考虑?你确定你没有脑子进水?”周格格不可思议道。

    “正是因为他是这样的人,我才要好好考虑。”墨甘棠说道,“这样的话会显得我喜欢的不是他这个人,而是那些物质,我不想这样。”

    白研茹难得的拍拍她的肩,“我同意。爱情从来不是施舍,而是相爱的人之间的化学反应。”

    何楚煊微微叹气,“或许吧,你也是该好好想想了。”

    周格格还想戳戳玫瑰,九十九朵啊,看上去就不一样,但是墨甘棠防备着她不让她戳。

    她恨恨的收回手,“小气鬼!”

    墨甘棠不管,这花对她来说是很重要的。

    三人唏嘘一会儿,然后回自己的位置坐着。墨甘棠盯着火红的玫瑰,想着他将玫瑰递给自己的样子。

    她从未见过他那个样子。

    明亮张扬而又小心翼翼。

    沈亦白走在回寝室的路上,虽然被拒绝了,但是还是有希望的,一路上他心绪不平,看着路边的风景都感觉和平常不一样。

    天地空旷,人与天地之间,一介子而已。

    沈亦白本身就是吸引众人注意力的存在,这种事情的传播更是迅速。

    辛薄言打完球,就知道了沈亦白的动作。

    他微微笑起来,然后给沈亦白发消息。

    ——你小子动作挺快啊。

    ——一般,倒是你,要拖多久?

    ——啊?关我什么事?

    辛薄言装傻。

    ——不要让一个女生等你太久,会倦的。

    辛薄言沉默了一会儿,他擦去脸上的汗,然后站起来,往场外走。

    ——知道。

    沈亦白回到寝室,看到辛薄言的回答,摇了摇头。

    还是没有勘破。

    一个已经离开他的人,却被他心心念念着。一个一直陪伴他的人,他却选择视而不见。

    每个人都将自己的心妥帖安放,然后将他人的心弃如敝履。

    情之一字,当真难解。

    秦玉看到辛薄言出来之后,上前给他递水。

    辛薄言接过,眼中有些莫名的情愫,他按压下去,说道:“今天的比赛完了,回去吧,我送你。”

    秦玉欣然答应。

    辛薄言将秦玉送到寝室楼下,一反常态的没有立刻就走,而是停了一会儿。

    他看着秦玉,问道:“你有过一个一直念着但是忘不了的人吗?”

    秦玉一愣,不知道他今天怎么了,如实答道,“有。”

    辛薄言看着她,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然后便离开了。

    秦玉一脸懵逼。

    她奇奇怪怪的上楼去,不知道今天这些人都怎么了。

    她发消息给墨甘棠。

    ——你那边怎么样?

    ——挺好的,怎么了?

    ——刚刚薄言来问我我有没有一直念着但是忘不了的人,我说有,然后他就离开了,几个意思?你给我分析分析。

    ——唔,这群脑子有病的男人……

    墨甘棠默默吐槽了一句,然后继续道。

    ——不知道,可能和他前女友有关系吧。

    ——?怎么又扯到他前女友了?

    ——应该是沈亦白干的。

    ——?我不在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墨甘棠捂着头,想想今天一天的事情,确实是有点多。然后她大概简述了一下。

    ——在我回寝室之后,沈亦白突然跑过来,拿着玫瑰给我表白,我没有答应,说要再想想,然后他应该和辛薄言有什么对话,应该牵扯到了这些,辛薄言送你回去的时候是不是怪怪?多半是想到了前女友。

    秦玉拿着手机,看着这句话,却好像不认识字一样。这些话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她有点懵。

    等她完消化完所有信息,然后质问道:所以你拒绝了沈亦白的表白?

    姑娘你真会抓重点。墨甘棠默默吐槽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