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枭婿杨潇 >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 惋惜一子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惋惜一子

    “杨潇,这局你赢了,我的水墨竹画不如你的九龙图。”圣师艰难开口,主动承认自己输了。

    闻言,唐颖许长生还有圣师大弟子,面色难看至极,脸又是无形中一阵生疼,被狠狠打了个耳光。

    看到杨潇取胜,唐沐雪露出一副“我早知如此”的开心笑容,唐糖与林冲他们,也是笑的如清晨阳光般灿烂。

    当然,唐糖这个记仇的小丫头,不忘借机狠狠嘲讽唐颖他们:“不知道是谁不信邪,被我姐夫打了脸一次还不够,还非要把脸伸过来打,真是犯贱。”

    唐颖他们目光噬人,气得浑身发抖。

    杨潇笑吟吟,对圣师故作谦虚道:“承认了。”

    “杨潇,虽然绘画我不如你,你赢了,但是,咱们的比斗还没完,后面你还敢接着比吗?”圣师言道。

    杨潇挑了下眉:“有何不敢?你还想比什么,直接放马过来就是。”

    “那这第二局,咱们就比围棋如何?”圣师说道。

    “没问题。不过围棋玩法规则有很多种,不知道你想怎么玩?”杨潇问道。

    “那我们来下座子棋,你有问题吗?”

    杨潇摇头道:“没问题。”

    “唐颖,马上去给我拿一副围棋来。”圣师吩咐道。

    “是,圣师。”唐颖恭声应道。

    “姐夫,座子棋是什么?”唐糖好奇问道。

    唐沐雪和林冲还有不少不懂围棋的人,都一脸疑惑望着杨潇,想要知道圣师口里的座子棋是什么,准备等杨潇解惑。

    杨潇开口,给众人科普:“座子棋,乃是围棋中的一种玩法之一,这座子棋起源于近二千年前,只是这座子棋的玩法,究竟具体是什么,谁发明的这就无从考证了,时间太久了。”999小说首发l https://.999xs. https://m.999xs.

    “他兴盛于东汉时期,下法与我们近代的围棋相差无几,只是规则方面有三个不同。”

    “第一,现代围棋,一般都以猜单双决出由谁执黑先行,轮流交替下,而座子棋一般为白先黑后,下法又分为敌手棋、饶子棋、先两棋,位尊的,水平相当的,一般执白先下,水平高的与水平低的,高手执白,水平低者执黑先下。”

    “第二,棋子数量的不同,现在围棋有贴目,根据不同国家围棋的规则,贴目数量也是不一,而座子棋没有贴目之说。”

    “第三,布局形式不同,座子棋在开局前要先在棋盘角上四颗星的位置分别摆上4个子,黑白各两个,类似的对角星布局,这也是为了保证双方的公平性,最大限度限制先手者的优势,而现代围棋没有。”

    在杨潇一番解释下,一些懂些围棋的人恍然大悟,像是唐糖这种围棋小白,则就似懂非懂,唐颖取来一套围棋摆好,圣师还有杨潇双双上前落坐,其他人则是围聚在周围观看。

    杨潇和圣师,取出两子,在棋盘四个对角星上落子摆好。

    “按座子棋规矩,执黑先行,你请吧!”杨潇望着圣师说道。

    “好!”

    圣师也不客气,直接取出一子落下,杨潇紧跟其后。

    小小棋盘,立刻化为激烈的争锋战场,杨潇和圣师二人间你来我往,相互厮杀。

    双方不断“啪啪”落子,又不断将对方无气之子提走。

    初时,圣师和杨潇的落子、提子速度都很快,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可是,随着棋盘上的局势不断打开扩张下,杨潇和圣师落子的速度逐渐减缓下来。

    因为,要是一个不小心,那就将是一子落错,满盘皆输,故此,二人每一步,都必须思量再三才做决定,不然很有可能会落入别人设计好的圈套中。

    杨潇抬头看了圣师一眼,暗道:“这圣师果然不简单,不愧是有着禁区诸葛之称,其下棋手法诡异多变,令人防不胜防,好几次我都差点步入他陷阱里面。”

    坐在对面的圣师,对于杨潇的棋艺也是暗暗心惊:“杨潇这家伙,下棋手法和他人一样,很多看似平平无奇的落子,实则却是暗藏莫大玄机与凶机,刚才那步棋,要不是我及时察觉早,恐怕就落入他包裹中了。”

    目前为止,杨潇和圣师二人都是寸土不让,非常强势,谁都没有占到便宜。

    唐糖、林冲还是唐颖以及许长生他们,即便是很多不同围棋的小白,从杨潇还有圣师之间的神态间,都能很清晰的感到一种非常惊心动魄,紧张的气氛。

    当然,一些懂围棋的看得更是目瞪口呆,暗暗咂舌,不断称赞。

    “精彩,真是太精彩了。”

    “他们二位的棋局战斗,简直就像是东方大秦帝国和西方古老罗马帝国对决一样惊天动地。”

    “他们二位无论不管是谁,每每关键之处都杀法精谨,令人忐忑紧张,不禁让人想有名的当湖十局的两位国手大手范西屏和施襄夏二人,应了形容他们的那‘落子乃有仙气,此中无复尘机,是殆天授之能,迥非凡手可及’。”

    当湖十局至今仍被认为是围棋古谱中的典范,大家能用这个来形容杨潇和圣师,足见对他们棋艺的惊艳。

    突然,杨潇和圣师变缓的落子速度,又骤然加快,噼里啪啦的声音接二连三的不断响起。

    最后,杨潇和圣师都将最后一子落完。

    当下,棋盘上虽还有不少空缺,但二人已无子可下,于是他们便开始清算棋盘上各自的子数。

    “我负你一子,你赢了。”杨潇叹气道。

    “按照座子棋的规则计算,杨潇的确是负一子输了,可如果按照我们现在围棋的计算方式,反是他赢了,不过,他也仅仅只是输了一子而已。”旁边有懂围棋的人,甚是惋惜说道。

    唐颖、许长生还有圣师大弟子,听到圣师赢了,连忙凑到他旁边阿谀奉承。

    “师父,你老人家果然是棋神再生,古今无双啊!”

    “杨潇,就你那破棋艺,跟圣师比,完全就是以卵击石。”

    圣师围棋赢了杨潇,也让唐颖他们扬眉吐气了把,自是少不了得意嗤笑杨潇一番。

    在他们看来,杨潇和圣师比试,本就是以卵击石,此刻输才是正理,他们都觉得杨潇接下来完蛋了,生命彻底进入倒计时。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