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第1/2页)
    齐国要楚国交兵权,李赫便先发制人下令攻打赵国。

    战败的声音,一切都军覆没,赵国的子民变成魔鬼刀俎下的鱼肉。

    一只瘦骨嶙峋的野狗跑了过来,闻了闻死人,最后耷拉着脑袋走了。

    它在寻找主人。

    遍地的尸骨,扭断的树桩,烧得寸草不生的城池……无不在彰显着楚国士兵的残忍。

    马嘶和滚滚烟尘此起彼伏,有士兵卫向他行了一礼,“回将军,检查过了没留下活口。”

    “嗯,很好。”公孙起英俊的面容上没有丝毫感情,他于四周淡淡吩咐了一句“走吧”,便率领着楚军洋洋洒洒地离去。

    原来传言不假,楚国士兵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小说分界线——

    虽然这一代的天子已末落,但天子的皇宫还是气魄宏大,位置那更是龙脉。

    深夜的皇宫,有几个人影闪过。

    “有刺客……有刺客!”声音一波接着一波的传遍了整个皇宫。

    “保护天子!”

    噼里啪啦的一阵打斗声,兵刃相接场面血腥。

    区区几个刺客,禁卫军分分钟能杀死。“活捉刺客?为什么?谁下的令?”天子问。

    “回皇上,是奴才。”

    突然背后伸来一只透着血腥味的大手捂住了他的口鼻,伸手就是一刀,准确的刺进了他的心脏。天子口吐鲜血,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预知了这是个不平静的夜晚。

    “扑通”一声,天子倒在血泊之中。

    那人赶快藏起匕首,‘焦急’地喊道:“不好啦!快传太医!快传太医!”

    ——小说分界线——

    赶去参加诸侯大会,一路上都能见到示威喊口号的齐国百姓。

    “杀楚王,祭天子!”

    “杀楚王,祭天子!”

    “……”

    然而坐在马车里的李赫却对这一切都无动于衷。

    他冷漠的注视着这场闹剧,他知道谁想让他背黑锅。有人等不及了,对天下共主的位置虎视眈眈!

    一年一度的诸侯大会上,往里望,黑压压的一片。宋玉去晚了,所以就剩下最后两个位置没人坐,他在偏角刚坐下。

    秦王便宣布诸侯大会正式开始。

    众人礼毕,众目睽睽下赵王突然起身,

    赵王在一把鼻涕一把泪控诉楚王,“……他简直就是疯子!一个没有人性的疯子!嘤嘤嘤…”赵国简直被楚国吊起来抽个半死。

    “谁让你惹我。我说过要诛你九族,你看,我不是办到了吗?”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声音。

    ‘负伤’的赵王一回头,正好瞧见这个该死的楚王李赫,居然还敢轻视的朝他冷笑!

    “你、你、你……”赵王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指着李赫,手抖了半天。

    百年难得一遇的场面,其他人也被吓住了。随着姗姗来迟的李赫走上前来,厅里闹哄哄的。

    离着一丈远,李赫对着上座的三个诸侯王行礼很恭敬:“齐王、晋王、秦王,我有话说。赵王是在胡扯,简直一派胡言!”

    站齐小白旁的玄成的笑容有点维持不住了,心里飘过两个字——找死!

    “放肆!”秦王呵斥不正风气,却不经意地看向公子玉那里。

    诸侯大会,从上往下,都是一场好戏。

    “你为何揍他?”公子玉充当了一回和事佬。

    李赫气定神闲道:“赵国在楚国边境扰民。我楚国子民本就血气方刚,能动手尽量不吵吵,这才引起了一场血战。”

    赵王一脸委屈:他在说什么鬼?

    “你胡说八道!”赵王表情有点急了。“齐王,齐王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公子玉侧头,正看见齐王眯着眼睛盯着李赫。公子玉便问齐小白:“怎么办?”

    齐小白终于忍不住了:“玄成?”

    “是,臣会处理妥当的。”玄成的回答言简意赅,杀意森森。

    场安静了。

    秦王赶忙转移话题说:“好,下一个。”

    卫国国君赶忙出列。

    就在这时天子身边的素公公走了进来,所有人的视线齐齐射向了他,场面堪称壮观。素公公低头在齐国太师耳边耳语一阵,玄成听后皱起了眉。

    他示意议会暂时中止,并且告诉在座的诸侯,“太医说,天子未能抢救回来,不幸逝世了!”

    闻言噩耗齐小白猛然起身,喊道,“不,不可能的!”情绪失控,眼眶泛红。

    瞬间,在场的人无不哭成一团。“天子啊,您怎么就这么走了!”

    “天子啊!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