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坂井泉水的回信(第1/2页)
    提起石原慎太郎,大部分中国人对他印象是个政治家,因为他曾经在1968年当选为rb众议院议员,并且在1987年担任竹下登内阁交通大臣,在1995年辞去众议院议员之后,于1999年当选为东京都知事(即东京市市长)并四度连任,任期长达12年。

    而石原慎太郎更是“购买dyd”事件的发起者和直接推动者,可以说这个人是一个十分臭名昭著的右翼政客。

    然而对rb人而言,这个人身上最大的标签,却是“永远的裕次郎”的哥哥。

    石原裕次郎是石原慎太郎的亲弟弟。1956年,还在上大学三年级,石原慎太郎就创作了一部以弟弟石原裕次郎为原型的小说《太阳的季节》。此书一推出,极为轰动,排在当年畅销书的首位。石原本人因这本书获第34届“芥川奖”,是当时最年轻的获奖者,在rb一举成名。一时间,“阳光族”成了流行语,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剃一个“慎太郎式的发型”。

    同年,这部小说被搬上银幕,演主角的正是他的弟弟裕次郎。从此,rb出了一个青春偶像裕次郎和一个畅销作家慎太郎。

    而除了演电影以外,裕次郎还是很成功的歌手。那时正是rb经济高速增长的黄金时代,裕次郎的歌声和电影成了“青春”的代名词。

    时至今日,rb60岁以上的人大多数都曾经是石原裕次郎的粉丝。

    1987年,54岁的裕次郎患癌症去世。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他还是人气不衰,被称为“永远的裕次郎”。

    在石原慎太郎的政治生涯中,他一直很有效地利用裕次郎的人气。1999年首次当选东京都知事后,石原慎太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给裕次郎上坟。明里是向兄弟报告喜讯,其实是在提醒选民们千万别忘了,他是“永远的裕次郎”的哥哥。

    而石原慎太郎虽然曾经凭借《太阳的季节》荣获“芥川奖”这个rb文学界的最高奖项,但其本人却被称为“芥川奖之耻”。

    究其原因,则是因为《太阳的季节》这本小说的情节极为恶俗,书中描写“热衷拳击的高中生某某,在玩闹时勾上了一个女孩。在所谓湘南上流阶层生活的展示,和不断的夜总会、海滨游艇上演出的色情、暴力、残酷的细节递进中,女孩怀了孕,堕胎失败而死。丧礼之夜,某某突然来到女孩灵前,举起香炉砸碎了遗像,狂叫着冲出房间,满屋的人目瞪口呆”。

    当时列入评奖者的佐藤春夫对这部小说有严厉批评,称“如此风俗小说即使作为文艺,也属最低级的东西。作者佯装敏锐的时代感觉,其实未出媒体人及演出商的框子,而绝非文学者之作。又从作品可见作者对美欠缺节度,尤其不知害羞喋喋强词之态度更属卑劣。如此无端可取的《太阳的季节》被多数表决选中,于我而言心感可耻,因而我作为评选者,对其当选不负连带责任。”

    这样一个人成为芥川奖的评审,确实如村上春树所言,对年轻人想要获奖,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障碍。

    不过年轻人对此倒也并未太放在心上,虽然芥川奖是rb文学界的最高荣誉,但其归根结底终究还是一个新人奖,作为获得了和芥川奖并列rb文学界两大新人奖的直木奖的年轻人来说,能够获得芥川奖固然可喜,但没有得奖也不是什么太值得在意的事情,毕竟从未有过同时获得这两个奖项的人。

    如果不是大江健三郎的建议和要求,年轻人也不会产生去挑战芥川奖的想法。

    虽然拿不拿奖都无所谓,但年轻人还是决定认真应对,既然已经决定要用新书去挑战一下芥川奖,那么他就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好这件事,而不是因为拿不拿奖都无所谓而不去努力。

    心中思虑已定,年轻人更坚定了自己要将这本书写好的想法,坐在地铁上,他又将自己所写的故事梗概再次看了一遍,确定了几处需要修改的地方,因为太过专心,他险些坐过了站。

    从地铁站出来,年轻人往自己家走着,只是他还没走到自己所住的公寓楼,却又碰到了来找他的三浦修。

    “三浦叔叔?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这个月应该还没到交稿的日子吧?”年轻人半是开玩笑的向三浦修问道,因为除了小说的稿子之外,他每个月还需要为文艺春秋出版的周刊写连载专栏,因为稿子是一个月一交,所以三浦修每个月都会在固定的日子来收稿,那天也被称作交稿日。

    对于许多作家来说,那一天绝对是噩梦般的一天,但距离年轻人这个月的交稿日确实还有一些时日,三浦修今天肯定不是为了催稿而来。

    “你小子最近可是真行啊!小说热销不说,还拿到了电视剧改编,现在还有坂井泉水这样的书迷给你写信,真是连我都妒忌你了!那可是坂井泉水啊!”三浦修以一副夸张的语气调侃着年轻人,弄得他不明所以的同时,却又从自己的公文包中拿出了一封比正常的要大许多的信封交给了年轻人。

    年轻人诧异的看着三浦修,不明白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