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第1/2页)
    乃木坂46和akb48不同,因为不进行剧场公演的原因,所以她们并没有自己的剧场和演出舞台,就连排练室也是安排在索尼音乐的本部大楼里。

    原本年轻人是想把乃木坂46的练习室安置在社的本部的,但当时北川谦二和他据理力争,认为索尼音乐才是乃木坂46的主要运营,所以理应将乃木坂46置于索尼音乐的管理之下,不然的话从制作人到日常管理都是社负责,那索尼音乐会失去对团体的掌控。

    这样的理由最终说服了年轻人,他没有强行要求将乃木坂46的排练室放到社,做出了让步的同时却也提出要让乃木坂46的成员接受更多的专业训练,而这些训练的上课地点,则理所当然的选择了社。

    这倒不是索尼音乐提供不了专业的训练课程,而是相较而言,社从立社开始就一直奉行对旗下艺人提供各种专业培训,帮助艺人更好的在艺能界立足,这一传统从社建立以来就一直在持续着,不仅为社提供了一批具有相当专业水准的中坚艺人,同样也为社培养出了一批教学实力优秀的老师。

    在有着现成的优秀教育资源的情况下,就算是北川谦二不希望社继续扩大在乃木坂46内部的影响力,却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只能同意让乃木坂46的成员在空余时间前往社的本部按照成员本人的需要接受各项技能培训。

    不过今天乃木坂46的一期生们倒是员到齐,都乖巧的集中在了索尼音乐本部的排练室里,只是大家并没有进行训练,而是三三两两的在排练室里休息着,谈论着各自感兴趣的话题。

    因为今天运营将她们集合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训练,而是向她们介绍即将公开披露的二期生。

    “奈奈未,你说运营会怎么安排二期生呀?我听说她们是以研究生的身份加入,一开始并不是正式成员呢!”白石麻衣依偎在桥本奈奈未身旁,两只胳膊抱住了她纤细的腰身,向桥本奈奈未问道。

    “不奇怪啊,麻衣样你忘了akb48不也是采用的研究生制度吗?”桥本奈奈未对此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反而觉得理所当然“我们乃木坂46又不像akb48那样需要进行公演,成员一直都有富余不是吗?麻衣样你难道忘了一开始的时候非选拔组连工作日程都排不满的事情了吗?”

    “话是这么说啦,但是还是感觉怪怪的,突然多出一群后辈什么的……虽然不会一来就抢选拔的位置,但是多了二期生之后,非选拔组成员的日子会不好过吧?”虽然平时对这种事情并不怎么关心,但即便娇憨如白石麻衣,在工作了这么久之后,这些事情多多少少也能看透一些了“本来就没有多少资源,现在日子才刚好过一点,就多出了一群分资源的二期生,运营多多少少会先把她们推出来,再去兼顾一期生的非选拔组吧?”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招募到了新成员,当然是先要让她们亮个相,让粉丝认识一下,打开知名度啊!应该接下来就会有一系列的活动让二期生去跑了吧?”桥本奈奈未这么说着,不由得将头靠在了白石麻衣的身上“而且麻衣样你不会觉得运营只是会把二期生推出来这么简单吧?要让二期生打响知名度的话,可是有更简单的方法的哦。”

    比起刚成为偶像时的清冷,现在的桥本奈奈未身上不免多了几分烟火气,少了几分疏离感,虽然还是一样的给人以一种高不可攀的冰冷感觉,但多多少少让人觉得她能够亲近了,至少在白石麻衣看来,桥本奈奈未就比以前要亲切了不少。

    只是听到她的话,白石麻衣还是感到陡然一惊,忍不住惊讶道“奈奈未你该不会是说……不可能的啦!运营怎么可能会这么干,这么干的话大家心里岂不是会非常不满?大家可是为了那个位置一直努力到现在的,要是运营突然空降一个二期生到那个位置上……那我们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又算什么呀?”

    “如果这么想的话,运营可是不会喜欢的,对他们而言,所有的成员都只是他们手上的棋子而已。你的努力只不过是让他们更加注意到你而已,所谓的努力和公平,都是建立在运营所确立的规则之下的,他们是制定规则的人,而你只是遵守规则的人,再怎么亮眼的棋子,也必须按照规则来前进,一旦违反规则……”桥本奈奈未枕着白石麻衣,语气之中满是看透世情的淡然与冷漠。

    白石麻衣并未对桥本奈奈未所说的话有什么气愤或是特别的表示,在经历了这两年的偶像生活之后,白石麻衣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天真懵懂的少女,加上身边又有桥本奈奈未经常为她解说,这些事情其实她也已经看透了,只不过心里依旧有些愤愤不平罢了。

    白石麻衣和桥本奈奈未说话的时候并没有避忌其他人,不过却也没人会对她们两个的言辞表示什么,毕竟她们两个背后站着的是社的社长,表达几句对运营的不满,就算被听到了也无非是让运营笑笑而已。

    就在两人说着这些话题,暗自表达着对运营的不满的时候,运营的工作人员终于走了进来,而跟在他们身后的则是一群像鹌鹑一样的二期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