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第1/2页)
    夜晚的东京比起白天来,更增添了几分喧闹。

    作为亚洲第一,世界第三大城市,此时的东京虽然比不上年轻人穿越以前的二十年后,但依旧灯红酒绿,热闹喧嚣,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对于生活在这座城市的许多人来说,一天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年轻人所居住的是东京二十三个区中的葛饰区,这里位于东京的外围,可以是说是东京这座巨大城市的郊区,虽然在二十年后这里因为城市的发展也还算繁华,但在此时来说,却还是显得偏远。

    不过因为一部漫画和一部电影,葛饰区在整个RB来说,也依旧是家喻户晓,比起东京二十三区的其他区来,名气甚至还要更甚几分,而让葛饰区这么有名的漫画和电影,即便是二十年后,远在中国的上一世的年轻人也耳熟能详。

    漫画是世界上连载时间最长的《乌龙院派出所》,而电影,则同样是世界上最长的系列电影,由被誉为东方卓别林的喜剧演员渥美清主演的《男人真命苦》,当然在中国,这部电影则被翻译成《寅次郎的故事》。

    在年轻人的上一世,他曾经看过这部足有48集的系列电影,一开始,主角寅次郎无所事事的样子让曾经还是真正的年轻人的年轻人感到十分的不解,这样一个游手好闲的人真的会有人喜欢吗?然而当他最终将48集电影部看完的时候,他却十分的羡慕寅次郎那种“风吹到哪里,我就走到哪里。”的自由与快乐,更被寅次郎的热情和豁达所感染。

    在穿越到这个世界,并且搬到东京来以后,年轻人就是因为受了这部电影的影响,才会搬到葛饰区来居住,而没有选择住在更靠近市中心的地方。

    住在葛饰区的这几年,年轻人每年都可以看到来葛饰区的柴又帝释天拍摄电影的剧组,同样也见过寅次郎的扮演者渥美清先生,就连今年也没有例外。

    只是年轻人却知道,今年的这一部《男人真命苦》已经是渥美清先生的最后一部作品了,这位伟大的喜剧演员将在明年因为癌症而去世,事实上,他此时已经病痛缠身,命不久矣了。

    这就是身为穿越者的悲哀,知道未来虽然为穿越者带来了各种优势,但是许多令人遗憾的事情却也无法弥补,即便穿越者有着先知先觉的优势,也无法改变一些根本无法改变的事情,只能在明知必然的情况下,再次经历一次遗憾。

    比如在93年因为意外去世的黄家驹,今年5月在泰国因为哮喘去世的邓丽君,这些年轻人前世的遗憾,今生却依旧无法弥补。

    受到这样的心境影响,加之这一世父母的去世,年轻人对任何人以及任何事都表现的有些疏离,穿越者的身份,更使得他像一个独立于世界之外的观察者,孤独而寂寞。

    漫步在东京的街头,朝着和出版社约好的地方走着,年轻人心中的孤独感变得越发严重,他生活在2018年的中国,95年的东京对他而言实在是过于陌生而遥远,虽然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几年时间,但在后世就是一个宅男网络写手的年轻人,实在是甚少出门,偌大的东京对于他而言依旧是个陌生的城市。

    此时的东京没有年轻人曾经所熟悉的一切,没有AKB48,没有乃木坂46,此时的RB偶像界还是小猫俱乐部破灭之后的一片寒冬;秋叶原还不是后世的二次元圣地,而依旧只是一条电器一条街;就连他所熟悉的“老婆”们,新垣结衣还是个七岁的冲绳小姑娘;石原里美稍微大两岁,也才九岁;85年出生的绫濑遥才过完十岁生日,要到五年以后才会拍摄泳装写真出道。

    至于年纪更大一些的深田恭子和广末凉子,也要到明年才会正式登上演艺圈的舞台;至于其他年轻人能够叫得上名字的人,也只有日后的一代流行天后安室奈美惠在今年发布了第三张单曲,从而开始走红。

    而年轻人前一世曾经为之痴迷的AKB48和乃木坂46,许多成员此时还未出生,就算是年纪大的成员,现在也才蹒跚学步,是一群黄毛小丫头。

    细数着自己熟悉或是不熟悉的明星艺人,年轻人来到了和出版社约好的地方。

    在服务员的引导之下,年轻人来到了出版社早已定好的包间,当他走进包间的时候,出版社的其他人已经到了有一会了,至少菜已经端上了桌,这些人看上去都是在等他。

    “啊!我们的天才作家来了!轻人快来坐下,大家可是就等你了。”年轻人的责编三浦修赶忙站起身对年轻人表示着欢迎,这位年近不惑的编辑是年轻人父亲生前的好友,年轻人也正是因为他的帮助才能够出版自己的第一部小说,在年轻人父母去世来到东京之后,也是这位编辑对年轻人多番照顾。

    “抱歉,三浦叔叔,我是从家里走过来的,所以耽搁了一点时间。”年轻人先是朝着三浦修道了个歉之后,这才朝房间里的其他人行了一礼:“劳诸位久候,真是不好意思。”

    “穿越者老师客气了,像您这样的天才作家,我们就算是等上一天也愿意啊,再说约好的时间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