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广末凉子的提议(第1/2页)
    圣诞将近,对于日本人而言,这也意味着旧的一年即将过去,新的一年就要到来。

    每到年底,各个公司或者企业以及各种团体都会举行各式各样的忘年会,用来忘却过去一年的辛苦,并迎接新的一年的到来。

    虽然最初的忘年会只是一种企业活动,但如今已经逐渐演变成了日本文化的一部分,甚至连朋友、同学之间,在大家都步入社会的情况下,只要能够聚在一起,也都会在年底搞出类似于忘年会的聚会,来欢庆新的一年的到来。

    只是按照日本的传统,以女演员的身份正式工作了的广末凉子如今已经可以算作是社会人,加上事务所的忘年会必然是要邀请公司所有员工和艺人一起参加,所以她同样也在被邀之列,可以一起参加事务所举办的忘年会。

    只是对于广末凉子来说,一群大人聚在一起喝酒应酬的忘年会实在是不适合她这样的小姑娘,枯坐到可以开溜的时间之后,她便和自己的经纪人打了一声招呼,选择了开溜。

    “结子酱,你现在在哪呀?忘年会好无聊啊!”溜出了忘年会的现场,广末凉子拿着手机拨通了竹内结子的电话,向她抱怨着。

    电话里竹内结子的声音同样流露出无奈的抱怨:“我也在事务所的忘年会上,周围都是前辈,他们讲的段子好冷啊!凉子酱你那边也是忘年会吗?怎么这些事务所的忘年会都选在同一天呀!”

    听到电话里竹内结子的抱怨,广末凉子讪笑几声,不好说自己已经从忘年会开溜,只能略有些尴尬的向竹内结子问道:“那结子酱你还要多久才能走哇?晚上有时间的话,你来我家玩吧!和这群大叔待在一起,真的是让人枯燥无味的想打瞌睡,还要装出一副你在认真听他们讲不好笑的冷笑话的样子,真的好无聊啊!”

    “是啊是啊!真是想不通为什么这些大叔这么喜欢讲根本不好笑的冷笑话,还一群人笑得前仰后合,好像真的很好笑一样!”竹内结子压低声音抱怨着,从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十分吵闹,广末凉子听得出来她应该还在忘年会的会场:“我打算待会就找个借口溜了,反正我还未成年,不能喝酒,他们也没有借口强留我。凉子酱你也赶紧找个借口脱身吧,我待会去你家,你早点回来。”

    “好,我待会就溜,我们在我家楼下碰头。”广末凉子和竹内结子约好了碰头的地点,这才挂断电话,在路边拦下一辆的士,朝着自己家驶去。

    花费了一些时间,广末凉子才回到了自己家,而在她家门口,竹内结子已经等在了那里。

    “凉子酱!”看到广末凉子从的士上下来,竹内结子赶忙朝她挥舞着手臂打着招呼。

    “结子酱?你这么快就来了吗?我以为你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够从忘年会脱身呢!”广末凉子看到同自己打招呼的竹内结子,热情的回应着她的同时,也快步朝她走了过去:“你等久了吧?不好意思,过来的时候路上有点堵车。”

    “没关系,我也才刚到,等了几分钟而已。”竹内结子摇了摇头,活动了一下自己有点冻僵的脚,朝着广末凉子露出了一个高兴的笑容:“来凉子酱你家玩可比在忘年会听那些大叔讲冷笑话好多了,就算多等一会也没关系的。”

    “别说这些了,天气这么冷,赶紧进去吧!”广末凉子自然看出竹内结子已经等了一段时间,手脚都已经冻得冰凉,于是赶忙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了自己家的门,将竹内结子迎了进去。

    打开暖炉和被炉,又赶忙烧了一壶热水,替竹内结子和自己各倒了一杯热可可之后,广末凉子这才和竹内结子一样,钻进了被炉,一双小脚抵着广末凉子略有些冰冷的双脚,脸上带着舒爽的表情长出了一口气:“果然冬天就是要有被炉啊!难怪穿越者老师会说出冬天的被炉下面是黑洞这样的话来,真的是至理名言啊!”

    “呵呵,哪有凉子酱你说的那么夸张!而且轻人君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呀?”竹内结子双手抱着杯子,小口的喝着热可可,险些被广末凉子的话逗得呛到,赶忙将嘴里的热可可咽了下去,笑着回应着广末凉子。

    感受着一股暖流流入自己的咽喉,温暖的感觉从胃部散发出来,驱散了身上的凉意,竹内结子这才绝的暖和了起来,于是忍不住又喝了一口。

    “是穿越者老师在《平成的终末》里写的呀,主角和朋友冬天躲在被炉里的时候说的台词。”广末凉子向竹内结子解释着,忽然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关心的问道:“说起穿越者老师,结子酱你和他最近怎么样呀?”

    “什么怎么样?”广末凉子的问题让竹内结子眼神一阵慌乱,将眼睛偏向一旁,躲避着竹内结子的视线。

    看到竹内结子这幅样子,广末凉子哪里会看不出来她的心思,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坏笑着向她逼问到:“好可疑,你的表情说明你一定有心事!快说啦,结子酱!你和穿越者老师到底怎么样了?”

    “我们……上次接吻了。”挨不过广末凉子的追问,竹内结子只能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