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第二次的眼泪(第1/2页)
    拿着红桃不知所措的广末凉子最终还是选择了认怂,同样因为她的认怂,游戏自然也进行不下去了。

    “真是的,都怪老师你要提出这种hentai的要求,不然的话今天晚上明明很开心的!”拿着小叉子吃着年轻人带过来的草莓蛋糕,广末凉子将双腿伸入被炉,一边品味着草莓的酸甜,一边数落着一旁同样在吃蛋糕的年轻人。

    听到广末凉子这么说,年轻人以一种颇为无奈的眼神看向了她,没好气的说道:“国王游戏是你要玩的吧?也是凉子你说什么都可以的吧?之前让我和结子接吻的也是你吧?怎么到了你自己就什么都不可以了呢?”

    “因为人家是十七岁青春无敌的美少女,初吻现在绝赞保留中!怎么可以浪费在和老师你这种怪大叔玩国王游戏上!”广末凉子理直气壮的说着,只是她的眼神却不住的飘向坐在另一边的竹内结子,显得有些心虚。

    “凉子酱!怎么可以说轻人君是怪大叔呢!”竹内结子拉了一下广末凉子的衣袖,嗔怪的说着她的同时,也对年轻人道着歉:“对不起,轻人君,是我们不好,非要拉着你玩这种游戏,然后还耍赖,对不起!”

    看着道歉的竹内结子和一旁表情忐忑的广末凉子,年轻人摇了摇头,不在意的说道:“没关系,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而且收下了结子你的吻,对我而言可是不错的收获呢!不过有点晚了,我该告辞了。”

    年轻人这样说着,将最后一点蛋糕塞进嘴里,说完便站起身来。

    “那我送送你吧,轻人君!这么晚了,不太好坐车。”竹内结子见年轻人打算走了,也赶忙跟着站了起来。

    只是见两人都站了起来,一旁的广末凉子却依旧在含着小叉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自己手里已经吃完的空纸盘,并没有站起来的意思。不过她脸颊上依旧红润的颜色和略显闪躲的眼神,却显示出她此刻并不平静的心情。

    “不用了,结子你还是好好吃蛋糕吧。这可是我特意去买的,别浪费了。”年轻人示意竹内结子不用来送自己,却转而伸手将广末凉子从被炉里拉了出来,回头对竹内结子说道:“我有些话和凉子说,先借用一下。”

    说着也不顾广末凉子的意愿和竹内结子诧异的眼神,便拉着广末凉子往门外走去,只留下竹内结子一个人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年轻人将广末凉子拉了出去。

    “老师,你轻一点啦!胳膊都被你拉疼了!”被年轻人拉到了门口,手里依旧攥着小叉子的广末凉子缩了缩脖子,抱紧了自己的胳膊:“老师你要说什么呀?天气这么冷,要不明天再说吧!再见!”

    说完,广末凉子便转身想要逃回房里。

    只是年轻人伸手揪住了她的小耳朵,把她拽了回来。

    “怎么,有胆子策划今天晚上的这一切,还故意让和结子接吻,就没胆子面对我吗?凉子酱~!”年轻人好整以暇的看着用手捂着耳朵,脸上因为听到自己的话浮现出讨好的笑容的广末凉子,语气促狭的说道:“刚才不是还气势十足的在被炉下面用脚挠我吗?怎么现在害怕了吗?”

    “那是结子!结子酱的腿啦!”广末凉子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语气慌乱的解释着,似乎是怕竹内结子听到,一点也不敢大声:“我不知想要促成结子酱和老师你嘛,所以就策划了这个。本来人家是打算让结子喝醉了以后,对老师你投怀送抱,然后直达本垒的,嘿嘿……”

    “不要以为装可爱就能蒙混过关!”年轻人却不吃广末凉子这一套讨好,直接用手捏住了她的脸颊:“刚才那根本不是结子的腿,不要说方向都根本不一样,刚才结子可是一直把我的另外一条腿放在她腿上的。所以别想着撒谎了,凉子你究竟想干嘛?”

    “放开啦,老师!”用力将年轻人的从自己脸上拽下来,广末凉子噘着小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但看着年轻人注视着自己的眼神她却低下了头,脸上原本的表情都收敛起来,变得泫然欲泣。

    看着突然变了表情,一副要哭的样子的广末凉子,年轻人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看的出来这一次广末凉子并不是装出来的表情,是真的伤心到想哭了。

    “怎么了?我刚才弄疼你了吗?”看着广末凉子这副样子,年轻人自然也不好再摆出一副逼问的样子,柔声向广末凉子问道。

    广末凉子摇了摇头,原本挂在睫毛上的眼泪随着她的动作滴落下来,这个一直在年轻人面前表现的无忧无虑的少女,终于第二次在他面前哭了出来。

    “怎么了?凉子你别哭呀!”看着哭了起来的广末凉子,年轻人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最怕女人流眼泪的他实在是拿哭泣的女人没有任何办法:“到底怎么了?是我刚才弄疼你了吗?对不起,我不该这么粗暴的。”

    “不是!才不是!”广末凉子用力摇着头,努力的吸着鼻子,想要止住自己的眼泪,但一直以来的演技和表情控制能力在年轻人面前却没有任何作用,止不住的眼泪在她的小脸上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