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诸天幻想世界 > 第八章:杀上全真教
    没有机会便创造机会,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没有危险,就自己创造危险。

    而今,苏凡穿越到这神雕世界已经三月有余。

    这三个月来,小龙女对于苏凡是越加的依恋,没错,就是依恋。

    两人虽然没有经历过原著中的生死绝境。但这三个月来,小龙女没有修炼玉女心经,在情绪上跟普通女孩越来越像了,时常会笑。像是天上的仙子,走进了凡间。

    她自己不知道对苏凡这种情绪这是爱,但苏凡却清楚的很。

    所以,只要创造一次危险,表现出舍命相救的情绪,破了小龙女的誓言,她就一定会跟自己下山。

    ‘唉,那就做吧。’

    虽然感觉像是欺骗小龙女,但想要让小龙女跟自己下山,想要剧情不脱离掌控,以至于有预料不到的悲剧发生,也就只有这样做了。

    至于以后的事情,就以后再说吧。

    做出了这个决定,苏凡心中也暗暗松了一口气,理由有千万个,但最重要那个永远是,他本身也不想跟小龙女分开。

    这一日,苏凡对小龙女说道:“姑姑,我们修炼九阴真经已经有三月有余,也不知道我们的功夫练得怎样了。在江湖上属于个什么水平。不如我们去找那七个牛鼻子老道较量一番如何?”

    小龙女却兴趣寥寥,道:“管它什么水平。我们又不下终南山,练武只是为了打发时间。”

    苏凡笑着道:“姑姑,话不能这么说。当年郝大通打死了孙婆婆,这几年来我一直都没提报仇之事。现下我们武功有成,怎么的也得教训教训那七个牛鼻子老道。”

    他倒不是想真的去杀了真七子,孙婆婆之死,说起来也算是意外,郝大通罪不至死。

    真七子虽然在神雕里是糊涂了点,但大节还是有的。

    他之所以要去找真七子的麻烦,是因为只能找他们。没办法,小龙女不下终南山啊。如今李莫愁已经被废,那就只能借他们的天罡北斗阵来制造危机了。

    真七子开阵,足可战二论的五绝。苏凡估摸着,他与小龙女双剑和并,目前大约也是这个实力。到时候他再放点水,要制造生死危机并不难。

    刚好,还能教训教训郝大通给孙婆婆报仇,是两其美的事情。

    小龙女见苏凡坚持,便也只好同意,两人出得古墓,一路朝着真教方向行去。

    往山上行了不多久,便遇到一群下山采购的小道士。

    刚巧不巧,带队的正是老熟人鹿清笃。

    令苏凡没有想到的是,赵志敬死了,这鹿清笃竟然混的还不错。在一群小道士中间,吆五喝六的。

    苏凡便大声道:“鹿李兄,你好哇。”

    “是你,杨,杨过!”

    鹿清笃一愣,本能的后退了两步,实在是当初杨过在真教的时候,耍的他不轻,都玩出他心理阴影来了。

    但他转念一想,今天不是一个人,可不能在师弟面前丢脸。便硬气道:“杨过,你已经被逐出了师门,你还来终南山做什么?”

    苏凡笑道:“来真教当然是报仇,当年对不起我的人,我都要杀了。”

    “你,哼!你自己找死,可别怪我。”

    鹿清笃神色一寒,他正为刚才在师弟们面前丢了脸而感到郁闷。又自恃这两年武功大进,就算是杨过再用蛤蟆功,他都不怕了。现在听到苏凡这么说,提剑便冲了过来。

    一剑当胸,朝着苏凡的胸口便刺了过来,只这一剑,他便起了杀心。

    “果真是小心眼啊,这就要杀人,不愧是赵志敬的徒弟。”

    苏凡说着,手里长剑都不出鞘,连着剑鞘,就这么轻轻一荡,便将鹿清笃手中的长剑给荡飞了出去。

    鹿清笃愣神间,还没有反应过来,苏凡的长剑就再往前一递,直接刺中了鹿清笃的丹田,内劲紧接着爆发而出,直接摧毁了鹿清笃的气海。

    他恐怕是输的最窝囊的一个人了,只一个照面,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便昏死了过去。

    “你,杨过,你,你竟废了鹿李兄的武功!”

    后方几个小道士神情巨变,抽出长剑便一拥而上,攻了过来。

    苏凡也不在意,这几个小道士连鹿清笃都不如,他能一招之间废了鹿清笃的武功。也能一招之间,击杀他们。

    不过苏凡却并没有这么做。

    他不是杀人魔头。

    长剑依旧没有出鞘,只几剑就将这几个小道士,打翻在地,便与小龙女继续朝着山上走去。

    “快,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快去通知掌教真人。”

    有小道士大声叫道,他们其实并没有受伤,几人慌乱间抬着昏迷不醒的鹿清笃便朝着山顶奔去。

    苏凡与小龙女两人走的不快。几个小道士一下子就超过了两人,苏凡也不阻止,就是要他们上去报信,惊动了三代弟子和真七子才好。只有打败真教的三代弟子,真七子才会出手。

    否则,真七子自恃身份,是不可能用天罡北斗阵对付他们两的。

    苏凡与小龙女就像是散步一样,慢悠悠的朝着山顶走去。没走多远,山顶一群道士便迎了下来。

    “杨过,你好端端的废掉鹿清笃的武功作甚!就算当年你与鹿清笃有怨,也不能如此歹毒啊!”

    来人是一个四十多的中年道士,真教三代弟子中的李志常。

    如今尹志平跟赵志敬都死了,李志常就成了真教的三代弟子首席。带着真教几个三代弟子,和一群小道士拦住了苏凡跟小龙女二人上山的路。

    苏凡轻声道:“鹿清笃行为不检,心眼如针。这种心性不适合练武,我废掉他的丹田,日后专心在终南山修道,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哼!你这种邪魔性子,才不适合练武,让贫道来会会你!”李志常怒声说道,提剑便冲了过来。

    对于他的反应,苏凡也不意外,但同样也没把他放在眼里。

    当初他刚穿越过来的时候,武功远不如现在,还能几招之间就搞定尹志平和赵志敬。更别说是现在了,而且李志常的武功也不如他们两人。

    叮!噹!

    剑,仍未出鞘,只两声脆响,苏凡便荡开了李志常的长剑。

    在他看来,这李志常跟鹿清笃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实力都跟他相差太远。

    “你,杨过,你,你怎么……”

    李志常望着空荡荡的双手,不由一阵失神。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一招都没有撑过。

    当然,不是说他武功太差。

    事实上,作为真教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李志常的武功也算是过得去了。

    苏凡要是遇到另一个跟李志常武功差不多的人,也不能赢得这么轻松,至少还得再斗上十来招,甚至几十招。

    但奈何,古墓武功克真克的太厉害了。

    真剑法,一招一式,每一个变化苏凡都了然于胸。他想要赢的有难度一些,才是真的有难度。

    苏凡道:“古墓武功专克真,你们一起上也不是我跟姑姑的对手。叫郝大通出来吧,当年他杀了孙婆婆,我们来报仇了。若是他躲着不肯出来,那也罢,我便杀你们真教十个狗道士,此事也就作罢。”

    “十命换一命?”

    李志常震怒,他身后的几个三代弟子,王志坦、宋德方也都跃跃欲试,大有一言不合就拼死的架势。

    苏凡冷声道:“不错,十命换一命。此事你们做不了主,通知丘处机他们几个牛鼻子老道过来吧。”

    李志常对身后王志坦道:“志坦师弟,你去通知掌教真人,叫他们快点儿下来,我们就在这儿守着。除非我死了,否则绝不会让他们两登上真教一步。”

    “你以为我乐意去了。”

    苏凡笑,有李志常这话,他也不急着上山了。

    索性这山间鸟语花香,苏凡便跟小龙女走到了一旁,在此处等待。

    丘处机一众人没让他们等待多久。约莫两刻钟后,苏凡便听到山上传来了大批的脚步声。

    首当其冲的正是真五子。丘处机、王处一、刘处玄、郝大通、孙不二。马钰因为年事已高,这次没有下来。而七子当中的谭处端,早在射雕的时候就已经被欧阳锋打死。

    不过虽然七子只来了五人,但真教其余三代弟子却足足来了二十有余,小道士更是以百计。

    浩浩荡荡的一大群,当真是好不威风。

    郝大通性格急躁,冲在最前,大声道:“要杀我为孙婆婆偿命,老道给你就是!何必说什么十命换一命,真教任何一人之性命,都不比老道我卑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