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自食其果(第1/2页)
    “新雌性,你胡说,我哪敢在药里下毒,你这么多疑还是不要敷了,我再重新给你配制一些吧!”沃尔心虚的说道,他不确定夜梧桐真的认识药草,还是因为夜梧桐多疑凑巧猜对的。

    他本想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让夜梧桐中毒,怎奈被夜梧桐说出他配的药能让皮肤腐烂,他就不能再给夜梧桐敷了,如果真的给夜梧桐强行敷了,夜梧桐皮肤腐烂了,雄霸一定不会饶过他的,算了,以后害夜梧桐的机会多了去了,不能急于一时。

    即使沃尔强行给夜梧桐敷,夜梧桐一定不会敷的。

    “桐桐,你认识药草?”白朗很疑惑,认识药草的不都是巫医吗?难道桐桐是巫医,是哪个部落的巫医?

    雄霸、涂俊、爱尔也都有和白朗一样的想法。

    “嗯,认识一些,不是都认识。”夜梧桐如实回答。

    “大胆沃尔,你竟敢害我的伴侣,你真是找死。”雄霸很生气,这个沃尔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害夜梧桐,真的是不把他这个族长当回事了。

    “族长,我没有,新雌性是您的伴侣,就是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一定是新雌性幻想出来的,族长,戴丽丝喜欢你,戴丽丝对新雌性的地位造成了威胁,新雌性是在诬陷我在药里下了毒,想借我出气,族长你看新雌性的心真的狠毒啊!”沃尔为自己辩解,还不忘把夜梧桐说的恶毒。

    沃尔知道雄霸和白朗几人不认识药草,他只要找个机会把证据毁掉就行,即使雄霸再把别的族的巫医找过来,嘿嘿!药都被倒掉了……

    “巫医,你认为我夜梧桐会认为你的女儿戴丽丝会威胁到我在雄霸心目中的地位吗?就凭戴丽丝这样的货色,也配?”夜梧桐都被气乐了,沃尔真的把他的女儿当回事了。

    夜梧桐看出了雄霸嫌弃戴丽丝,戴丽丝还总是自作多情,这兽世的雌性脸皮咋那么厚呢!

    戴丽丝听到夜梧桐的话不干了,虽然她不知道货色是什么意思,但是她听出来夜梧桐是瞧不起她,说她陪不上雄霸,他就是这样理解的。

    于是,戴丽丝愤怒的对夜梧桐说道“新雌性,你这个恶毒的雌性,竟敢诬陷我阿父,说我阿父在给你配制的药里面加了腐蚀皮肤的毒药,你怎么那么坏呢?”

    戴丽丝也不确定她的父亲给没给夜梧桐配置的药里下毒,她认为顺着他阿父的意思说准没有错。

    “呵,我恶毒,要想知道你阿父在没在给我配的药里下毒,一试便知。”夜梧桐盯着戴丽丝被划伤的胳膊说道。

    “怎么试?你难道是让我的胳膊上,敷上我阿父给你配制的药?”戴丽丝忽然明白了夜梧桐为什么总盯着她受伤的胳膊看。

    “对,你说对了。”夜梧桐微眯双眸说道,这个戴丽丝还不算笨吗。

    “你,我还是不敷了,我伤的也不重。”戴丽丝怕了,他不确定她阿父给夜梧桐配制的药,敷在她的伤口处,她的伤口是否会腐烂,她不想冒那个险,还是等雄霸几人走了再让她阿父给她配置新的药,会更稳妥。

    “巫医,如果你敢给戴丽丝敷上,我就相信你没害我的伴侣,如果你不敢给戴丽丝敷上,说明你想害我的伴侣。”白朗对着巫医沃尔说道。

    “巫医,你赶紧把刚配制的草药给戴丽丝敷上,难道你不敢?是怕把戴丽丝的皮肤腐烂了?”雄霸怒视着沃尔说道,他是看出来了,沃尔这个老东西,就是要害桐桐。

    “我这就先给戴丽丝敷药。”沃尔眼里闪着狡黠的神色,反正他的药敷上也不能马上腐蚀皮肤,等夜梧桐走后,马上把敷在戴丽丝身上的药洗去不就行了。

    “快敷。”雄霸催促道。

    “是,族长。”沃尔拽过戴丽丝的手臂就想给戴丽丝敷药。

    吓得戴丽丝手往回缩,小眼睛盯着沃尔说道“阿父,你确定我敷了你给新雌性的药,我的胳膊不会腐烂掉。”

    沃尔对着戴丽丝说道“不会的,你放心。”他想反正一会就给戴丽丝洗掉。

    “阿父,我要你向兽神发誓,你没骗我。”戴丽丝盯着沃尔的眼睛说道,她想从沃尔的眼睛里看出点什么。

    沃尔快被戴丽丝气死了,没想到戴丽丝这么蠢。

    事情都到这个份上了,他不得不发誓了。

    于是沃尔双手交叉,对着天空说道“我向兽神发誓,我如果给新雌性配制的药里加了腐蚀皮肤的毒药,我就会被兽神惩罚,让我被一百只野兽踩死,让我……”最后沃尔在心里加了一句,以上他说的话都是放屁,不做数的。

    沃尔给戴丽丝上完药,又对夜雄霸说道“族长,你看我都给戴丽丝敷药了,你相信我了吧!族长,新雌性只是擦伤不需要敷药的,你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他想让雄霸几人快点走,他想快点洗去戴丽丝身上的药草。

    “等过一会戴丽丝的皮肤没有问题我们再走。”夜梧桐不给戴丽丝洗去草药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