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9、密令(第1/2页)
    “舰长,给婷婷小姐制作的仿生身体已经接近完成。”

    “调试一下,一定要接近真实!一定一定,最好是……”

    “舰长,希望不要这样,正在破坏两个世界的界线,对我来说那个世界更加真实。”

    “明白,就按的意思办吧。”

    “谢谢舰长。”

    “谢谢萨塔尼亚。”

    突然变客气的谷涛让萨塔尼亚有些不适应,沉默一会儿,也不敢问奇怪的问题了,偷偷摸摸的就下线了。这一刻,谷涛突然理解了那句话——大部分人都是极贱的。

    这不止是人,人工智能也是这样。

    在和萨塔尼亚切断联系之后,谷涛从卫生间走到小凤身边:“吃好了没?”

    “吃好啦。”小凤拍着肚子:“跟着我狗真幸福……”

    “好了好了,知道了。”谷涛起身:“走吧,妈召唤我了。”

    “哦……她都不召唤我。”

    大小姐,还觉得委屈吗?虽然从亲疏关系来看,凤凰的确是有点过份,但从上下级来看,谷涛认为老凤凰到现在还能容忍小凤当一个中高层干部,这已经是一种天大的喜爱了。

    换成谷涛是老板,属下有这么一主儿,要八成是要疯掉了,要不把她给开掉、要不把她给安排当吉祥物,反正绝对不会让她靠近任何权力中枢。这里不光是嫌弃,还有比如保护之类的,小凤嘛……是吧,都懂。

    “呐,这个。”小凤取出她的令牌:“也有一个对吧。”

    “嗯。”

    小凤带着谷涛来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然后把令牌往半空一放,一扇门就这样的出现了,她回头看着谷涛:“任何地方都可以哦。”

    “那也不教我……”

    “人家忘记了嘛,又没问。”

    跟着小凤走进那扇门,里头突然就变得恍如隔世起来,周围是一片沧浪云海,一座孤山高悬在此,云海之上,桃李斗艳,煞是好看。

    在山巅处,有一座茅庐,三三两两的男男女女坐在那,或闲聊、或看书,古色古香,韵味十足,看他们的长衫大褂,谷涛觉得自己这长袖T恤都有点辱没了门楣。

    “这里哦,是我母亲倒是梧桐幻境,好不好看?”

    “好看。”

    “那以后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吧。”

    “那想喝奶茶怎么办?”

    小凤被这个问题直击灵魂了,她思考为难了半天,突然转过头义正言辞的说:“我们还是住外面吧。”

    谷涛笑着摇摇头,这才是他认识的小凤嘛,舍不得尘世繁华,又参不透世事无常,蠢的真实、笨的可爱,这样的姑娘真的是可遇不可求。

    来到山顶,周围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而小凤倒是不在意,只是坐在那从谷涛的背包里摸出瓜子一边磕一边等,还不时的给谷涛介绍这个人是谁、那个人是谁。

    “这个叫真嫣、那个叫巧嫣、那边那个荡秋千的叫灵嫣,她们三个是凤凰池里的莲花。那边那个长得跟桉姐姐一样的,是梧。”小凤压低声音说:“是桉姐的姐姐……”

    谷涛循声望去,发现一个像极了桉的妹子坐在那正在看着一本书,虽然她和桉姐极像,但就像凤凰和桉一样,整个人的气质是完全不一样的,桉看上去纯良但霸道,而梧看上去……姿态有点高,清冷的很。

    而且桉从不穿白衣,除了谷涛的白衬衫之外,她一件白衣都没有,似乎对白色衣服有天然的抵触,之前谷涛还认为是在太虚舫那边留下的后遗症,没想到……

    “那个男的,看到没有?”小凤指着正在梧身边的那个男人:“臭舔狗。”

    谷涛一看,当时差点没笑出声,小凤说的臭舔狗不是别人,正是何玉祥的大哥,何玉魁。这个曾经可是憋着劲儿想要跟辛晨一较高下的人,自从有一年比试被辛晨赤手空拳按在地上打了一顿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过家,这么些年谷涛还以为他在修行,但现在看来……应该是在当舔狗。

    不过他好像不认识自己了,毕竟一面之缘的人还被辛晨的光芒给遮蔽了,后面的事他大概也没怎么听说,只知道有谷涛这个人,但却不知道这个人到底长什么样子吧。

    可惜了,当年也算是个奇才,现在居然给人当舔狗了,人间的事总是说不清道不明呀。

    不过谷涛的出现倒是引来了那三朵莲花姐妹的注意,她们迎风扶柳、巧笑倩兮的走了过来,坐在小凤的身边,假模假样的跟小凤聊天,但眼神一直在谷涛身上打转。

    花妖嘛,水性杨花属实正常,这要是换个人还不知道得膨胀成什么样呢,但谷涛是什么人?他是个三界著名老狗逼,可渣可直、可君子可变态,什么场面没见过?区区三个花妖,他还真没怎么放在眼里。

    “小哥哥是新人嘛?好俊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