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9、无闻者(第1/3页)
    “不可能,我怎么会走火入魔。”

    辛晨表示谷涛在放屁,然后继续搓着手机,他换游戏了,这次换了一个养成纸片人老婆系列,已经花了二十多万,区排行第二,他说第一是个托,如果让他知道是谁,他就去砍人。

    “你少废话了行么。修灵说你已经失控过一次了,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那是有人抢我手机。”

    谷涛有时候真的不想搭理辛晨,真的……这个人吧,脑回路是有点问题的,虽然一早就知道,但一旦跟他有争执的话,就表现得格外明显,他很固执也超级自信,有时候那种固执真的让人想揍他。

    “行。”谷涛把未来的信扔到他脸上:“你自己看。”

    辛晨放下手机开始慢慢的看起了信,这封信就算是蒂法都没有看到原稿,现在除了谷涛就只有辛晨看过了,而看完之后,他放下信仰起头:“师弟,不能够啊。”

    “什么不能够?”

    “我不能够被阿科打重伤,我有办法对付他。”

    “你知道你杀了多少人吗?你只关注这个?”谷涛背着手走来走去:“我得想办法让你渡心劫。”

    “不要啊……师弟。我不需要渡劫的啊,我是天生金仙,跟你们这些凡人不一样的。”

    就说他说话气人不气人吧,什么天生金仙,什么跟凡人不一样,这简直就是在QQ群里的炫富没有区别,关键他还说的是个情深意切,没有半分故意为之,就是实事求是的说出来罢了。

    但这个问题吧,真的很让人头疼。

    心魔大家都很怕,但谷涛这个作为经历过一次的人来说,他是真的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完满的,而且再也不会有大起大落的刺激,承受能力大幅提升。而且他就此问了一些专业选手,他们说只要是劫难,但凡是能渡过去,整个人都会焕然一新,而且只要渡过心劫,就再也没有走火入魔一说了。

    但辛晨抵死不信自己会走火入魔,用他的话说就是他这种一天修炼二十分钟的人还能走火入魔,那得多厉害的功法啊。所以辛晨认为这个事不可能发生,而且现在他已经知道了,更加会注意了,心魔什么的……不用了不用了。

    面对如此固执的辛晨,谷涛也没得办法,这玩意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强制是不可能强制的,就比如自己上次的情况,其实就是各种意外的叠加。

    想让辛晨的出这种意外?不存在的,他会把体内的东西用内里逼出来。

    谷涛给辛晨上了一早上的政治课,做思想工作,还说自己会程保护他,这才说通辛晨同意了这个要求,但怎么样才能让他开始心魔呢,这又是个难题。

    他能想到的方案就是让辛晨进入到虚拟竞技场中,以萨塔尼亚的能力模拟出来一个,但这个模拟吧,有个很大的弊端,那就是保护程序,这个保护程序是强制存在的,心魔却是哪怕在极端痛苦的情况下也绝对不会被弹出。

    这种底层程序无法更改,因为要对训练者进行保护,这是萨塔尼亚的硬件设置,也就是说哪怕是谷涛也不能更改这种保护程序。它的设计初衷是防止任何人因为虚拟竞技场而致死、致残,是一种强制标准。

    除非让蒂法对整个机制进行修改,但虚拟竞技场是一个1.5文明产物,蒂法其实也有些头大的。萨塔尼亚也因为底层逻辑中那一条——不得执行任何可能导致执行者以及被执行者伤亡的修改,而无法更改自身的底层程序。

    这个鸳鸯扣谷涛解不开啊……

    心里烦躁的情况下,谷涛时隔很久又一次拿着酒和花生去到了水晶监狱里,那里仍然关着高校长、猪头人、臭烘烘的黑影和鬼娃娃,现在多了一个高位截瘫正在治疗的红魔,谷涛倒也不担心没人聊天。

    “政府,好久没来了啊。”

    高义靠在水晶壁上看着谷涛,他最近在读资治通鉴,毕竟关在这里很多年了,虽然什么都不缺,但没有自由让他有些疲敝,而后来在猪头人的带动下,高义居然开始看书了,接着这里都快成了个学术论坛,整天就是在争论孔孟的思想区别。

    “是啊,最近很烦。”谷涛依旧席地而坐,让自动小车把冰啤酒送来之后,他塞了几瓶到水晶监狱里:“过来喝两杯。”

    “奉陪。”猪头人一个翻身从地上坐了起来,手指一翘就把瓶盖掀起:“老大,那个新来的什么来头?躺在那跟个废人一样,还整天哔哔这个哔哔那个,看把他给能的。”

    “唔。”

    谷涛揉了一把花生进嘴里:“他有这资格,这人本来是要立即执行死刑的,但后来有点事就暂时让他不死了。”

    “北门开了对吧。”红魔突然说话:“我想了想,我们身上发生的一切应该跟帝俊有关系。因为他的法宝能够穿梭时空,他们用这个方法把未来的我送过来,但我太了解我自己了。”

    “嗯?”谷涛仰起头:“你不是说那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