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有问题你要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有问题。(第1/4页)
    辛晨知道自己执拗不过这个小师弟,虽然一百万个不愿意却还是慢慢从小包里拿出一支笔和几张白纸。

    “虽然我是主修剑术的,但简单的符法还是会的,师弟你注意看啊。”辛晨蹲在马路边把白纸平铺在地上:“一道符箓其实并没有那么多规矩,只要把你所思所想灌注进去就好。”

    其实谷涛看了那些入门典籍之后,也算是知道这些门道的,比如辛晨嘴里天天念叨的道祖,这不是一个家伙而是一帮家伙,就是自己在入门仪式里看到的那一堆大大小小的道童,这里每一个人都有一门属于自己的东西,各种各样数值不清。

    一般情况下一个人终其一生能修习成功一门就已经足够强了,双修是不可能双修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只能靠钻研一门维持生活这样子。但像辛晨这样的天才,他虽然专修一门,但其他的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一点皮毛的。

    在记载中,符箓这一门也是相当厉害的,据说符箓之祖是轻易不画符的,因为他的符是可以引动天雷地火,四向八方都能为他所引,虽然没有小说里动不动的毁天灭地,但在生产力低下的年代,他那已经可以算得上毁天灭地了。

    除了符术和剑术之外,其他还有诸如咒术、引术、幻术等等各种各样的技能,谷涛好奇就好奇在这里,他现在最大的追求除了可以正儿八经的亲薇薇一下之外,剩下的就是用科学解读这些他们那个文明并没有存在过的东西。

    如果非要扯上一个,谷涛认为自己算是研究算术的吧。

    几张白纸被画上符咒,然后缓缓向上升起,就像有根线拉着一样,悬停在半空,上头那蚯蚓一样的字符也随即开始发亮。

    辛晨双手慢慢分开,几张符咒慢慢聚拢在桥面的最中间,然后这几张纸融化在了桥面上,但符咒却镌刻了上去,接着一个法阵开始自动构成补。

    “其实进口的魔法阵和国产的法阵的效果是差不多的。”辛晨指着地上那个正在发光的法阵:“等它完成之后,就能把他们给拘上来了。”

    “为什么你早不干?非要我薇薇吃那么多苦。”

    “师弟!”辛晨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我是不是问过你还记得不记得之前我请的伙计,有些事我是无可奈何的,我在这个体系里就要跟着这个体系的规则走,就像你不干涉这个世界一样,我也不能干涉那个世界。”

    谷涛语塞,这话说的没毛病,如果自己再多说,那就是典型双标了,但他还是有些不服气:“那你现在为什么又干了?”

    “就像你出手的原因一样。”

    “你也为了薇薇?”

    辛晨摇摇头:“为了你。”

    哎呀,好害羞呢,这话说的……算不算变相的告白啊?

    谷涛仰起头看着辛晨,发现如果他要是个女孩子应该比薇薇还要好看吧,可惜是个男的,真的是太可惜了。

    “那个我问一下啊。”谷涛突然脑抽的问了个问题:“你有没有想过变成个姑娘?”

    “哈?”刚喝一口水的辛晨当时就把水给喷了出来:“你说什么?”

    “没事……”

    “师弟啊。”辛晨苦口婆心的拍着谷涛的肩膀:“小师妹的下半生还要靠你呢,她那么笨,没有一个可靠的人她会很辛苦的,你千万不要想不开,虽然师兄并不是对同性恋有什么偏见,但真的是不支持你弯下去。”

    “滚吧,你才同性恋呢。”谷涛拍开他的手:“我只是觉得你要是个妹子应该会挺漂亮的。”

    对,就是挺漂亮的。辛晨的皮肤很白,因为基本上不晒太阳,嘴唇也很薄,眼睛深邃鼻梁高挺,四肢也修长白皙。平时看上去就很好看了,笑起来更好看,如果他是个妹子的话,真的是人间极品。

    辛晨眯着眼睛看着谷涛,然后拿出他的宝贝镜子:“你有没有好好照过镜子?”

    “照过啊。”谷涛把头伸过去,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然后特别做作的搔首弄姿、扭捏作态:“哎呀,真是个美男子呢。”

    “是啊,眉如新月、面若朗星、天庭饱满、龙骨笔直、面白无须,男身女相你知道吗?你属于异相者,用我们专业术语来说就是天生干大事的人。”

    “你拐着弯说我娘炮咯?”

    “不,这不是娘炮,娘炮是自内而外的,长得好看就算娘炮,那只能是因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你知道上一个这类面相的人是谁吗?”

    “谁啊?”

    辛晨挠了挠下巴:“他的照片现在挂在某个城门楼子上。”

    “牛逼了。”谷涛朝辛晨拱拱手:“你作死可以,别连累我,我还想在这过日子呢。”

    “不是那个意思,你的天生异相注定你会是道祖们料定的那个人。”

    “又来了,你是变着法儿给我洗脑啊。”谷涛挥挥手然后指着地上的魔法阵:“这玩意还没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