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生存或是死亡,这根本不是问题(第1/2页)
    辛晨叹了口气,对正要追过去拆散谷涛和薇薇的六子说:“我就这么被他们给忽略了。”

    “等会再找你算账。”六子恶狠狠的盯了辛晨一眼:“你别急。”

    辛晨啊哈了一声,伸手打了个响指,梦熊破空而来,他顺势一指,梦熊直接插入他背后的盒子里:“我也在这休息一下。”

    “薇薇对你一点好感都没有,你在这……恐怕她不乐意吧?”

    “可以。”薇薇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她看着辛晨,眼神和看谷涛完是两个概念:“谢谢你,他刚才让我来谢谢你。”

    “我可不是帮你。”辛晨冷哼一声:“我也用不着你谢我,我只是在这守着师弟,他伤了天和,会有现世报。只是你别忘了你自己是个什么身份,我如果不是遵师命,你以为我会管你这凡人十年的生死?如果不是师弟,你看不见开春的第一场雨,真是孽缘!他的良配是六子,不是你。不过既然你们命中注定有这段孽缘,我也不插手了,你好自为之。”

    “辛晨!”六子皱着眉头:“你怎么这么跟薇薇说话!”

    辛晨没搭理六子,径直走进屋里,根本不在乎薇薇是不是喜欢他,好像这里他才是主人一样。

    “他说的没错。”薇薇红了眼眶,低声说:“我是个早就该死的人。”

    “乖……别搭理那个怪胎。”六子抱着薇薇轻声道:“什么该死不该死的,别管他!”

    “不……”薇薇的眼泪簌簌而下,她抱着薇薇,轻声抽泣:“我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哈?”六子也愣了:“不能够啊,身上还是热热的软软的,怎么就死了呢?”

    “是辛五味大师用你的命换了我的命。”

    “啊?”六子愣了一下:“为什么没人告诉我啊?”

    “因为……因为这个缘故,我占了你应该有的东西,辛晨才会特别厌恶我。”

    “我觉得还好啊。”六子摸摸自己的头:“没少什么啊。”

    辛晨坐在沙发上当然听见她们的对话,但却也无可奈何的长叹一声。六子是个傻姑娘,她到现在都没有发现自己到底被拿走了什么,本来薇薇身上的一切都是六子的,她的气质、她的聪慧、她的好运、她的阳寿等等等等,这些都是六子的,甚至包括那个正在洗澡的数百年前就已经料定的道宗传承者,这些统统都是六子的,她本来会有一个完美到小说都不敢那么写的人生。

    但当时老头子也不知道脑袋发什么热,非要把六子的命分一半给这个小东西,现在好了……六子成了现在这样的六子,虽然仍然可爱,但运气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非常不好,这也就是为什么辛晨一直死死护着她的原因,因为他认为六子的委屈比所有人加起来都要大。而且如果不是六子是道宗侍女,她甚至现在已经因为气数已尽的关系而香消玉殒了。

    真是可恶!

    辛晨重重的锤了一下靠垫,然后长出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恢复受损的神志。

    至于薇薇讨厌自己,这可以理解,他这些年不但眼睁睁的看着她父母死在她面前,还没有一次冲她有过好脸色,不过这都没关系,谁让她占了六子的运!

    “小哥,打坐呢?”

    谷涛穿着新秋衣走出来,跳到沙发上躺在辛晨旁边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脸惬意的用棉签掏着耳朵:“你的状态应该没有完恢复吧,要不你先回去?”

    “不用,我在这守着。”

    “对了,我有件事要跟你说。”谷涛翻了个身趴在沙发上:“说起来,我如果不出意外在三十个来个小时之后就会出现第一次超进化,我的飞船上没有稳定超进化的装置,我可能会就这么挂掉,如果我死了啊,你帮我个忙呗,帮我和我船上的队友葬在一起。”

    “你为什么能这么轻松的说出这种话!”辛晨猛然睁开眼,语气有些不善:“为什么不早说!”

    “说了你能怎么样?超进化是我们那边都不可预估的,我的基因锁断裂了。”谷涛抬起手表给辛晨看了一眼:“二十九个小时了,也就是明天中午左右。”

    辛晨再次闭上眼睛:“我知道了,我一定会保你无事。”

    “不用保证,基因锁断裂是很危险的,不过没关系,我已经和萨塔尼亚说好了,它会在失败的第一时间杀掉我。”谷涛笑呵呵的说:“还有,对薇薇和六子都好一点,如果我真不在了的话,她俩都好可爱啊。”

    “怎么?觉得六子可爱了吗?”辛晨顺势也躺到了沙发上:“我早说过,小师妹很棒的。”

    “刚才她咬我的时候,心动的不得了。”谷涛捂着胸口笑了出声:“我真是个渣男。”

    “嗯,很渣。”辛晨重重点头:“不过真的没办法吗?”

    “没办法。”谷涛轻轻摇头:“如果我真不在了,我会把我的护卫装置权限分给六子和薇薇,代替我保护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