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我最喜欢的气味是夏天的风里带着远方雨水的味道(第1/3页)
    薇薇在一个挺有格调的地方上班,她上班时会先换上一身江南吴家女子衣服,头发在挽成发髻被灰褐色的布包裹着,上身穿着深蓝色的棉布衣服,前襟上有着蝴蝶状的欢喜扣,下身是偏宽松的长裤,还有一双扎染的布鞋,看上去就如同是从一副江南风景画里走出来的人儿。

    “可爱。”

    薇薇在谷涛面前扬起手转了一圈,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谷涛则朝她竖起大拇指:“这衣服简直就是给你量身定做的。”

    “嘿嘿。”薇薇点头笑着,然后走到小矮桌面前坐下:“来,我给你泡茶喝。”

    “要钱的喔。”谷涛摆摆手:“一看就不便宜。”

    “没事啦,我请你。”薇薇骄傲的拍着自己的胸口:“我可是这里的台柱子呢,老板给我特别优待,再说现在又没客人。”

    “好吧。”谷涛坐在她对面,一只手撑在下巴上看着薇薇娴熟的选茶、洗茶、分茶,动作行云流水,带着一种特别安静祥和的感觉。

    “你在这上班,有人占你便宜吗?”

    “没有,来这里的客人都是有身份的,他们不会太过分的。”薇薇说着扬起手:“这不是还有它嘛,它会保护我的。”

    “嗯。”谷涛从旁边的碟子里拿起一块茶点塞进嘴里:“这个好吃!”

    “十二块钱一块哦。”薇薇狡猾的笑了一下:“很贵的喔。”

    谷涛吐了吐舌头,不过这糕点还真是味道很好,味道清淡还有一股清香的桂花味,配上清冽的茶水,唇齿留香。

    “没关系,吃吧吃吧,开玩笑的,这是我自己做的糕点,老板说不能免费给他们吃,就定了价。”薇薇用手捏起一块喂到谷涛嘴边:“要是喜欢啊,回家给你做新鲜的吃。”

    “喜欢喜欢。”谷涛一口吃下去,然后再一口喝干小杯子里的茶水,薇薇立刻给他再满上了一杯,动作娴熟轻柔:“话说,你这生意这么差,而且东西这么贵,怕不是洗黑钱的吧?”

    “瞎说。”薇薇笑着横了谷涛一眼:“因为今天是工作日,又是下午。所以一般这个时候是休息的,到了晚上七八点人就该来了。”

    其实谷涛倒是明白,那些有钱人在谈事情的时候大抵分为酒桌派和茶楼派,茶楼派里又分成两种,一种是附庸风雅狗屁不通的,这样的人是大部分茶楼的主要客户,一个厉害的茶艺师三两下就能忽悠他们买下十几二十万的茶叶,所谓半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就是这些人价值所在。而另外一帮呢,就是正儿八经懂行的人,这样的人难伺候、难讲话,但却是这种地方赖以生存的根本,因为只有这些人才是一个风雅之地的口碑来源,也是他们才能让那些狗屁不通的人能走进这个地方。

    茶喝到一半,其他茶艺师陆陆续续的来了,他们看到薇薇正在为一个穿着打扮和这里格格不入的沏茶时,都感觉很奇怪,但优秀的职业素养并没有让他们多打听,只是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选茶的选茶、焚香的焚香。

    “香道也是茶艺的一部分,有的香料一克就要几百块,真正的有钱有闲的人都喜欢这种东西。”薇薇见谷涛侧着头看旁边的人在香炉里细细的制香,所以细心的解释道:“你喜欢吗?”

    “不是喜欢不喜欢,这个比例有问题啊。”谷涛抿着嘴摇摇头:“不过没关系了,想要真正的黄金比例就要分子级实验室了。”

    薇薇莞尔一笑,虽然她听不懂,但是她特别听谷涛讲这些东西,也不知道为什么。

    “这块牌子是干什么的?”谷涛拿起桌上倒扣着的一块紫檀牌子:“上面还有你的名字哦。”

    “这个牌子竖起来的时候,就代表我有空闲可以为您服务,当它倒扣的时候呢,就代表我已经在工作中了。”薇薇弹了弹那块木牌:“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

    谷涛侧头一看,果然每一个小隔间里的桌子上都有一块这样的牌子,唯一倒扣的就只有薇薇的了,不过其他茶艺师也没来几个,偌大一个大厅里只有寥寥数人坐在那,干着自己的事。

    这份工作还算清闲,看来这里的老板对管理学有研究啊,他知道这种工作一定要服务者保持非常愉快的心情才能够让客人的心情愉悦,要换成商场导购那种模式,别说那些正儿八经有内涵的客人了,恐怕谷涛这样的糙汉子都会看着生厌。

    “这里的隔音不好,如果客人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这里可以提供非常私密的独立空间,但价格可是这里的十倍哦,不过大部分人还是喜欢在大堂,因为他们大部分都是很孤独的人,在这里可以找到不少有共同语言的人,比如喜欢木头的、喜欢茶的、喜欢香的或者单纯喜欢这里的环境的。”薇薇继续解释着,然后一抬头看到门口走进来一个女人,她笑着冲她点了点头,然后对谷涛说:“那就是老板,我们叫她吴姐。”

    谷涛回过头,大量了一下老板,发现她大概三十岁上下,保养的很好也显得很有知性但不是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