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世上没有完美的犯罪,只有未被发现的线索。(第1/2页)
    一个无名的毒物把三条人命串联在了一起,这是至今为止最重大的发现。

    这个发现被汇报上去之后,二舅舅在打电话给上级的时候,说话声音都高了几度,两起命案、三条人命终于不再是无头悬案了,A市和H市立刻联合组成了专案组,配合着谷涛的几份报告开始迅速的组成网络开始对A、H两市进行大规模的排查。

    首先遭难的是隐藏在市井之间的那些地下场子,里头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被拉过去抽了血,还有就是那些有吸毒史的家伙也都被一个个的揪了出来,到处都是鸡飞狗跳。

    而谷涛坐在A市重案组的办公室里翻看着他们的卷宗,表情严肃的很,虽然已经是凌晨两点,但这屋子里却是人声鼎沸。

    “在调取了国的数据库之后,发现这种毒品从来没有被发现过。”王磊在旁边说道:“也就是说,这是一种新的毒品,而这种毒品的效果是普通摇头丸、K粉之类毒品效果的六倍。”

    “嗯。”谷涛关上卷宗,皱起眉头对面前的人说:“这种毒品在吸食后三个小时内就会沉积在大脑和肺部,血液中的含量微乎其微,其他体液里几乎是不会存在,但我在女性死者的引道里发现了这种物质,是伴随精叶被排出的,也就是说她被性侵的时间是在另外一名死者吸食毒品之后三小时内,而且根据当时负责观察的刑警描述,男性死者返回屋中时是正常状态,而实际上在吸食这种毒品之后,精神高度亢奋的情况下,人是不可能呈正常状态。”

    谷涛左右看了看:“那么现在我们只要抓住一根线索,就能顺藤摸瓜了。”

    就在这时,外头突然一个警员冲了进来,气喘吁吁的说:“找到了!”

    瞬间,整个屋子里的人唰啦一声部站了起来,杀气腾腾的走了出去。

    而他们找到的那个人,是一个骨瘦如柴的年轻人,他的眼神空洞、表情漠然的坐在审讯室里,他面前坐着三个警察,但他却好像毫不在乎一般,死气沉沉的坐在那一言不发。

    “你说实话,你的东西是从哪买来的。”

    他不言不语的低着头,仿佛根本没听见似的。

    这时,谷涛推门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正在对他进行审讯的三个警察,然后冲他们笑了笑:“我来吧,普通方法没用的。”

    那三个警察看了一眼谷涛身后的老大,老大点点头,然后他们默默站起身把位置让给了谷涛。

    “这东西成瘾性很强的。”谷涛拿起面前这个人的检验报告看了一眼:“哇,浓度不低啊。”

    对面那个人没有说话,始终低着头。而谷涛却笑笑不说话,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的塑料管,拧开盖子把管子凑到他鼻子下面晃了一下,然后带上了口罩,坐了回去。

    “熟悉这个味道吗?”

    突然,刚才闻了那个味道的人像发疯的野兽一样躁动了起来,喉咙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还用嘶哑的嗓音低吼着:“给我……给我!”

    “给你啊?可以。”谷涛笑眯眯的:“你得说你是从哪买的,不然……”

    他说着,把那个管管慢慢倾泻,里头的粉末纷纷扬扬的洒了出来,满室都是异香。

    “啊!!!啊!!!!”瘾君子爆发出绝望的吼声,剧烈的挣扎让他的手被手铐给磨出了可见骨的伤口,但他却毫不在意,只是不停的想要朝那些粉末靠近。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谷涛晃了晃手里的塑料管:“不多了哦。”

    “我说!我说!你先给我!”

    谷涛从背包里拿出一瓶啤酒,打开之后吧剩下的粉末倒了进去,晃晃悠悠的走到那人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张嘴。”

    瘾君子知道他要干什么,乖乖的长开了嘴,谷涛慢慢的倒了一点已经变得血红的啤酒进他的嘴里:“爽么?”

    “爽……爽啊……”瘾君子就像快渴死的鱼一样张大着嘴等待着剩下的啤酒,但却没有等到更多,他睁开眼看着谷涛,像是要捕食的野兽:“快……快,更多。”

    “我给你了,你不告诉我,那我不是亏了?”谷涛翘起二郎腿:“你告诉我,之后这些都是你的。”

    “我说……我说……”

    很快,迫切要得到毒品的瘾君子就把自己的购卖渠道和盘托出,是一个隐藏在棚户区里的很秘密的窝点,而且没有熟客介绍的话也根本不会卖给陌生人,价格也贵的离谱,一克就要五百多块,而且三天只能买一次,一次只能一克左右。

    “剂量还算的挺准,不会弄死人。”谷涛想了想,然后走到那人的面前把啤酒递给他:“你的了。”

    瘾君子二话不说拿起啤酒,一口就给灌了下去,谷涛走回去抱着胳膊看着表:“十、九、八、七……”

    当他倒数计时完之后,那个瘾君子突然开始剧烈抽搐,浑身的青筋爆裂了起来,嘴里也发出了如同垂死野兽的呼喊,然后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