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二百六十八章 圣堂祭所(第1/2页)
    宋立堪比耀月,说出来太过离奇,薛三和方而以及冯四不敢相信,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

    付安也懒的同他们辩解什么,心中暗笑,若非宋立身上有伤,即便是单纯的防御,也很难全力施展,恐怕黄明灿的这一击就不会这么简单的收场了。

    付安太了解宋立的脾气了,若是有可能,即便只是单纯的防御,宋立也一定会将黄明灿震伤的。

    只不过,现在的宋立身上带着伤势,能够不动用太多混沌之气,就尽量不动用太多的混沌之气。

    “好像是我赢了,呵呵!”宋立淡淡的笑道,看上去这笑容淡然,不过谁都能够从宋立的笑容当中看出来些许的嘲讽之意。

    黄明灿愣了一下,看到宋立那饱含嘲讽之意的干笑,愤怒至极。

    可他愤怒也只能在心里头愤怒,因为此时他根本就是输家,既然是输家,又怎么好意思在赢家的面前耀武扬威。

    直至现在,他还无法相信,自己的一拳,竟然没有伤害到宋立这个法混境五层的家伙哪怕一分一毫。

    “你,你真的一点事情都没有?”黄明灿喃喃道,骨子里的傲气让他根本不相信宋立真的会毫发无损。

    即便他刚刚那一拳没有伤害到宋立,即便刚刚宋立释放出来的防御惊人异常,可他还是寄希望,宋立在他这一拳下受了伤,那样的话,他还能有几分薄面。

    尽管说,宋立即便是受伤了,在所有人的眼中,黄明灿今天也是一个输家。

    因为宋立的的确确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原地,的的确确承受住了他黄明灿的一拳,这一拳打完,宋立仍旧没有挪动半分,那就证明,这一拳的攻防,他黄明灿已经输了。

    “有啊,怎么没有?”宋立喃喃道。

    宋立的话,引起而来黄明灿,与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说实话,包括黄明灿在内,所有人都没有看到,宋立在刚刚那一拳的情况下,有所损伤,按道理说,宋立如果被刚刚那一拳打伤,他们能够看出来才对,所以,宋立说有事,使得现场所有人都诧异的很。

    接着,宋立道:“哈哈,你还真是好眼力,我的确有内伤。”

    “什么,内伤。”

    在场的人都懵了,难道说自己的眼力不够,刚刚黄明灿的那一拳,让宋立收了些许的内伤不成。

    然而,接下来,大家这才恍然大悟。

    “我前些时日受了伤,所以不能施展全力,你这都看出来了,真是好眼力啊。”宋立笑道。

    “什么,他身上早就有伤?”

    “不会吧,有伤的情况下,还能够毫发无损的挡住黄明灿这一击?”

    “我查探了下,他体内的确有内伤,不过不是新生的,显然他说的是真的。”

    众人开始议论纷纷起来,得知宋立身体本就有伤,更加惊讶了。

    黄明灿面色更加的难看,他知道宋立说的是实话,并非是胡乱的吹嘘,宋立身上的伤势,只有稍加留意就能够看得出来,而且也十分轻易的便能够确定,宋立身上的伤势,并非是他这一拳所致。

    一贯狂妄,并且也自诩有着狂妄的资本的黄明灿,半天说不出话来。

    还有什么好说的,人家虽然只有法混境五层,可是带伤的情况下,还承受得住自己的一拳,甚至人都没有挪动分毫,已经让他脸面丢尽了,现在他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败了就是败了,败了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我输了!”黄明灿冷冷道,虽然他承认自己输给了宋立,可他并不服气,脸上的恨意仍旧没有消退。

    这对于黄明灿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输给败神殿的人,对于黄明灿来说,是不可接受的。更加关键的是,他输的是败神殿这几个人中最弱的一个。

    “既然输了,那就乖乖将你的住所交出来吧。”宋立撇撇嘴道,对于黄明灿开口认输,不以为然。

    今天他之所以想要出手教训一下黄明灿,一方面是有些看不惯黄明灿嚣张的模样,另外一方面,就是想要在这里的几天时间,居住的舒服一点。

    黄明灿虽然狂妄,却也算是一个输得起的人。

    “哼,好,我在这反东廷大会期间,就住进这里!”黄明灿指着宋立身后的杂物房道,说完,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几名师弟,道:“你们回去将我的房间收拾一下,让他们住进去。”

    “师兄,这……”

    “费什么话,赶紧去。”黄明灿怒道。

    宋立拱了拱手,道:“嘿嘿,佩服,狂得起,输得起。”

    回头看了一眼方二等人,笑道:“师兄,咱们走,换地方喽。”

    …………

    临寒宗的弟子安排败神殿的几名弟子住进这座地下涵洞的杂物房中,其实是想要羞辱败神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