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二百六十八章 圣堂祭所
    宋立堪比耀月,说出来太过离奇,薛三和方而以及冯四不敢相信,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

    付安也懒的同他们辩解什么,心中暗笑,若非宋立身上有伤,即便是单纯的防御,也很难全力施展,恐怕黄明灿的这一击就不会这么简单的收场了。

    付安太了解宋立的脾气了,若是有可能,即便只是单纯的防御,宋立也一定会将黄明灿震伤的。

    只不过,现在的宋立身上带着伤势,能够不动用太多混沌之气,就尽量不动用太多的混沌之气。

    “好像是我赢了,呵呵!”宋立淡淡的笑道,看上去这笑容淡然,不过谁都能够从宋立的笑容当中看出来些许的嘲讽之意。

    黄明灿愣了一下,看到宋立那饱含嘲讽之意的干笑,愤怒至极。

    可他愤怒也只能在心里头愤怒,因为此时他根本就是输家,既然是输家,又怎么好意思在赢家的面前耀武扬威。

    直至现在,他还无法相信,自己的一拳,竟然没有伤害到宋立这个法混境五层的家伙哪怕一分一毫。

    “你,你真的一点事情都没有?”黄明灿喃喃道,骨子里的傲气让他根本不相信宋立真的会毫发无损。

    即便他刚刚那一拳没有伤害到宋立,即便刚刚宋立释放出来的防御惊人异常,可他还是寄希望,宋立在他这一拳下受了伤,那样的话,他还能有几分薄面。

    尽管说,宋立即便是受伤了,在所有人的眼中,黄明灿今天也是一个输家。

    因为宋立的的确确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原地,的的确确承受住了他黄明灿的一拳,这一拳打完,宋立仍旧没有挪动半分,那就证明,这一拳的攻防,他黄明灿已经输了。

    “有啊,怎么没有?”宋立喃喃道。

    宋立的话,引起而来黄明灿,与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说实话,包括黄明灿在内,所有人都没有看到,宋立在刚刚那一拳的情况下,有所损伤,按道理说,宋立如果被刚刚那一拳打伤,他们能够看出来才对,所以,宋立说有事,使得现场所有人都诧异的很。

    接着,宋立道:“哈哈,你还真是好眼力,我的确有内伤。”

    “什么,内伤。”

    在场的人都懵了,难道说自己的眼力不够,刚刚黄明灿的那一拳,让宋立收了些许的内伤不成。

    然而,接下来,大家这才恍然大悟。

    “我前些时日受了伤,所以不能施展全力,你这都看出来了,真是好眼力啊。”宋立笑道。

    “什么,他身上早就有伤?”

    “不会吧,有伤的情况下,还能够毫发无损的挡住黄明灿这一击?”

    “我查探了下,他体内的确有内伤,不过不是新生的,显然他说的是真的。”

    众人开始议论纷纷起来,得知宋立身体本就有伤,更加惊讶了。

    黄明灿面色更加的难看,他知道宋立说的是实话,并非是胡乱的吹嘘,宋立身上的伤势,只有稍加留意就能够看得出来,而且也十分轻易的便能够确定,宋立身上的伤势,并非是他这一拳所致。

    一贯狂妄,并且也自诩有着狂妄的资本的黄明灿,半天说不出话来。

    还有什么好说的,人家虽然只有法混境五层,可是带伤的情况下,还承受得住自己的一拳,甚至人都没有挪动分毫,已经让他脸面丢尽了,现在他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败了就是败了,败了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我输了!”黄明灿冷冷道,虽然他承认自己输给了宋立,可他并不服气,脸上的恨意仍旧没有消退。

    这对于黄明灿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输给败神殿的人,对于黄明灿来说,是不可接受的。更加关键的是,他输的是败神殿这几个人中最弱的一个。

    “既然输了,那就乖乖将你的住所交出来吧。”宋立撇撇嘴道,对于黄明灿开口认输,不以为然。

    今天他之所以想要出手教训一下黄明灿,一方面是有些看不惯黄明灿嚣张的模样,另外一方面,就是想要在这里的几天时间,居住的舒服一点。

    黄明灿虽然狂妄,却也算是一个输得起的人。

    “哼,好,我在这反东廷大会期间,就住进这里!”黄明灿指着宋立身后的杂物房道,说完,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几名师弟,道:“你们回去将我的房间收拾一下,让他们住进去。”

    “师兄,这……”

    “费什么话,赶紧去。”黄明灿怒道。

    宋立拱了拱手,道:“嘿嘿,佩服,狂得起,输得起。”

    回头看了一眼方二等人,笑道:“师兄,咱们走,换地方喽。”

    …………

    临寒宗的弟子安排败神殿的几名弟子住进这座地下涵洞的杂物房中,其实是想要羞辱败神殿。

    这完全是吕颓个人的主意,临寒宗的宗主穆林以及黄明灿都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败神殿现在固然已经名存实亡,而且败神殿也始终都是临寒宗的仇敌,但作为临寒宗的宗主,穆林是绝对不会用这么点小事,来为难败神殿的。

    这不光是在难为败神殿,同样也是在丢临寒宗的脸,穆林绝对不会如此的短视。

    吕颓作为临寒宗的普通弟子,本以为现在败神殿已经没落,就剩下这么几个人,就算他侮辱方二几个人一番,向来方二等人也没有办法。

    可吕颓没有想到的是,半路窜出来个宋立,将事情弄得这么大。

    宋立与方二等人当然不关心吕颓怎么样,对于他们而言,现在能够躺在装修的十分奢华,并且有着聚气法阵的殿内,可是要比杂物房舒服多了。

    这个巨大的地下殿宇,是属于临寒宗的,而黄明灿是临寒宗最具有天赋的弟子,黄明灿在此地的居所,不说金碧辉煌吧,也肯定要比其他势力的普通弟子所居住的地方好很多。

    “哈哈,宋立,我可是真没有想到,你不但医人的水平高超,这战斗力还如此强悍。”薛三恭维的笑道。

    宋立是他抓来为殿主疗伤的,没有想到,宋立不但帮他们找到了败神殿中的叛徒,治好了败神殿殿主的伤势,而且这一次还让他们仅剩下几个人的败神殿,狠狠的打了临寒宗一巴掌。这让薛三兴奋至极,自然而然的觉得,他应该是败神殿的功臣。

    冯四道:“我现在倒是十分的好奇,黄明灿住进那杂物房中会是怎么样一种表情。”

    “好了,都别闹腾了!”方二训斥了一下薛三和冯四,旋即亦是憋不住笑,对宋立道:“这次多亏你了,要不然,败神殿此次会丢尽脸面。”

    宋立摆摆手道:“几位客气了,我既然冒充败神殿的弟子,在此地就有义务维护败神殿的脸面。再者说了,受其一拳,是黄明灿自己要求的,他要求的我也不能不照做啊。”

    “对,对,是那黄明灿自找的,可不是咱们故意找他们临寒宗的茬。”方二笑道。

    就在宋立几个人刚刚住进原本属于黄明灿的住所的时候,这次来参加反东廷大会的各大势力的首领已经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作为。

    刚刚宋立与黄明灿所发生的摩擦,他们都看在了眼中,虽然心中惊叹于宋立的厉害,却也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至于黄明灿与宋立之间那点小赌注,这些首领更是不看在眼中。

    穆林作为临寒宗的宗主,刚刚虽然有些没有面子,却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之色来。

    “你们也都知道,这次反东廷大会,除了正常的大会之外,咱们这些宗主级别的人物聚集在一起,也是要商讨一些事情的。”穆林说道。

    “怎么,最近有什么大事发生么?”萧艾道。

    此时,萧艾的脸色比之前好看很多,显然是觉得宋立给他挣到了面子。

    这次来参加大会,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宋立,他才参加的,也算是报答一些宋立的救命之恩。

    正常来说,他本不应该来,毕竟现在败神殿已经在反东廷这些势力中,已经上不得台面了。

    败神殿总共也就那么几名弟子,与在场的其他势力已经不在一个档次上了。

    “哦,老夫想起来了,你还不知道。”穆林佯装恍然大悟道。

    可实际上呢,包括穆林在内,在场所有人之前本就没有打算告诉萧艾,还以为萧艾日后之后躲起来,败神殿也从此消失了,可现在萧艾已经来了,不让萧艾参加这些宗主会议,有些说不通,索性就让萧艾参加了。

    不过对于这次他们这些宗主之间的聚会所要商量的事情,他们还没有告诉萧艾。

    “圣堂据说要开启,如今已经展现出征兆,据观察,也就在近两个月的时间会开启吧。”裘高邈瞥了萧艾一眼道。

    “圣堂?东廷和离廷和共同尊奉的圣堂?传说中埋葬着天神真身的祭所?”萧艾一脸骇然道。

    穆林微微颔首,言道:“不错,正是!”

    萧艾道:“那只是一个祭所,怎么会有开启一说?”

    帝火丹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