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回 吾心头之珠
    苏柒尚迷迷糊糊着,却忽而被一只大手握在腰际,再用力一揽。

    她方惊诧地张口唤了声“啊”,两片沾着酒气的殷红花瓣儿已被牢牢占据,纷乱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令苏柒觉得头脑愈发的昏沉起来。

    她想要弄清楚,自己此番声泪俱下的“求放过”究竟有没有奏效,但近在咫尺的伟岸霸道男子让她根本无法思量,只在迷迷糊糊间觉得自己被揽了腰打横抱起,云里雾里间已置身于赛夜叉那鸳鸯戏水的锦被之上。

    许是酒意袭来,她觉得锦被上一双交颈的双鸳鸯十分好看,看得她不禁脸颊发烫起来。她索性脸红心跳地挪开眼眸,却见眼前那精壮结实的胸膛之上,那道熟悉的伤疤,曾经那般狰狞吓人,如今只剩下一片淡淡的印记,倒平添几分威武……

    窗外一抹秋风骤起,吹动屋檐下的琉璃珠帘悦耳轻吟,鎏金瑞兽里的袅袅檀烟婀娜多情,缠上了正兀自摇曳的罗纱帐,便再也分不清彼此。

    罗纱帐里,他垂眸望着她轻笑:“良辰美景奈何天,嗯?”

    这王爷方说过自己是个武夫粗人,怎么就吟起言情话本子里的句子?

    苏柒迷迷糊糊地想,终于后知后觉地明白他想要做什么……

    心里蓦地一惊:话本子里的女主,遇到这样关头,都是怎么说来着?

    她张了张口,想要说“自重”“不要”,偏偏饮了许多酒依旧喉咙发干,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下意识伸手去推,却发现自己生不出一丝反抗的力气。

    见她忽而乖觉地放软了身子,他俯下胸膛,却对上他秋水潋滟般的剪瞳,青涩得让他不忍看。

    索性用略带薄茧的指节覆上她双眸,在她耳边沙哑呢喃:“小柒,为我痛一次罢!”

    他声音如陈年酿出的美酒,醇厚得令她熏染。她本就迷离,此时更添几分醉意,懵懂间不知他所谓的痛,究竟有多痛……

    未机细想,电光火石间,她蓦地脊背僵直,浑身紧绷。

    窗外,风卷珠帘,吹落黄花满地。

    苏柒觉得煞是丢脸。

    他口中的“痛”仿佛轻描淡写,但鬼知道她究竟有多痛,简直惊天地泣鬼神,时而抽泣嘤咛时而大呼小叫,什么“王爷饶命”、什么“再不敢离家出走”、什么“从此只听王爷的话”,什么“此生不相负”,多少丧权辱国羞死人的话,都糊里糊涂地答应了下来。

    最丢脸的是,他在千钧一发的时刻,额头抵着正大叫“王爷饶命”的她,沙哑问道:“你叫我什么?”

    “王爷……慕云松……”她正忍无可忍,“苏丸子……”

    他故作生气地加力,又好心提点:“你初次见我的时候,叫我什么?”

    苏柒好不容易想了起来,“相……相公?”

    他终于满意了,宠溺地轻啄她唇角:“记住,此后余生,你只能唤我相公。”

    羞死人也……

    苏柒仰面躺在大红的锦被上,听着枕边鸣金收兵的男人渐渐平缓的呼吸,忽然想到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王爷?”

    她刚弱弱出口,锦被下的娇臀上便被轻拍了一记:“叫我什么?”

    “……相公,”她依旧觉得羞涩别扭,“你……当真喜欢我?”

    他闻言翻身:“是我表达得还不够清楚?”

    “不是不是!”她吓坏了,忙不迭将自己缩成一团,“我……只是想确定一下,你……有多喜欢我?”

    傻话……他却忍不住眼角带笑,在她耳垂上宠溺地轻咬一下,呢喃道:“普天之下,万物如尘,唯汝是吾心头之珠,渗吾之骨,融吾之血,断断割舍不得!”

    苏柒撇嘴:“这不是当年从话本子上抄来哄骗月璇玑的话,不走心!”

    他轻笑:“当时,我也觉得这话酸得倒牙,可如今却觉这话说得,实在不能再贴切。”

    苏柒咂摸了一阵,方品出他话中的深意,心中渐渐欢喜起来,欢喜之余又有些忧虑:“那,赫连侯爷怎么办?”

    提起赫连钰,慕云松眼眸顿时黯淡几分:“你……放不下他?”

    “什么叫我放不下他?”苏柒气鼓鼓撑起身,“分明是你与他海誓山盟、伉俪情深啊!”

    慕云松瞪圆了一双眼:“我何时与他海誓山盟?!”

    “王妃娘娘生辰那晚,我在你书房外亲耳听到,你与他执手互许,你还有我,我还有你的!”

    “谁跟他执手互许……”慕云松忽然忆了起来,顿觉哭笑不得:敢情这丫头一直以为,他与赫连钰有断袖之谊?!

    这个谣必须澄清……他索性搂过她光裸的肩,将她按在自己胸口,艰难地开启那段从不愿触及的回忆:

    “你知道,我与赫连钰自幼一起长大,是结义兄弟。其实,当年结义之时,我们是兄弟三人。

    按年纪排长幼,我行二,赫连钰行三,我们的义兄长我半岁,名叫长胜。

    长胜亦出身行伍世家,我们的父辈皆是燕北军领袖,又是携手征战沙场多年,出生入死的兄弟,是以三家交情深厚。我们三人自幼一同在校场上摸爬滚打,学习骑射武艺在一处,研习兵法列阵在一处,惹是生非、比武打架被老子罚也在一处。

    长胜自幼生得结实魁梧,力大无穷,又为人敦厚老实,每每被我和赫连钰算计,即便不是他的错处也常常替我们挨罚,偏他极有长兄之风,即便背黑锅也从无怨言。”

    苏柒伏在他胸前,听他娓娓道来,想象不出这位杀伐果断的王爷,也曾有过年少顽皮轻狂,惹了事需要人庇护的时候。

    然慕云松讲述至此,忽然口气一转:“不曾想到,在我和长胜十六那年,发生了一场始料未及的变故。

    长胜的父亲,被人指认通敌叛国,向鞑靼部私售军火,且人证物证确凿。”慕云松忽而胸膛起伏得厉害,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我曾对你说过,大燕律中,能判满门抄斩的罪过不过两种,其中一种,便是叛国!”

    苏柒听得后颈一阵发凉。蓦地攥住了他的手,“所以,长胜他……”

    她说着,想要抬眼去看他,却被他用手抚在脑后,重新按在了他胸膛之上,但他糟乱的呼吸,已给了她答案。

    “事发之时,我正被父王派去大同卫剿寇历练,待我得到消息,快马加鞭星夜赶回,见到的,已是长胜家一片烧焦的断壁残垣,和城外的一片青冢……”

    苏柒觉得一阵深深的哀伤溢满了心肺,也忽然明白,她那晚看到,慕云松藏在书房暗格中的灵位……“所以,你一直在偷偷的祭奠长胜?”

    “是。”他深吸一口气,略略平缓了些,“按律,通敌叛国乃是罪大恶极,罪人伏诛后置于乱葬岗,不得立碑设灵。但我不信长胜他……

    长胜殁后,我曾与我父王有过激烈的冲突,之后许多年皆不和睦。我为了排遣心中苦闷,连年带兵南征北战,宁可在沙场上搏命也不愿回到广宁,回到北靖王府,直至那年,我父王遇刺身亡,又令我悔恨不已。”

    苏柒一动不动地伏着,感受男人胸膛中奔涌而过的悲伤,原来她眼中坚毅凛然、刀枪不入的王爷,也曾有过这般撕心裂肺的悲伤过往。

    “所以,那晚赫连侯爷说‘你还有我’,是为了宽慰于你?”苏柒发自肺腑地叹自己的痴傻,“原来,自始至终,都是我弄错了。”

    一步错,步步错,她的一意执念,将他推得越来越远。

    “那索性说说你与赫连钰,你说他与你有救命之恩,你为报恩,将比命还重要的东西给了他,可是要以身相许?”

    苏柒简直哭笑不得:“其实,那时我以为你二人是真心相爱,于是痛下决心,要成你们……”

    话未说完,唇上便被轻咬一口,眼前的男人咬牙切齿:“再敢说爷喜欢男人,我就……”忽而眼眸一亮,“所以,你所谓比命还重要的,是……”

    苏柒咬着肿痛的嘴唇哼哼:“是只专爱咬人的大尾巴狼!”

    眼前的男人却是明明白白的欢喜,欢喜得简直不知如何是好,捧着她出水芙蓉似的脸儿一阵乱亲,浅浅的胡渣蹭得她酥痒不已,拼命想躲又躲不开,气鼓鼓地抱怨:“大色狼!就爱欺负人!”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罢。”他毫不在意,“我只后悔,没有早欺负了你,今后要加倍地找补回来。”

    这话说得,何其吓人……苏柒感受到这男人明显有重整旗鼓再上阵的意思,吓得将自己紧紧抱成个团儿,口中慌乱道:“我……我困了……要睡了……”

    她本想佯装打个呵欠,熟料呵欠一出口,觉得自己这小身板儿被一通折腾下来,也真是又酸又痛,乏累至极。

    慕云松自然知道她身子骨尚嫩,此事不能操之过急,便伸手从背后抱住她,将她脆生生的脊骨抵在他胸前,柔声道:“睡罢,我守着你。”

    苏柒眼皮渐沉,朦胧间又听他在耳边问:“我只是好奇,赫连钰何时救过你的命?”

    苏柒闭着眼眸答道:“我十岁那年吧,隆冬时节在山中追雪兔,不慎失足滑落断崖,千钧一发之际被一男子抓住,将我拉了上来。他那时蒙着防雪的面巾,我未能看见他相貌,只无意间看见他右胸口上纹着一只黑色龙兽,可不就是赫连侯爷……”

    她越说越小声,终迷迷糊糊睡去,至于慕云松在听完她的讲述后,搂着她说了句什么,她已然没听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