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第二百一十章 无关青云(第1/2页)
    正式比试的时间已经过去,宁独逾期未至代表着弃权。这一轮青云试的两场比试都太出人意料,让人一时难以接受。

    “圣灵寒跟宁独双双出局,意味着陈难萍跟李修孽毫发无损地进入了最后的决战!这样的情况,历届青云试有过吗?”

    “这未免太过儿戏了!把青云试当成什么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杂耍场吗?”

    当一个人发表愤怒时不会怎么样,但当几个人发表愤怒时就会感染周围的人,当半数的人发表愤怒时,所有人也会随之发表出自己的愤怒。

    “这种直接放弃比试的人就没有资格参加青云试!”

    “还不如输给李修孽的蒋百忍!最起码对方输得精彩!”

    “大明为有宁独这样的人而感到耻辱!”

    或是因为输掉赌局的,或是因为没能看到精彩比试的,或是因为自己长久关注而失望的……浑水一样的情感找到了一个共同的宣泄口。

    放弃比试的人就需要背上耻辱的骂名!

    比试已经结束,人群却并没有散去,裁判也没有立刻上台宣布进入下一轮比试的名单,或许他们也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也或许他们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来指责不参加比试的两人,以此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当宁独走入校武场的时候,人们的目光掺杂着满满的质疑。

    “都这个时候了,再来还有什么意义?”

    “难道要向我们解释解释他为什么迟到了吗?这又有什么用?”

    “莫不是还期望能够再进行比试?”

    “……”

    夏喜春的心中一喜,随即又归于失望。重新比试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宁独现在来已经没有了意义,她手中的百龙鳞甲再也没了送出去的机会。

    铁炼花看着走来的宁独,眼里有着说不出的惋惜。

    “他不会迟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迫不得已的事情。可是他毕竟迟到了,都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无法改变。他原本有可能赢的,虽然可能很低……”

    蒋百忍神色如常,没有去看宁独,只是看着台上的李修孽。他用了特殊的方法才恢复如常,可对方也恢复如场。以此来看,宁独的胜算肯定又少了一分。

    陈难萍看了宁独一眼,耐心等待着。她知道宁独不会不来,即便对方迟到了,也不会这么轻易地结束。

    裁判走上台,一脸痛惜地看着宁独,说道:“大明青藤园宁独,你逾期未至,算作弃权,已经失去了继续比试的资格。”不少人有着跟夏喜春同样的心思,期望着大明的人能够不断前行。

    纵使看台上部分位高权重的人有心再看一场比试,也无人提议再进行比试。

    场下的人听到宣判后,愤怒尤盛,颇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商冲古的弟子对上李修孽,虽然会输,但我也想看一看他究竟能够走到哪一步。”

    唯有少数几人真的想看一看注定了的结果,但他们不会以“一己之私”去触大多数人的霉头。

    宁独微微低头对胡然说道:“你去坐好,很快。”

    胡然点了点头,去了自己的座位。她不需要说太多的话,只需要听少爷的安排就足够了。

    宁独抬头看向校武场,没有看裁判,而是看着李修孽。

    李修孽也看着宁独,出声道:“我要跟他比一场。”

    场下的人多数都有了吃惊的神色,李修孽已经毫无悬念地进入了下一轮比试,要是不出意外,必定会夺得今年的青云试第一。这样横生枝节,确实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或许是李修孽觉得稳赢了,只是为了击败所谓的剑道最强的弟子。”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必要,连胜这种虚荣的名号并没有任何意义。”

    “万一要是受了伤,可就是阴沟里翻了船。眼下最要紧的是准备对付陈难萍。”

    “……”

    裁判向着看台上的大人物望去,征询着他们的意见。

    蒋武疴不在这里,没有人出面来下达指示,众人便只从侧面说着自己的意见。

    “自武帝创万国朝以来,青云试还没有再赛一场的先例。若此次重试,下次重试,次次重试,规矩又何在?”

    “可以先听听宁独怎么说,如果确实情有可原,而李修孽又请求比一场,那么重开一场也未尝不可。”

    “不可!无论什么理由,规矩二字不能坏!否则何以治国,何以治天下?”

    “……”

    毕竟蒋武疴才是青云试的全权代表,没有愿意出头下达指示的人。如果做的决定不符合那位脾气怪异的将军的想法,到时候朝堂上就有可能多了个敌人,那无疑是不划算的。

    直到最后,一位文官站出来义正言辞地说道:“按青云试之规定,宁独逾期未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