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第八十一章 韧(下)(第1/3页)
    尽管看不懂其中的玄奥,胡然也在认真看着,他一方面是为了自己的三百两,一方面也是为了少爷。

    “韧要输了。”和尚忽然在身后平静地说道,跟之前与胡然说话时的口气完不一样。在看战斗的时候,他的目光无疑是深邃透彻的。

    胡然回头看了一眼。

    旁边有人嗤笑了一声,说道:“韧会输?行难中境会输给行难下境?不论是元气的凝聚程度,还是招式的强大程度,韧都远在剑之上!韧怎么可能输?出家人,可不要打诳语才是!”

    胡然想要说话,素画立刻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她才作罢。

    和尚没有反驳,一如传说里的僧人那样平和安静。

    素画倒是有些奇怪。身后这个大和尚很明显是跟台上那个小和尚是一伙的,八成是师徒关系,他却对小和尚的输赢并不怎么关心,还早早地下了小和尚要输的定论。

    ……

    普通的元气加持根本抵抗不了韧使出来的“断”,宁独唯一可以做的好像就是用弹指剑跟其对碰,先破开对方的手掌,才可能不被“断”劈成两半,但他明显没有这个打算。

    宁独右手成拳,左手成掌抱合在右拳上,双臂支起,好似用力向左侧顶。

    “凝!”

    韧的手掌横切在了宁独支起来的肘关节上,或者说宁独的肘关节迎上了韧的手掌。

    “断!”

    砰!

    行难境的力量相碰,产生了强有力的反震。宁独横移而出,足足有一丈的距离,韧也向后退了两步。

    “你怎么也会凝?”刚刚十二岁的韧见到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情不自禁地发声问道,他没想到刚刚出来见识外面的事情就碰到了如此不可思议。震惊只是持续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就有了答案。“你只看过一遍,就学会了?”

    宁独点了点头,在这件事上他不需要隐瞒。

    “好强啊!”韧由衷地赞叹了一声,再次摆出了刚出场时的姿势。

    对手再强,韧也没有认输的念头。

    宁独也后撤了半步,摆出了跟韧类似的姿势,神韵上很像,只是在细节有点差异。

    韧的吃惊更甚,但这并没有影响他前冲的速度。

    一步!

    几乎在同时,宁独也迈出了一步,跟韧的节奏完一样。

    两步!

    宁独跟韧的气越来越像!

    三步!

    好似两个人之间有一面水镜,完一样的实与影正在重合。

    “凝!”

    “凝!”

    两人同时击出手掌,精准地合到一起,只是有着大小的区别而已。

    “震!”

    “震!”

    嗡!

    强劲的风波堆叠,使得肉眼都可以看得见,让人毫不怀疑这样的气浪可以崩开砖石。

    宁独向后退了七步,在青石板上留下了由深到浅的脚印。韧站在原地没有动,双脚在青石板下陷了有半指深。

    韧紧抿着嘴,露出坚毅的神情,再度低喝一声,向前冲出。

    “凝!”

    “震——”

    韧没能完击出手掌,因为剑的手指已经点在了自己的额头。

    宁独用双指轻轻点了点韧的额头,收回了手,后退半步,认真说道:“小兄弟,我跟你学了不少,谢谢你。”

    韧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情,有不甘有气愤还有点委屈,他沉了一口气,说道:“你能教我怎么这么快就学会凝跟震吗?我可是整整练习了一年。”

    “好啊!”宁独爽快地答应了。

    韧愣了愣,不开心消散了许多,认真地说道:“我输了。”

    青年适时地出场,高声道:“最后一场,胜的是剑!”

    看台上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能够真正看清这场战斗的人并不多,更多的人在沉思行难中境的韧为什么会输给下境的剑,当然也有不少人在怀疑胜负的真实性。

    “怎么可能?韧怎么会没有挡住剑的手指?韧明明拥有着强大的防御招式,还能挡不住剑的手指?中境的元气可是比下境多太多才是!这不合理,不合理的啊……”

    原本出言反驳和尚的人完没了声音,凝眉思索着刚才的战斗。

    胡然高兴地拍了一下手,理所当然地说道:“我就说赢的一定是少爷!”

    和尚见胡然完忘记了自己先前问的问题,忍不住提醒道:“不知姑娘是否有兴趣入我佛门啊?”

    “嘁!谁要去当尼姑啊!”

    “不不不,不用当尼姑,俗家弟子,不需要剃度,也没得清规戒律,一切自由。”和尚连忙解释道。

    “不去,我还要跟余桃先生学看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