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介入(第1/2页)
    就在秦然准备跳车前往时,枪声消失了。

    从出现到结束,只是眨眼的工夫。

    秦然一挑眉头并没有停下动作。

    “我先去!”

    留下这样的话语,秦然消失在了车内,背负着常人难以想象重物的秦然如同是一道闪电消失在了老探长、葬仪社社员的眼中。

    老探长没说什么,只是咬着牙,将油门猜到了底。

    葬仪社社员却是面带惊骇。

    不同于普通人的老探长,李做为里世界的一员,可是很清楚,这样的速度代表的是什么。

    哪怕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秦然显现出实力的……

    一部分!

    没错,就是一部分!

    向着吞口女、傀儡妖、乱刃鬼的尸体。

    “实力达到‘猎手’,擅长速度、利器和冰冻吗?”

    葬仪社社员总结着,并且心中已经出现了一个向上级汇报的腹稿。

    而秦然对此毫不知情。

    或者说,即使知道了,也只是微笑以对。

    越重视他展现出的一面,就越会忽视他隐藏的一面。

    到了关键时刻,隐藏的一面,就会变成致命的长矛,狠狠刺入那些对他怀有恶意的人心口。

    呼!

    在距离枪声传来的分尸案现场还有几十米的时候,秦然急速前行的身躯就是一顿,带起的狂风肆虐四周。

    当风声平息,秦然以快步而行的姿态,走向了尸体遍布的现场。

    追踪早已开启。

    特殊的视野,让秦然对周围一览无遗。

    淡淡的妖魔气息笼罩周围,尸体横七竖八,每张面孔都是那样的惊慌失措。

    从尸体死后倒地的位置和手中的枪械来判断,秦然的脑海中很自然的浮现了这些留守的警察身不由己的掏出了手枪,对准自己同僚和鉴证科的那些同事,直接扣动扳机的画面。

    “傀儡妖?”

    “还是?”

    对眼前副本缺乏了解的秦然无法准确判断造成这一现象的妖魔具体是哪个。

    不过,有一点他却是能够确定的。

    “对我的行动了如指掌吗?”

    秦然的手掌支撑着下巴,轻声自语着。

    话语中没有任何的恼怒。

    相反,嘴角还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那位幕后布局的家伙正因为他的行动,而做出了改变。

    简单的说,他的行动出乎了对方的预料,以及……

    在之前的这里,有着什么令人起疑的线索才对。

    虽然现在肯定是被抹去了,但秦然的一些猜测却是被从侧面证实了。

    不过,剩余的一些,还需要秦然去寻找更多的证据才行。

    他低下头,以进入追踪的视野,查探着四周。

    尽管最重要的部分已经被破坏,但秦然并不是一个仅凭猜测就放弃的人,他需要真正意义上的尝试行动后,才会给出承认的结论。

    一点点、一寸寸。

    秦然就在这条偏僻的郊区道路上踱起了步子。

    道路宽有5、6米的样子,一辆车子通行是完没有问题的,但要是两辆车子的话,就需要小心翼翼的错车了。

    稍有不慎就会跌入路旁的野地——呈现一个角度不大的斜坡,到处是碎石、落叶。

    而在远处约5米的密林,则是这些落叶的来源。

    密林完是由宽叶的海桐树组成,十几米的海桐树,宽大的树干,在中午时分显现着非同一般的活力、生命气息。

    当然了,前提是别看到之前的伏尸和装在一株海桐树上的车子。

    这辆车子就是属于那位不知名‘猎手’的。

    秦然越过了警察拉起的警戒线,目光打量着车子。

    车子经过了改装,虽然笨拙,但却足够的坚固,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在相当速度下冲出了公路,撞在粗大的海桐树上没有散架,只是车头的保险杆凹陷。

    车的挡风玻璃破碎了,以蜘蛛网的方式。

    一个硕大的、不规则的洞,呈现其上。

    秦然绕着车辆一圈,并没有发现其它值得在意的东西。

    “在车辆行驶时,发动了攻击,让车辆失控的撞在了路边的海桐树上,接着,袭击者直接跳上了车辆的前引擎盖上,击碎前挡风玻璃,一把拽出因为撞击而反应不及的‘猎手’,最后,再在道路边上击杀了对方,啃食了部分尸体。”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返回了车辆前。

    引擎盖消失了。

    发动机等.裸.露在外。

    “这就是返回的理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