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妖女之戒(第1/2页)
    看着蹿跳而起的长剑,听着耳边响起的蛇嘶,秦然的双眼不由一眯。

    蛇派?

    秦然心底一阵讶异。

    对于这个副本世界中的诸多武技流派,托那本《流派之说》的福,秦然是知道一些的。

    当然了,那本《流派之说》也是特定奖励物品中,少数在秦然看来有用的东西。

    仔细翻阅过这本书的秦然,很清楚的知道,蛇派在十年前就灭亡了。

    被曾经誉为蛇派最杰出的天才霍利灭掉了。

    包括上百名弟子在内,没有一个逃掉。

    而也正是凭借着这份‘功绩’,霍利成为了那位简妮.詹姆士的入幕之宾,接着步步高升到了军务大臣的地步。

    已经被灭掉的流派再次出现了?

    疑惑与惊讶并没有让秦然迟疑,抱着玛丽的秦然没有后退,他一腿踢出,脚尖恰好点在了长剑的剑脊上。

    锵锒!

    刚刚蹿起,如同吐信一般毒蛇的长剑,仿佛被打在了七寸上,就这么的掉落在地上。

    可攻击并没有停下。

    蛇嘶声再起,数支飞刀穿透了帐篷。

    这一次目标不单单是玛丽了,还有……秦然。

    可这些飞刀对于秦然来说根本不会起作用。

    就好似之前的长剑一般。

    对于拥有蛇形腿剑技.万蛇的秦然来说,蛇派的风格,他实在是太清楚了。

    除去外在表现的技巧外,影响五感、幻术才是根本。

    可对于秦然来说,SSS+的精神属性,让他最不惧怕的就是幻术。

    啪啪啪!

    抬起的右腿,连连踢打。

    数支飞刀几乎是不分先后的被击飞。

    接着,突如其来的刺客毫不犹豫的准备撤走,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进攻完的拿秦然没办法。

    死缠烂打可不是刺客的风格。

    但超自然的黑暗却笼罩在刺客的周围。

    只是,令秦然意外的是,双目失去了作用的刺客,撤走的速度竟然丝毫不减。

    “依靠记忆和听力来判断退路吗?”

    秦然看着这一幕,对这位刺客越发的感兴趣了。

    既因为对方的出身,还因为对方表现出的技巧。

    所以,在对方即将冲出超自然黑暗的范畴时,秦然腾出右手,抓住了对方的后脖领,再次将对方拽了回来。

    自然的,对方不会停下反抗。

    事实上,再被秦然抓住后脖领的时候,对方已经一腿踢出。

    蛇形腿!

    蛇嘶响起,诡异无比。

    完违反了人体构造,以背对着秦然的方式,一脚刺向了秦然的咽喉。

    精通级。

    拥有大师级蛇形腿的秦然,心底给出了很准确的评价,然后,也是一脚踢出。

    嘶!

    无比响亮的蛇嘶声,让踢出蛇形腿的刺客身一颤。

    不仅仅是因为秦然会蛇派的武技,还因为直接陷入到了蛇形腿.蛇嘶的震慑中。

    超自然的黑暗散去。

    将对方拽回帐篷内的秦然打量着对方。

    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模样,面容普通,一身利落的黑衣。

    手掌上布满了老茧,双眼狠厉,让普通人望而生畏,不过,这个时候,眼前的年亲人却是一脸的茫然。

    帐篷外,士兵们脚步声响起。

    在夜色下,超自然黑暗或许能够被掩盖,但割裂帐篷的响声,在夜晚下,却是无比突兀的。

    “大人,发生了什么?”

    不过,这些士兵并没有直接冲入帐篷,而是在帐篷外喊道。

    而且,语气无比的恭敬。

    目睹了秦然与草原人战斗的沃伦守军,对于秦然的敬畏已经达到了一个顶点,那是一种远超常规的概念。

    是非常的陌生。

    可却带着一种令行禁止的服从。

    “没什么!”

    随着秦然的声音从帐篷内传来,沃伦守军们立刻就散去,他们回到了各自的岗位上,继续着自己的职责。

    帐篷内,秦然将从震慑中恢复了正常的玛丽放了下来。

    满面通红的女孩轻拉着秦然的手掌,似在回忆刚刚的一幕。

    然后,低低的说道:“谢谢!”

    这是在为秦然没有让士兵们进来而感谢。

    做为一国王储如果被人看到了那副难堪的样子,显然是不合适的,尤其是在这战场上。

    可莫名的女孩心底还有些失落。

    她期盼被别人看到她和秦然亲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