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不屑一顾是相思(第1/2页)
    那就是不是等于她跟白晓晓?那么多年失去联系了,但是只要重新遇见了,就能像以前那样是好朋友?

    今晚的事情,本来顾宁只是想要跟他说说话,然后就没有然后的了,结果现在变成这样子了,是在预料之中还是之外?

    顾宁自己都不知道。

    谷攸倒是很有样子的在喝酒,魅力无法躲藏,这个年纪明明没有那种深沉的世故,但是他就是有,而且从小就有,从一个小奶娃的时候就已经像个小大人一样,懂事。

    “哎,想回去了,你送我回去。”

    把手中的酒杯放下,然后看着谷攸喝完他杯子里的酒之后,缓缓说。

    “走吧,只是我喝酒了,难道你今晚的目的就是打算送我进局子里蹲两天?”

    “啊?看我这脑子,对啊,你喝酒了,算了算了,不用送了,万一被蹲着的狗仔拍着就不好了,那你就在这里呆着吧,我回去了,太晚了。”

    说话已经没有逻辑而言了,胡言乱语一通,谷攸已经怀疑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你确定?”

    “确定啊,我确定,好了,我走了。”

    说着就要站起来向着外边走去,但是事实不是如她所说的那个样子,她能安从这道门走出去都是另外的一件事情了。

    歪歪倒倒的摇晃着,谷攸看着她站起来,然后倒在自己怀里,跌坐在自己的腿上的时候,很是无奈了。

    “怎么?现在是想要做什么?”

    “还,还能做什么,扶我起来,我要走了,我要回家。”

    “你醉成这个样子,你说你要自己回去?你是在试探我到底能不能对你狠心下来吗?”

    “狗屁,放开我,谁想试探你了,都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不会在对你有什么想法了,我只是喝多了,头有点晕而已,你别太自恋了。我对一个有妇之夫没有任何的兴趣。”

    “那就是我对你有兴趣了?”

    这下换成顾宁睁开她那迷离又很热情的小眼神看着离自己的脸不远的男人了。

    搞什么呢?他想做什么?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然后没有任何的预兆,两个人只是深深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就没有了然后,只是砰的一声房门被关上了,只留下客厅里两个孤零零的高脚杯静静的立在哪里,还有那瓶剩的不多的红酒独自坚守着自己的阵地。

    这一切可能是预料之中,也可能只是激情的瞬间,也可能是计划之中,一切的可能也许只有那个当事人才最清楚了。

    这会儿的外面突然就雷鸣闪电不停,轰隆轰隆的开始打雷,然后下雨,这会儿正是炎热的天气的时候,阴晴不定,雷阵雨也是经常在晚上或者下午的时候,没有预兆的就倾注而下了。

    接下来就到了第二天,天气特别晴朗的,天空特别的蓝的一天,万里无云的状态。

    风吹过来都透着一股炎热的气息,这让行人根本受不了,想要躲在阴凉地下,还有想要足不出户。但是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顾宁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身都被车子碾过了一样的难受,然后有个地方更不用说了,更是难耐难当,想起昨晚的事情,她就忍不住的红起脸来了。

    然后本来他家的空调就已经坏了,现在没有空调,她整个人感觉就像是要快被蒸熟了的虾米一样的,身都冒着汗水,还红彤彤的,难受极了。

    那个人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现在顾宁想到这个人,都是心尖带着些许的疼痛跟丝丝甜蜜的人啊。

    这才一个晚上而已,顾宁就觉得好多事情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去纠结那么多了。

    她只是拿起自己的衣服然后进去浴室里面洗个澡,然后很是不情愿的穿起自己昨天的那身衣服,本来想要出去就离开的,今天周一,看看时间这会儿也不早了,都快中午了,他怕是早就去上班了,而自己可怜了,这会儿起来不说,还身都疼。

    真是不公平。

    “疼死了,啊啊啊,早知道昨晚就要坚定不移的抵制住的。”

    然后说完又忍不住的拍打浴缸里满池子的水还有那白色的泡泡,真是令人头疼啊,这下可怎么办才好?

    不过自己本来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的,这会儿想想也不是很着急了,只是想要快点离开这个房间,她现在感觉到这个房间里散发着令自己随时都能脸红心跳的气息,再待下去自己肯定会因为心脏病死在这个房间里的。

    她弄好了之后拉开房门的同时,房门也被人从外面打开。

    顾宁看见来人的那一刻人都是蒙的,哈哈哈,这个才是人生最大的转折点吧,这才刚刚睡了人儿子,结果就被人妈妈抓包了。

    看着梅群的那一刻,顾宁觉得自己似乎要死了一样,但是梅群看着她,似乎一点都不惊讶,反而很是镇定,而且还特别的有种那种只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