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 家族秘辛(第1/2页)
    在凌霄看来,原田也是一个可怜的家伙,他和真理子原本是一对青梅竹马,是长大就可以结婚的那一种。

    然而为了真理子的未来,原田竟然愿意舍弃真理子对他的感情,听从老矢志田的安排,让真理子和信人定下婚约,而他自己则是在暗中默默的守护真理子。

    他真的爱真理子吗,说不爱肯定是假的,但究竟有多爱,那就不好说了!

    在凌霄看来,说什么为了爱人的幸福甘愿退出的,都是一些懦弱无能的家伙,自己和自己爱人的幸福都是用自己的双手挣来的,而那些所谓爱着爱人的人,其实他们最爱的都是他们自己。

    原田为什么要退出和真理子的感情,表面上看起来是为了让真理子能够更好的继承矢志田家族,只要他退出,真理子就能够用自己未来的婚约帮助自己争取一份强大的助力,而且将来统治整个家族的并不是真理子的丈夫信人,而真理子本人,到时候,真理子将信人抛到一旁,和他……

    说到底,真理子和信人的婚姻不过是利益的结合而已,至于双方之间会不会发生什么,那是没有人关心的,当然,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那也是在原本情理之中的。

    原田在老矢志田的恳求之下答应了这样的要求,他从来没有想过真理子是否需要他这样的牺牲。

    而就凌霄这段时间和真理子的接触来看,这个女孩虽然聪明果决,也很有手段,但是她却并没有太多的野心,说实话,如果原田选择放弃效忠老矢志田,而和她一起回到乡下的老屋,两个人一辈子以钓鱼为生,然后就这么平淡的过完一辈子,真理子也是绝对无怨无悔的。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凌霄说的没错,原田最爱的其实是他自己,然后是对老矢志田的效忠,最后才是对真理子的爱,而可笑的是这正是矢志田家族培养手下所想要达到的理想效果。

    对于手下人究竟是跟忠诚于自己还是更忠诚于家族,这是由个人天性决定的,无论家族做怎样培养,人的天性是无法改变的,但是家族的培养可以让他们将除自己和家族以外所有的人事物都抛在后面,这里面也包括爱情。

    原田很明显是更忠诚于家族,更忠诚于老矢志田,或许他这么做是为了真理子能够拥有更好的未来,大事他却忘了提前向真理子问一句,她最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而在真理子看来,原田的这种牺牲实际上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因为那样的生活不是她想要的,是她的祖父想要的,而原田最终选择了朝她的祖父效忠,而对真理子来说,这是他对她们爱情的背叛。

    最终真理子接受了祖父的安排,和信人达成了婚约。

    然而别看信人贵为内阁的法务部长,但是说实话,他这辈子成为首相几乎是不可能的,信人自己的家族不会拿出太多的政治资源来培养这个入赘了其他家族的外人,而真理子就算是完接管了家族的权利,也不可能会花费太大的资源来培养这个跟自己并不在一条心上的丈夫,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们还是敌人。

    信人能够成为内阁的法务部长,这里面多少有些运气的成分,在他自己的家族内部,信人并不是长子,而他的兄长注定未来是要继承家族的家主位置的,信人又足够的出色,甚至在政治上颇有抱负,在大学毕业之后就进入了政坛,不过十年,他已经成了国家最年轻的内阁部长。

    而信人越有成就,将来对他的兄长威胁就越大,他们家族并不是谁最有成就,就由谁来继承家族的,信人的兄长比他要大上将近五岁,很早开始就已经管理家族的事务了,而且已经确认在未来接管家族的家主位置,所以为了避免将来的家族内斗,所以他们最终答应了矢志田家族的合作。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信人已经从自己的家族独立出来,而这似乎是从一开始就是他该走的路,而现在的他迫切的需要各方面的助力,对于矢志田家族的婚姻也不再哪儿拒绝,而且不管从哪个方面上来讲,真理子都是一名顶级的美女,信人也不亏,至于如何征服真理子,那就要看他自己的手段了。

    这就是真理子现在所要面临的处境,她不爱信人,现在对原田也没有像以前那么爱了,对于祖父给她安排的路,她没有拒绝的权利,祖父培养她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她能够继承他的理念的,她真的很想逃离,哪怕是一时半会也好,所以才有了真理子顺水推舟在葬礼上的逃离,虽然说这样的逃离同样充满了阴谋算计。

    眼中的抑郁一闪而过,那些事情再度被真理子抛在脑后,她指着餐座上的食物对着凌霄和罗根说道“这些都是从山上和海里打来的野味。”

    “非常感谢!”凌霄对于真理子客气的一点头,说实话,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他对真理子的抵消和警惕越来越少,说到底这就是一个比他年龄还小,而且更加身不由己的姑娘而已。

    真理子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筷子对着凌霄和金刚狼说道“我要开动了!”

    “我也要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