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暗谋(第1/2页)
    “你手上的这把剑实际上是父亲命令矮人族根据碎片重新铸造的,当然会跟父亲最初使用的那把剑有区别的,至于究竟有什么区别,自从那之后,就再也没人用过了。”托尔看了眼凌霄手里的胜利之剑,叹声说道“父亲能舍得将这把剑赐予你,主要也是你在这一次的事件中,你及时救下了母亲的原因,凌,谢谢你!”

    “你已经说过感谢了!”凌霄端起酒一饮而尽,然后才起身说道“好了,我也该回去了!”

    “那好,再见!”托尔举起酒杯对凌霄示意一下,然后才看着他一个人离开。

    等到凌霄离开之后,一身金甲的海姆达尔才从黑暗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他一边将头盔放在桌子上,一边轻声说道“难以相信,奥丁竟然将胜利之剑赐给了他,你们父子可真信任他啊!”

    “面对黑暗精灵,这把武器就不应该再在库房里放着,是时候该把它拿出来发挥作用了。”托尔轻吐一口气,然后才看着海姆达尔,问道“你没有来参加奥丁的军事会议,海姆达尔!”

    “你父亲已经下令关闭彩虹桥,这里无人能进,也无人能出!”坐在托尔的对面,海姆达尔略带沮丧的说道“我们面对的敌人连我都无法看见,这样的门卫还有什么用。”

    “马勒基斯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你肯定也明白。”托尔看着海姆达尔,小心的环顾四周,然后压低声音说道“我需要你的帮助,海姆达尔。”

    海姆达尔深深的看了托尔一眼,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能为违逆你国王的旨意,即便是为了你。”

    “我不是那个意思,父亲的旨意是需要遵守的。”托尔赶紧摆了摆手,解释道“九大世界需要一个强大的,无人抵挡的众神之父,无论他是否真是如此。”

    托尔的话如果让其他人听去,必然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然而海姆达尔却是一脸的平静,丝毫不感到意外。

    只见托尔突然话风一转,接着说道“但父亲他已经不再明智了,海姆达尔,他已经被仇恨蒙蔽了眼睛。”

    托尔的这句话,让海姆达尔猛的抬起头,他叹了口气,看着托尔说道“我们不都一样吗?”

    阿斯加德自从冰霜巨人一战之后,再没有人经历如今这样的危机,黑暗精灵的突袭,带给阿斯加德的,不仅有大量的血腥伤亡,还有信心的摧折。

    “我自己足够清醒。”托尔看着海姆达尔,继续劝道“我知道这么做风险很大,但我们从今往后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在冒险,我们没有其他的选择。”

    海姆达尔没有给出肯定的回答,他紧紧盯视着托尔,沉声“你需要我做什么?”

    “我的请求将会让你违背父亲的命令,成功了会被流放,失败了则死路一条。”见海姆达尔没有丝毫退缩之意,托尔这才接着说道“马勒基斯知道以太就在这里,他能够感受得到它的力量,我们如果再不行动,那他就会卷土重来,但这一次,阿斯加德只会覆灭,所以我们必须要把简转移出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凌霄摊开手掌,一张纸条出现在他的掌心,将上面的信息看完之后,凌霄的掌心中突然升起一股火焰,下一刻,这张纸条已经彻底的化为了灰烬,然后随风飘逝。

    来到阳台上,凌霄盘膝坐下,轻轻的抚摸着手里的这把胜利之剑,托尔讲诉了许多关于它的故事,所谓的胜利之剑不过是它的称号罢了,它真正的名字叫做古拉姆,胜利之剑古拉姆。

    这把剑最初是由矮人族用太阳精铁锻造,送于光明与太阳神弗雷的礼物,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样的原因,光明与太阳神弗雷选择放弃了这把剑,为了让后人继续使用,阿斯加德的诸神们用世界之书的树叶制作成羽毫石的剑鞘上来保护持有者安。

    这把剑是日轮光辉的象征,能给人带来无匹的火焰和光明,这把无敌的胜利之剑能自行飞行取敌首级,无论谁掌握了这把剑,这剑便会随着持剑者的希望,独自在战场上飞舞杀戮敌人。

    看来应该是参照了东方仙界飞剑的理论,当然,也可能是东方飞剑参照了胜利之剑的方式,也或是大道终究殊途同归,时间已经过去了不知道多久,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凌霄双手握剑,一股浑厚的三阳之力从剑身之上涌入他的体内,让他浑身上下一阵暖洋洋的。

    凌霄似有所悟的点点头,这把胜利之剑的确是现在的他所最需要的,或许因为曾经断折过的原因,这把剑无法恢复到奥丁使用之时的威能,但实际上,就杀伤力来说却毫不示弱。

    记得曾经看过这么一个传闻,阿斯加德神王一系之所以一直强大,除了他们本身的身体素质和手中神器以外,每一代神王都会继承历代相传的神王意志,当然,这神王意志只有在上一任神王故去之后,才会彻底传承到下一人神王身上,而且还需要通过自身的领悟,让神王意志彻底觉醒。

    如今阿斯加德的神王意志掌控在众神之父奥丁的身上,而奥丁也将一部分的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