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班师(第1/2页)
    裕阳的相处,还有这沙场征战一年多,不管来时如何,可如今,已然尽数拧做一股,他们,就是裕王的人。

    而紧跟着,盛晟也是带着留守的亲卫跪在地上,一字一句,尽是诚恳,

    “殿下,这两年多咱们从盛京到这里,不知道一起经历了多少困难,早就没有什么东宫近卫,金吾卫和禁军之分,而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裕王府亲卫。

    不管今后如何,属下,誓死追随殿下。”

    “属下誓死追随殿下!”

    “属下誓死追随殿下!”

    众亲卫一个个喝了碗中的酒,半跪在地,声音震天,一声盖过一声,尽是赤诚之色!

    他们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裕王殿下这番话何意,可他们愿意,因为他们的主子值得!而他们,也值得!

    若说不感动那是假的,赵劭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放在桌上,

    “好,既然你们愿意追随我,那我必然不会辜负你们,但话先说在前头,回到京中,你们跟着我,可不一定会有好日子可过。”

    这话并没有说的太明了,只说了,他们若是愿意跟着他,他必然会想法子保住裕王府的一众亲卫,但在他手底下过活,不会是那么轻快的。

    皇族斗争,众亲卫又不是傻子,岂会不知。

    可就算是这样,他们依然愿意跟着赵劭。

    因为这两年多来的相处,无论是当初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士族少爷,还是目中无人高傲无比的禁军高手,早就被他磨得没了性子,只认这一个死理了。

    最终,来的时候两千人,回去的时候,赵劭只带了一千不到。

    这是最后自愿选择和商议的结果,不少人在京中已经没了亲人,故乡也是他乡,也有些人本就不是盛京人士,反而是在这裕阳留下来感情。

    左右凉山一带也需要人守着经营,这些自愿留下的人,赵劭便是将凉山的小城交给了他们。

    德叔的暗线早就在一年多前便是已经尽数铺过来了,这一座小城,如今五脏俱全,还处在这么一个关键的位置,连通西洲、南疆和中原三地,正蒸蒸日上的发展着,也正好留些人下来当做守卫。

    有着林师傅在,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这里真的会变成一座比裕阳主城还要繁华的城池。

    而还有一些在军中磨练的亲卫,愿意从军,他们知道若是回京可能会被人拿捏,借此打击裕王,且皇帝并不一定重用,便是愿意留在军中。

    一方面,完成自己的理想,另一方面,他们也会永远的记住裕王这个主子,他日马革裹尸,亦是君上之臣!

    赵劭也都成全了他们,之前在前线,他们本就在军中活络惯了,只是记在他们的名下,没有编制,如今一封信给宣武候和梁思成给寄过去,按排几个人当做小兵,还是绰绰有余的。

    用了几天的时间整顿,安排好了这边的事情,赵劭便是带着众人准备启程回京了。

    一行人轻装前行,不少人脸上都是带着欢笑,离开近三年,很多人都是这样,来时还是个少年,如今已经长成青年人了。

    身形拔高不少,眉宇间也是尽然添了几分成熟之色。

    而其中,最为开心的,怕是潘生,他在这穷地儿呆了这么多年,一直想着去盛京看看,如今跟着陆姑娘,当真能够见识见识这盛世的繁华之景了!

    许是之前一击没中,皇帝忌惮,又或许是碍于天下人的舆论,他不敢出手,众人这一路,走的还算是顺利。

    圣旨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夏,西境距离盛京不近,当临近盛京之时已经是深秋了。

    西境大军班师回朝,而赵劭又是在军中立下战功,这次他没有选择避嫌,反倒是跟着声势浩大的西境军一同入了京师。

    来观礼的人不少,西境军这次立功不小,皇帝御驾亲自来接,在城门口便是上演了一出贤君良臣的戏码,让一番百姓感叹皇帝宽厚。

    而不得已,对着这位裕王殿下,皇帝又是一番嗔怪和抚慰。

    赵劭陪他演了一出不孝儿子劳心父亲的戏码,可经此一役,战功早就传到了京中,谁也不会斥责裕王殿下贪玩和胡闹,反而是一个个夸赞他的骁勇善战和敢于担当。

    大局已定,不止是皇帝的大局,还有赵劭的。

    他的这个真实的身份,就算他再怎么膈应和恶心,都是要受着的。

    他以他为饵,做了这么多年的棋子,骗了他整整二十年,总归是到了让他收回些什么的时候。

    皇帝前来接人,文武百官和三位亲王自然都是要随行的,城楼之上,亦是站满了观礼的人,不少贵家小姐都是往这边探着头,想要一睹这裕王殿下的风采。

    大军入京,可是比状元游街要热闹的多,陆明溪没那个胆子呆在赵劭身边入京,毕竟她还是安定候府的三小姐,三年前的私奔也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