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看戏(第1/2页)
    血泊里的嘉成县主忽然笑了起来,天空之中也狂风大作,众人一时间险些惊掉下巴。

    这一幕幕,像是在做梦一般。

    先是在清秋殿吃斋念佛的裴贵妃忽然杀了东宁郡王妃,还说什么报仇?

    东宁郡王妃在这盛京的贵妇圈里是出了名的好相与,很是心善,怎么会杀了昭宁公主?

    可还没听出个所以然来,就看见嘉成县主拔刀把裴贵妃给捅了,看着这样,应该是捅死了。

    京中的贵妇向来喜欢看戏,更何况太后崩逝,入宫奔丧的人很多,法不责众,一时间,更像看戏了。

    多么精彩的大戏,这可是比话本子里写的精彩多了!

    嘉成县主只是个县主,就算是按杨家那边算顶多算个命妇,命妇拔刀杀贵妃,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就算是裴贵妃杀了东宁郡王妃,可在场的,没多少人看见,而嘉成县主杀裴贵妃,却是众目睽睽,这是以下犯上,罪该万死!

    裴贵妃就算再怎样,也是皇帝的女人,天底下能够罚她的,除了皇帝就是太后,如今太后已经崩了,也就只有一个皇帝有资格动她。

    而嘉成,不过是一个小小县主,之前众人都给她几分面子,都是顾及太后,可如今……

    莫说是太后不在,就算是太后在,宫中贵妃,也不是她想杀就能杀的。

    纵使,贵妃要了她母亲的性命。

    众人神色不一,而听到动静,赶过来的东宁郡王,看到的,正是嘉成拿着刀将裴贵妃捅死的那一幕。

    霎时间,脸色突变。

    梁王本是紧随其后,他看到了,梁王自然也看到了。

    东宁郡王妃被裴贵妃杀死,而嘉成县主,又是杀了裴贵妃。

    皇宫禁内,还是太后丧期,竟是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可还未等两人说什么,做什么,便是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太监尖细的声音响起,

    “皇上驾到,荣贵妃娘娘驾到!”

    无论如何狼藉,众人都只能俯身跪地,

    “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贵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看着这一地的狼藉,皇帝那还有心思听万岁,一瞬间,头风便是上来了,额角突突的跳个不停,险些后退一步摔倒,还是荣贵妃眼疾手快的将他扶住。

    “这是怎么回事!”

    皇帝按了按额角,当即怒道。

    太后丧期,一连死了两人,还是皇宫之中,互相捅死的,一个是郡王王妃,一个是宫中贵妃,这不是在向外人说皇室无德,啪啪啪的打他的脸吗?

    荣贵妃扫了这一地的狼藉,看了看躺在地上被鲜血染得不成模样的荣贵妃,又看了看已经冷透的东宁郡王妃,最后将视线放在了半个身子都是血的嘉成县主身上。

    心中不禁叹了一声因果报应,恶人自有恶人磨。

    皇帝是不可能在这乱哄哄的御花园里问案的,况且太监来报,也不甚清楚,死了贵妃和郡王妃,这也不是小事。

    当即,江如海收拾出了明光殿,皇帝与荣贵妃坐于堂上,而堂下则是裴贵妃与东宁郡王妃的尸体。

    众位宗妇和朝臣在一旁站着,梁王、瑞王、裕王与齐王四位则是站在皇帝手边上,东宁郡王一脸的哀默,跪在下面,嘉成县主亦是如此。

    “臣,教女无方,还请陛下赐死。”

    东宁郡王跪在地上,朝着皇帝一拜,开口道。

    音色之中,已然有着几分心死如灰之意。

    一天之内,先是死了妻子,女儿又是闯下大祸,看上去,这位东宁郡王才是最可怜的。

    梁王听罢微微顿了顿,看向皇帝,道,

    “父皇,这件事情毕竟太过于混乱,不如先问一问吧,且别先急着下定论。”

    嘉成县主死了便是死了,可东宁郡王不行,他还有用处呢。

    赵劭听着,亦是符合,道,

    “是啊父皇,若无怨尤,裴贵妃如何能够对东宁郡王妃动手?”

    这句话一出,不少人的脸色都有些古怪。

    裴贵妃对东宁郡王妃动手的原因,不少人都听见了,是因为昭宁公主之死。

    可具体是什么,众人又是没听明白,因为裴贵妃与嘉成县主离的有些远,两人又是凑得极尽,声音压得很低,他们没靠近,只能看出两人在说什么,却是不知道说的到底是什么。

    可令人纳闷的是,当初昭宁公主之死,京中也是传的沸沸扬扬的,不少高门都知道,是裴贵妃查到了齐王头上,最后不了了之。

    可……这关东宁郡王妃什么事儿?

    这两个人,别说是八竿子,就算是十八杆子也是打不着啊!

    于是,不少人都把眸光放到了嘉成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