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当朝对峙(第1/2页)
    浑厚的声音传来,顿时环绕整个大殿。

    殿上百官尽是转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眸中爬上惊疑之色。

    梁王也是转头看过去,眸中已然有了杀意,可当看到稳步迈上大殿的身影的那一刻,他的眸子,微不可察的一缩,满是震惊之色。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可能

    而梁王吃惊的功夫,赵劭已然站在了大殿之上,他身板站的很直,抬眸看向梁王,扬声道,

    “本王,有疑!”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大胆,看见陛下,还不行礼!”

    程太尉看着赵劭喊道。

    赵劭听着一笑,看向程昱,淡淡道,

    “程太尉,你这一声陛下,未免叫的太早了些。”

    不少朝臣看着来势汹汹的赵劭,心中感觉一沉,同时想到了那一个方向。

    梁王为长,裕王为嫡,两人又都是储君的热门人选,再加上此次梁王的传位圣旨来的委实蹊跷了些

    今日这事儿,怕不是能够善了的。

    梁王看向赵劭,微微眯了眯眸子,

    “怎么,三弟,也想要看一眼圣旨吗?”

    赵劭听着一笑,

    “圣旨?众位朝臣都已经看过了,自然不用本王再看。

    本王今日来,只是想要问皇兄一件事情。”

    他说着,微微顿了顿,冷声道,

    “带上来!”

    他此话出口,当即几个亲卫压着几个黑衣杀手上了大殿。

    梁王看着心中一惊,但却不显,看向赵劭,微微眯了眯眼睛,稳了稳心神道,

    “三弟这是什么意思?”

    赵劭看向梁王,对上他的目光,不避不闪,缓缓道,

    “是本王要问皇兄,这是什么意思?!”

    说着,青羽将几个杀手身上缴获的令牌给扔了出来。

    铁牌掉落在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跟随而至。

    那刻着云纹的铁令,不是梁王府的令牌,还能是什么?

    一瞬间,朝堂之上哗然!

    赵劭微微眯了眯眸子,看向梁王,开口道,

    “昨日里,本王刚刚安置下皇祖母的灵柩,还未出地宫便是遇上了这些人行刺,还好青羽反应及时,将人制住。

    否则,今日传来死讯,不止父皇,怕是还要再添上本王!”

    梁王被他眸中的气势一摄,霎时间有些慌乱,可后来又是反应过来。

    圣旨在手,他才是最有利的一方,有什么可怕的?

    当即,他看向赵劭,挺胸抬头道,

    “本王不知道三弟在说什么,这些人,本王根本就不认识。”

    “不认识?”

    赵劭看向梁王,轻声一笑,

    “那这令牌,皇兄总该认识。”

    梁王微微眯了眯眸子,似是打定了主意咬死不承认,

    “仅凭一个令牌能够说明什么?许是有什么人冒充本王,想要挑拨你我兄弟之间的感情。”

    赵劭弯了弯嘴角,眸色微抬,

    “皇兄的说辞,当真也是让人信服。”

    梁王听着一笑,道,

    “若是三弟有疑,不如这件事情权交给你来查办,查一查,这些刺客究竟哪里来的。”

    这一招以退为进,倒是用的极好。

    他是打定了赵劭没有证据,而他,则是咬死了不承认。

    可赵劭并不用他承认,只是想要这满朝的文武看一看。

    承不承认有什么用,他方才的表情,那泛出的一丝丝慌张,已经暴露了。

    满朝文武,既不是傻子,又不是瞎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而梁王,想要在赵劭面前揭过这一页去,也不是什么容易事儿。

    梁王见赵劭许久不说话,便是以为他没了法子,笑了笑道,

    “三弟,可还有疑?”

    言下之意,若是无疑,可就该跪拜新君了。

    自此以后,他是君,他是臣,他的生死大权,尽数握在他的手里。

    嫡出又如何,生杀予夺,尽是他一句话!

    想到此处,梁王心中顿觉一阵畅快。

    赵劭微微抬了抬眸子,

    “有。”

    梁王听着蹙了蹙眉头,有些不耐烦了,

    “你还有什么疑惑?”

    赵劭回了回头,众臣也跟着看过去,只见孙淮扶着苏阁老从后方走来,而齐王紧跟其后,身后则是一众亲卫,压着被绑的上百亲卫,跪着大殿之外。

    孙淮扶着苏阁老走上前来,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