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琴课(第1/2页)
    不管是黑吃黑也好,还是别的,这口气,要么自己杀回去,要么把气给咽了重新开始,可是他们在这里这么久,显然是兄弟情深,放不下寨子里的人。

    那布衣男子看了陆明溪一眼,她的脸上依旧带着笑,

    “我们为什么要信你?”

    陆明溪微微耸肩,

    “你们本来就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不是吗?”

    信她,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安定侯确实占了他们的寨子,最后她告诉安定侯,而后杀人灭口罢了,可那样,至少还能死的明白点。

    可若不是,他们寨子可就有救了。

    赌一把,总比站在这儿什么也不做的强,毕竟她发现了他们,他们已经暴露了!

    那布衣男子微微沉吟,抬眸看向陆明溪,

    “好,我信你,什么时候去?”

    陆明溪微微思考,

    “明天吧,我今天还有事。”

    琉画那丫头还在扬月楼等着她呢,第一天去书院,总得把头开好。

    “你们一直住这儿?”

    那布衣男子点头,陆明溪笑了笑,

    “那我明天来找你们!”

    她说完,将那小五给一把抓了起来,向着他扔了过去,

    “你小弟,接好!”

    那小五猛然被拽了起来,抛到空中,不禁惊呼一声,那布衣男子瞳孔微缩,向前一步将那小五接住,陆明溪朝着他笑了笑,

    “明天见!”

    语毕,她便转身离去。

    那小五看着陆明溪的背影,眉头紧紧的皱成一团,

    “三哥,为什么要信她?”

    那布衣男子瞳色幽深,

    “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

    他说着,微微闭了闭眸子,叹了口气,

    “而且她说的没错,寨子里的那些人,来路不明,虽是有意无意的透露出他们是安定侯的人,但终究没有多少可信度。你我本非良民,行差踏错一步,莫说是救兄弟们,自己也会万劫不复。”

    而她,根本没有害他们的理由,更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如此,信一次,又何妨?万一真的是一条路呢?

    “小四,你去街上打听一下,这位安定侯府的三小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布衣男子的眸光重新变得冷静起来,她与小五小四都交过手,方才把小五丢过来,不是为了吓他报复,而是想要试探他。

    如此不着痕迹,深不可测之人与传闻似乎不符。

    陆明溪回到扬月楼,刚一进包间,琉画便是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熊抱,

    “小姐,你刚才去哪儿了,吓死我啦!”

    从二楼跳下去,怎么没把她腿给摔断了!

    陆明溪摸了摸她的脑袋,

    “乖,你家小姐方才有急事,时候不早了,咱该回书院了。”

    琉画拧着眉头瞪着她,陆明溪摸了摸她的脑袋,

    “乖!”

    两人结了帐便是出了扬月楼,只是二楼的雅间之中,一个满面春风的男子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微微的瞥过她的背影。

    “青羽,这安定侯府的老三,看上去与以前差别有点大啊刚才跟上去,有什么发现没?”

    青羽一身墨青色长袍,站在一旁,面瘫似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摇了摇头,

    “我刚刚跟了几步,看她似有察觉,便是没有继续跟上去。”

    “什么?察觉你?”

    听青羽如此说,荒唐太子微微惊讶。

    青羽点了点头,

    “她很敏锐。”

    这下轮到荒唐太子纳闷了,

    “改天让夜司的人查一下。”

    青羽嘴角微微抽搐,

    “殿下,陛下把夜司给你不是要你查这个的。”

    荒唐太子的桃花眸里划过一丝流光,脸上又是一副纨绔之色,

    “本宫荒唐了这么多年,父皇早该习惯了才对,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正常!”

    青羽眼角又是一抽,心道,那陆三小姐可不是淑女,半个月前不还一拳崩了承恩伯府四小姐的两颗门牙。

    明德书院,陆明溪是卡着点到的,她刚刚进了琴室,便是敲课钟。

    匆匆入座,教琴的先生并没有与她计较,倒是荣四等人一直盯着她,左不过陆明溪脸皮厚,并不把这当回事。

    教琴的夫子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姓魏名知,颇有几分风骨,明德书院的学生一般都唤他魏先生。

    他案前摆着一把七弦焦尾琴,长指微弄,只是调试琴弦间,几个音符,便是一曲清音毕。

    “上次教你们的曲子练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