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国师封王(第1/2页)
    自程老夫人回来,陆明溪便没怎么往外跑,这几天一直安安分分的去荣昌院请安,没让她逮到错处。

    三夫人张氏许是不想让陆明湘也养成她这个野性子,一直若有若无的避着她,倒是一直把孩子往陆明澜那儿送,许是想要耳濡目染,养的温雅娴静一些。

    不过对于她这个儿子她倒是不怎么管,一直由着他四处玩闹。

    小家伙缠她缠得很紧,一直叫喊着让陆明溪带他去掏鸟窝,吵的她整日里不得安生。

    这天,陆明澜被苏萱约了出去,陆明泽也不知道去了那儿鬼混,陆明溪被陆明潇缠的紧了,只得带着他上街玩闹。

    五月中旬,已然是深春了,盛京城内花开的正好,湖边的海棠树上吐着粉嫩的花蕊,绽出点点芬芳。

    陆明溪拉着陆明潇的小手,走在朱雀大街上,两人手中还拿着刚粘好的糖葫芦和新煮的橘子水。

    而身后的琉画手上,亦是拿着不少小吃,一口一口的往嘴里塞着板栗仁。

    今日的朱雀大街人格外多,特别是两边的街道上,拥挤极了。

    中间的路上到还算好,铺着一条红毯子,一直到街的尽头。

    两旁道路人挤人,陆明溪牵着陆明潇并不想去挤着往前走,便是迈到了中间的红地毯上。

    陆明溪心中想着,许是那家人要娶亲,所以铺上这红地毯,左不过路是公家的,他们娶亲的人还没来,她走一走也是没什么的。

    “话说那四年前,西戎集结大军近十万,一路南下,直取稷山县,其行过之地,如蝗虫过境,一片生灵涂炭,而就在这屠城之际,陆星沉只率部下三千铁骑,直取敌将首级——”

    说书先生说着,又是一板惊堂木,引的满堂哗然。

    “敌将身死,群龙无首,陆星沉长剑一挥,铁骑尽出,一举解了稷山之围!”

    听着这扬月楼里传出的说书声,陆明溪脚步微微一顿。

    稷山县?三千人?这是谁在这儿胡说八道?!

    仅凭三千人便能击退十万西戎大军,那哪里是陆星沉,那是神仙吧!

    稷山那一战,她分明是带了三万黑云骑的精英,与县内官员里应外合,血战数十日才把西戎大军给退了,敌军伤亡惨重,我军亦是死伤无数。

    哪有那么容易,只砍杀敌将便能退兵?

    陆明溪顺着声音看了过去,扬月楼的大堂之上,说书先生还在说着,座无虚席,男女参半,其中还有着不少闺阁千金,从二楼探出头来。

    这说书先生,什么时候开始说起陆星沉了?她不是名声不好吗?

    她记得听过有人说她最多的,是玩弄权术,是结党营私,是手握重兵,功高盖主,再者便是那些个劳什子不守妇道,豢养男宠和强抢良家妇男的香艳史,倒是鲜少有人把她的功绩拿出来说。

    陆明溪眸中带着几分疑惑,随手拉了一个正在街旁站着还往里面瞟的大哥,问道,

    “这位大哥,这说书先生今日怎么讲起陆星沉来了?”

    那大哥听着轻轻一笑,说道,

    “一看姑娘就是消息不灵通,你不知道吧,这前几日传来消息,那北魏摄政王为陆星沉亲拟封号,追封西北王,以女子之身封王,这可是旷古烁今,不少闺阁女子都疯了,一个个做着亲赴沙场的美梦,说书先生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话茬。”

    陆明溪听着不禁笑出声来,心中说不出的滋味,

    西北王?

    她生前跟成钰争得那个叫一个你死我活,没想到她死了,他倒是大方。

    也是,这身后功名,谁会在意,不过是一笔青史,成为世人口中的浓墨重彩,倒是这样以来,安抚了她手下的旧部,成钰这家伙,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陆明溪心中正想着,耳旁便是传来一个带着些许奶气的声音,

    “女子之身封王,三姐姐,这陆星沉好生厉害啊!”

    大伯父这么厉害都没封王,这陆星沉竟是封了王,岂不是更厉害?

    想到此处,陆明潇不禁透出几分钦佩和艳羡。

    那大哥笑了笑,亦是露出一个大拇指,

    “这陆星沉啊,确实是厉害!”

    这陆星沉虽为女子,可这身上的功业,却是让多少男儿望尘莫及。

    陆明潇听着,却是忽然想到什么,一双小鹿般的眼睛看向了陆明溪,问道,

    “三姐姐,我这几日读史书,读到明德长公主也曾开疆扩土,为大晋立国立下战功,不过她却是没有封王,这西北王,是不是比她还要厉害啊!”

    不只是陆明潇,其实不少人都有这种比较心理。

    陆星沉与明德长公主虽是处于不同的时代,但却都是战场杀伐,有功于社稷的女子,难免拿出来比较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