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灵台戏班,唱与鬼神听 > 第四章 青灯印残念
    随着嫁衣女鬼的娓娓道来,陈仁脑海中青灯光华四射。

    “青灯印残念”。

    陈仁眼前一阵恍惚,嫁衣女鬼身前所经历的一切,都在他脑海中开始回放。

    嫁衣女鬼本名楚紫儿,是离此处不远的小鸠村人士。

    与一般女子无二,她并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经历,只是个待字闺中的年纪,还有个互生情愫的小哥。

    那小哥名叫曲云,本是小鸠村旁,紫云观里的小道士,在一次进村做法的时候,认识了楚紫儿。

    一来二去,时间久了,两人便暗生情愫,甚至私定了终生。

    与烂俗的爱情故事如出一辙,就在二人起意私奔时,楚紫儿家中收到了一份聘礼。

    这聘礼乃是村长李老三替儿所下。

    他家中有一独子,前些日子生了重病,药石难医。

    托了游方野道士的福,说他这独子还能有救。

    只需与阴年阴月阴日所生女子成亲,便可形成冲煞,赶走附在他儿子体内的病痨鬼。

    身为紫云村村长,李老三自然知晓,村中便有一女,是阴年阴月阴日所生。

    正是那苦命的楚紫儿。

    等到与小道士幽会的楚紫儿回到家中时,父母已经收了村长聘礼。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每一个都是她无法抗拒的命运。

    再加上她一番哭闹以后,家中看得她更紧了,也无法去与那小道士再诉衷肠,甚是私奔。

    就在成亲当天,身穿一袭嫁衣的楚紫儿,终是无奈跳了井。

    青灯中的画面,在此时停顿了下来。

    陈仁心中纳闷,这楚紫儿,应该就是面前这位嫁衣女鬼。

    可她命运虽苦,也不至于会形成如此浓重的鬼怨之气。

    就在此时,青灯画面一转,来到了一个阴暗的洞窟。

    洞窟中间吊着一面八卦镜,一抹阳光透过洞窟顶上的缝隙直射而下。

    阳光射入八卦镜,在镜中打了个回转,又才落向地上一个斜放着的小碗。

    碗中不过小口清水,又以生米垫底。

    碗下则压着一个身穿嫁衣的女鬼,看面貌,正是那投井自尽的楚紫儿。

    这装着清水生米的小碗,不过小半斤重。

    却是压得碗下的女鬼,无法挣脱分毫。

    楚紫儿不停挣扎,披头散发,嘴中呜咽。

    “原来…你都是骗我的。”

    “没错,从一开始见你,说什么愿得一人心,都是骗你的。”

    画面中多出了一个身穿道袍的小道士,正是那与楚紫儿私定终身的曲元。

    “那日我去李老三家做法,给他那傻儿子喂了点东西,让他儿子害了病。”

    “后来我又给李老三说他儿子犯了病痨鬼,要阴年生的女子冲煞。”

    小道士曲元言语平淡,似乎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青灯中的楚紫儿听到这话后,却是立刻停止了挣扎。

    双眼死死盯着着面前这个男人,眼神中全是不可置信。

    “是你!?”

    小道士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以我对你性子的了解,你是断然不会答应跟李老三家的儿子成婚的。”

    “紫儿,我知道你心底爱着我,你怎么可能答应这门婚事呢。”

    “所以我时常给你讲那个金钏投井的故事。”

    “那夜里,看你的眼神,我知晓你是向往这些的。”

    “你说,有哪个女人能拒绝这种凄美的爱情故事呢?”

    “唔,阴年阴月阴日生的女子,再穿着嫁衣投井自尽,会化作怎样的厉鬼,想想都让人激动呐。”

    小道士说到此处,已经微微闭上了双眼,看其面色痴迷,应该是在憧憬着什么。

    而那被一碗水米镇压的嫁衣女子…

    应是无言泪千行罢。

    楚紫儿就这么躺在地上,双眼无神的看着洞窟顶部,过了许久才喃喃说道,

    “你想我死,我也已死了,你为何又要这般折磨于我。”

    小道士曲元闻言冷哼:“呵,我本以为你可成就无上厉鬼,助我修行大道。”

    “怎奈我亲手害死你,你却还是如此不成器,心中只有情爱,没有半点怨恨之气。”

    “所以…我只好把他们也杀了。”

    青灯画面一阵恍惚,地上多出了两具尸体,楚紫儿仅是瞟了一眼,便惊惶的转头看向别处。

    豆大的眼泪潸然落下,她实在无法去看地上那两具尸体。

    两缕白发,披散一地。

    白发下青黑的面容,那是因她而死的双亲。

    “恨吧,越是恨我,你的鬼怨之气才能充实,才能拥有实力!”

    “没有实力,你拿什么来杀我?你拿什么来报仇?”

    在曲元循循善诱的引导下,楚紫儿最终仰天一声长啸,一股澎湃无比的鬼气,从她身体里激射而出。

    就连早有防备的曲元,也被这股鬼怨之气,冲翻了一个跟头。

    青灯中的画面戛然而止,再次陷入一片黑暗。

    陈仁抬头,看着满面清泪的嫁衣女鬼问道:“后来呢?”

    “我鬼怨之气初成,趁他一时不备,逃了出来。”

    “那…”

    不等陈仁继续开口,楚紫儿收回凝视夜空的眼神,死死盯着陈仁。

    “此时你再与我说来,这世间,会有如此真心之人?”

    陈仁头皮微微发麻,他知道,这一句要是答得不好,便是清泉去而复返,也无法救得他性命。

    他本想说点什么开导这嫁衣女鬼,顺便保全性命,谁曾想一句戏词脱口而出,

    “浓情悔认真,回头皆幻景。”

    楚紫儿听到这话,脸上泪光越甚。

    缠绕在她周身的鬼气怨气蓬勃而起,顷刻间就在鬼戏灵台下,形成了一个小型鬼气龙卷。

    眼见鬼气龙卷就要失控,陈仁生怕那鬼气冲自己而来,连忙平复了一下心情,淡淡开口,

    “情已深,悔也迟,解铃还须系铃人。”

    半晌后。

    鬼气龙卷无声消散,楚紫儿呆坐在长椅之上,一头青丝黯然垂下。

    “你,可以帮我报仇么?”

    “这…”

    陈仁正暗自考虑,脑海中的青灯却是微微一震,似是在提醒他尽快答应。

    “此人丧尽天良,人人得而诛之,只是我这实力…”

    “还需姑娘助我一臂之力。”

    楚紫儿摇了摇头:“他身为道士,又知我底细,有太多制衡我的办法。”

    陈仁微微一笑,说道:“无妨的。”

    说罢陈仁抬手一挥,青灯激射而出,一道雾蒙蒙的青光,洒在了浑身嫁衣的楚紫儿身上。

    “楚紫儿,你可愿化身为剑,亲自斩那负心之人!”

    楚紫儿先是满脸迷茫,含着泪光的双眼中,情愫与怨恨不停纠缠。

    过了许久,那眼神才逐渐坚定。

    “我愿意。”

    对于一个用情至深的女人来说,这三个字本不应该出现在此处。

    楚紫儿方才答应下来,青灯中的光芒越发炙热。

    转眼间那身披嫁衣的女鬼,就在青光照耀下,化作了一把鲜红色的长剑。

    片刻后,这把鲜红色的长剑,不知是被泪水浸泡,还是血水侵蚀,又化作了通体暗红。

    陈仁抬手握住暗红色长剑,长剑出鞘三分,剑柄处刻着两个小篆。

    剑名“楚紫”。

    剑鞘上一缕暗红薄纱,似是从哪件大红喜袍上割下了一角。

    剑鞘名为,嫁衣。

    曲指轻弹剑身,一道剑鸣嗡声低响,却不似往常宝剑的龙吟之声。

    这楚紫剑的声音,更像是一个死心之人的哭诉。

    “还有什么比亲手报仇,更加值得去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