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灵台戏班,唱与鬼神听 > 第十七章 倩女幽魂
    及至谢幕,戏台下一片鸦雀无声。

    过了许久,才传来一阵铿锵之声。

    陈仁抬眼偷看,原来是那一队忘川鬼骑,已经各自卸下了战盔,都在以右手轻锤着胸甲。

    陈仁不懂这是什么礼节,估计也是一种高规格的送行礼了。

    想来也是,这忘川鬼骑虽然看起来恐怖了一些,可他们都是些战死沙场的不屈亡魂。

    项羽兵败自刎,看起来虽是败了,但是其中的种种无奈,同为战将的鬼骑军,应该是更能理解项羽的。

    鬼骑战将怀抱战盔,深深鞠了一躬,才说道,

    “我大靖若是有此等霸王般的男儿,何至于风雨飘摇,任由那番邦小丑宰割!”

    说罢他还不咸不淡的瞟了一眼桃山鬼姥,又是一声冷哼。

    桃山鬼姥这次倒是没有还击,只是看着戏台出神,也不晓得是在回忆什么。

    过了良久,他才用一种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语气说道,

    “便是当年,我也不及他。”

    戏台下其余的恶鬼,倒是没有他们这样感触良深。

    有的赞叹虞姬深情,有的夸奖乌骓忠义,更多的还是替霸王感到可惜。

    陈仁对这些都不怎么关心,他只在乎百鬼兜里的阴钱。

    看到一名恶鬼率先掏出一锭碎银,陈仁立刻高声大呼:“谢赏!”

    这一声谢赏,将那些还在回味的看客们,从乌江拉了回来。

    于是纷纷凝聚鬼气,制成阴钱,再放于桌上。

    陈仁挨桌收钱,那是一个眉开眼笑。

    到了桃山鬼姥桌前,见着桌上那一大锭鬼气缠绕的金元宝,他更是差点合不拢嘴。

    “谢鬼姥金元宝大赏!”

    谢完以后,陈仁又侧身往鬼骑军小队看去。

    方才在戏台上,陈仁虽然在专心唱戏。

    但鬼骑战将跟桃山鬼姥互相挤兑的场面,他可是都看在了眼里。

    敢跟能掏出一锭金元宝的桃山鬼姥叫板,这十多个忘川鬼骑,身上的鬼气应该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再凝结出两个金元宝什么的,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鬼骑战将看见陈仁目光扫来,立刻一脸正气的说道,

    “地府险恶,吾等鬼气乃是生存之根本,不容有失!”

    ?

    嗯?

    不容有失?

    感情你们一大队人马,气势汹汹的站了半宿,又是磕头又是感慨的,最后就是为了白嫖?

    眼见陈仁翻脸比翻书还快,鬼骑战将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才从怀中掏出了一块令牌模样的东西,扬手丢给陈仁。

    “此乃鬼骑兵牌,班主若是身陷困境,只要捏碎此兵牌,我自会心生感应。”

    听完这句话,笑容才再次爬满了陈仁脸庞。

    虽然没捞着阴钱,有这么一道保命符,也是不错的选择。

    “如此,告辞了陈班主。”

    这队忘川鬼骑也是来去如电,告辞之后,纷纷上马便踏入了地门。

    戏台下众鬼尽数散去,场间只剩下桃山鬼姥。

    陈仁踱步上前,言语中带着些小心:“鬼姥,您……?”

    “你,很不错。”

    没来由的夸了陈仁一句,桃山鬼姥又深深的看了陈仁几眼。

    这几眼直把陈仁看得后背发凉,这死人妖要是对他有点什么想法,那可真是比杀了他还难受。

    不等陈仁说点什么打破这尴尬的场面,天空中再次飘起了桃花。

    陈仁抬头看去,只见漆黑的夜空中,桃花纷扬,似是落雨一般。

    在这桃花雨中,一顶粉色的八抬大轿,正破空而来。

    粉轿四周是几名身穿粉衣的侍女,夜风荡起的轿帘内,偶尔可以看见一道曼妙的身影。

    “这是要整一出倩女幽魂?”

    粉轿稳稳落地,两名侍女弯腰掀开轿帘,那轿中人终是走了出来。

    陈仁盯着从粉轿内走出的女鬼,愣了足足三息,又搜肠刮肚了半天。

    奈何他实在没什么文化,最后只得在心里憋出几个字。

    “妈的,好美。”

    这女鬼一身纯白宫装,宫装外又披着一层白纱,白纱上是几朵桃花点缀。

    女鬼不紧不慢的走了两步,离着桃花鬼姥六尺的距离,才弯腰行了一礼。

    “鬼姥,该回山了。”

    随着女鬼这一弯腰,那低领宫装内的要命沟壑,被陈仁一眼就扫了个大概。

    白纱女鬼似是感应到了陈仁的火热目光,脸色微微一红,紧接着她脑袋微微一低。

    随着她这一低头,那万千青丝顷覆而下,就将陈仁的视线挡在了那一对雪白之外。

    朦胧之美,对于男人来说,从来就是无比致命的。

    陈仁眼神一眯,视线就透过根根青丝之间的缝隙,死命往里钻去。

    这场攻防交锋仅持续了数息,陈仁就感觉到了肩上一沉,他随即猛然惊醒。

    人家正主儿还在这里呢,自己居然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打量……

    “喜欢她么?送给你?”

    陈仁先是一怔,随即以莫大的毅力,疯狂摇头。

    摇头的时候,他还能瞥见那白纱女鬼,脸上已经飞起了两抹红霞。

    这不应该是一个女鬼,该有的脸色才对。

    “哈哈,古往今来的男人,都是这般没胆,明明想要,可又不敢直说。”

    笑过以后,那桃山鬼姥竟是探手在陈仁屁股上一拍,才闪身飞进了那顶粉轿之中。

    “陈班主,我相信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

    直到粉轿飞走,陈仁依旧呆在原地。

    又过了半晌,他才猛然抖动左手,楚紫剑应声出鞘。

    一道寒光闪过,他已然回身切掉了身后那一截衣袍。

    看着地上那截的衣袍,陈仁好悬没干呕出来。

    “他娘的,死变态,吃老子豆腐,早晚砍了你,把小倩救出来。”

    胡乱骂了一句,陈仁随即脸色狂喜。

    人妖鬼姥那锭金元宝,可是足足价值一百两阴钱!

    再加上其他看客给的阴钱打赏,今晚这场霸王别姬的收入,一共一百三十两阴钱。

    这一百多两阴钱,要如何花,才最划算呢?

    陈仁拉过一条板凳,坐在凳子上盘点起来。

    他如今拥有的技能,只有四项。

    分别是短打第一式的拔剑诀,学习第二式的攻剑诀,需要一百两。

    然后便是九品霸王,一百两阴钱,也可以升到八品去。

    至于曲艺杂记里的扎纸皮,要二百两才行,暂时还升级不了。

    炼阴钱这个技能,虽然可以说是神技,但目前陈仁也没瞅见合适的怨魂煞鬼可以练手。

    那些孤魂野鬼,炼了也炼不到几个钱不说,搞不好还会惹上一些大鬼。

    略微沉吟了一番,陈仁打开《武生小记》,将目光停在了长靠武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