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灵台戏班,唱与鬼神听 > 第十八章 长靠霸气
    武生可修两类,长靠武生,短打武生。

    长靠武生,披盔戴甲,使霸气之兵,杀百万之敌,冲锋陷阵莫有能当者。

    陈仁本来想着,以他目前的处境,还用不着学习这长靠武生。

    可在看了长靠武生的修习说明以后,他就改变了想法。

    人力终有穷时,要想使霸气之兵,杀百万之敌。

    定然要有强健的体魄,以及源源不断的气机流转。

    “练剑不练功,到头一场空。”

    通俗的说法,就是陈仁如今虽然学会了短打武生里的精妙招式,却没有浑厚的内力支持。

    所以他才选择了修习长靠武生。

    长靠武生并不像短打武生一样分为几篇剑诀。

    它只有一篇,《霸气诀》。

    霸气诀基础篇,通脉,售价一百两阴钱,是否修习?

    陈仁心念一动,选择了修习。

    桌上放着的那锭金元宝,化作一道流光,就钻进了青灯。

    “根据上一次参悟拔剑诀的经验,此时应该闭眼。”

    陈仁眼睛将将闭上,又猛得睁开。

    紧接着他就像是受到了什么莫大的伤害一般,一声惨死般的凄厉嚎叫,从他嘴里吼出。

    这一声嚎叫实在有够惨烈,直把山下的几家猎户,都惊得砰砰砰关门上闩。

    一名猎户关上房门后,还不放心,跑去灵堂将老爹灵位一把拉下,死死抱在怀里,才觉着安心了一些。

    “孩儿他娘,陈班主是不是今夜开台?”

    “每逢农历一四七,今儿初七,没错了。”

    猎户抱着灵位两腿一蹬:“完了,听山上这动静,陈班主今夜怕是栽在那没脸子手里了。”

    “那陈班主为人还是可以的,天明儿咱们就去报官,好歹也能给他收个尸。”

    猎户紧了紧手中灵位:“憨婆娘,咱们今晚熬不熬得过,还是两说。”

    鬼戏灵台这边,陈仁一声惨嚎过后,只觉得从头顶到后股,都发出了一阵比处子膜破裂,还要痛上十倍的痛楚。

    不等他一口粗气喘完,痛感再起!

    只不过这一次是从下颚到肚脐眼下两寸的位置。

    如此往往复复疼了八次,一次更比一次痛。

    唯一的区别是,每次疼痛发出的位置都各不相同。

    等到身上痛感逐渐消散以后,陈仁已经躺在地上,披头散发,浑身冷汗。

    此时要是有过路之人,肯定会以为地上这人,是一个被八名大汉摧残了一宿的小媳妇儿。

    又不知过了多久,一道扯风箱般的粗喘过后,陈仁一屁股从地上坐了起来。

    经过刚才的八次剧痛以后,长靠武生的霸气诀那里写上了一行朱笔小字。

    基础篇:任脉、督脉、冲脉、带脉、阴维脉、阳维脉、阴跷脉、阳跷脉,已打通。

    奇经八脉?通了?

    陈仁裂开大嘴笑了,虽然这八次通脉,差点要了他半条小命,不过也算是值了。

    此时在这八条大脉中,陈仁能清晰的感觉到有一股气流,正在缓缓流转。

    就在他兀自兴奋间,眼神一阵恍惚,又看到霸气诀下,两行小字冒起。

    十二经络:未打通,每一经络,须一百两阴钱。

    二百零六淬骨:已淬骨零块。

    八次开脉就要了半条命,以后还得体验十二次通经,还有二百零六次淬骨?

    练这长靠武生,真的划算?

    翌日天明,两个猎户打扮的人,带着两个衙役往山头走来。

    两个衙役一胖一瘦,瘦的扛着副担架,腰间拴着草绳。

    胖衙役则是拿着些纸钱,还有一幅草席。

    看这架势,分明是上山抬尸体来了。

    “官爷,一宿足足叫了八次啊,直到天快亮才没了动静。”

    猎户说完以后,又补充道:“肯定是碰着了什么厉鬼,这陈班主也是可怜,足足被折磨到后半夜,才死透了没响儿。”

    另外一个猎户也是心有戚戚,跟着说道,

    “是啊,叫得那是一个惨,我那婆娘生第一胎的时候,都没吼得这么厉害。”

    胖衙役听到这儿,脸上也有了些同情之色。

    “哎,陈班主他们这个行当,本来就危险,光是他这第七号灵台,前后都死了十几个了。”

    瘦衙役附和道:“一会儿尸体抬下去了,去你们家里,弄些水饭,也就当做给他送行了。”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几人边走边聊,很快就到了鬼戏灵台的外围。

    可就在山坳口子这儿,几人都站住不动了。

    “呵,呵呵,呵呵呵……”

    听着山坳里传来的怪异笑声,瘦衙役吞了口唾沫,额头滑落一滴冷汗。

    稳了稳发抖的双腿,他才侧头往身旁的胖衙役看去。

    不料胖衙役比他还要不济,此时胖衙役的玄色底裤上,已经有了一小滩水迹,要不是外袍挡着,怕是就要当场出丑。

    在场还算淡定的,是那两位听了一夜鬼哭狼嚎的猎户,应该是多少有些习惯了。

    一名猎户搭弓取箭,只是说话也不算利索:“大……大白天的,就敢出来闲逛?莫非是那恶鬼吃了陈班主以后,成了精?”

    “也可能是……是陈班主实在死得太惨了,诈尸了!”

    几人怕归怕,还是只得继续前进。

    胖衙役抽刀在手:“要不……咱们先回去禀报大人?”

    瘦衙役双手握刀,时不时的左顾右看:“回去还不是得让咱们再来,尸体不抬下去,下一任灵台班主怎么敢上任?”

    几人步伐虽然缓慢,一炷香后终于还是走进了山坳。

    “呵,呵呵,呵呵呵……”

    在众人面前,是一个分不清是人是鬼的男人。

    这男人浑身灰尘,披头散发,正跪坐在地上。

    在他面前,是一些碎裂的巨石,以及一地的惨白色石灰。

    此时那男人正低头看着地面,一头乱发刚好将脸给挡完。

    偏偏这头乱发下面,还时不时的发出一些渗人笑声。

    “呵呵……这霸气诀忒猛了,哈哈哈……”

    胖衙役眼见这‘尸体’还会说话,手中钢刀啪的一声落到了地上。

    “它还会说话,莫非是吃了陈班主,化作行僵了?”

    两名猎户显然没有这么好心理素质,听到行僵二字,手中早已搭好的弓箭,嗡的一声就射了出去。

    两根木箭转瞬即至,可是还没能射在那‘行僵’身上,就被一股凭空出现的罡气,将木箭震成了两段。

    几人眼见这行僵道行高深,凡兵不能近其肉身。

    各自再也忍耐不住,纷纷怪叫一声,掉头往上下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