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灵台戏班,唱与鬼神听 > 第二十章 月下杀人
    残魂能提供的画面不多,陈仁看到这里,青灯中的画面一明一暗,又到了别处。

    不晓得是因为残魂的原因,还是哑巴处于半昏死的状态。

    陈仁这次在青灯里没有看到任何画面,只能听到一些模模糊糊的声音。

    “道长,这哑巴好像死了?”

    这声音,陈仁有印象。

    正是前天在杜八两门口拦住他的,黎四海黎捕头。

    也就是杜八两的姐夫。

    “差不离了。”

    这道声音,从始至终都是一股淡然的味道。

    陈仁却是更熟悉了。

    紫云观下那个扫地的小道士,曲元!

    也就是那个害死楚紫儿的罪魁祸首!

    莫非,这一切都是他做的?

    就在陈仁兀自疑惑间,淡然的声音再次响起:“趁着还没断气,赶紧抬进去,崔员外那儿子的魂丹,还差着些魂魄。”

    魂丹,魂魄……

    王老四,杜老八,哑巴,都没了魂魄。

    果然,都是曲元做的。

    如果他只是单纯的要炼那魂丹,为何会盯上哑巴?

    青灯恢复了平静,而哑巴那一缕残魂,由于魂力消耗过大,已经逐渐归于虚无。

    陈仁从青灯中回过神来,恰好看见哑巴仅剩的残魂,如星光般消散。

    魂魄消散前,还在不停的挥手。

    似乎生怕陈仁去查这事儿,惹上什么天大的麻烦。

    盯着哑巴魂魄消散的地方看了许久,陈仁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冤有头,债有主,既然知道了是谁,事情就简单多了。

    接下来要做的事,无非只有杀人而已。

    但是,在动手前,还得先把哑巴入土为安才是。

    曲元,黎四海,这二人一个道士,一个捕头。

    此去报仇,不论成功与否,这汴京,八成都是待不下去了。

    要是把哑巴在城外随便找个地方埋了,陈仁又担心那些饿得慌了的饥民,再把哑巴刨出来烹了。

    城西的“登仙冢”,倒是个不错的地方。

    有些类似于公墓,有专人看守,只不过收费挺黑。

    城南,聚宝斋。

    陈仁脚步有些急促,一把就将两扇上好的梨木大门推开。

    守在门边的小厮本想呵斥一声,却被柜台后的老者抬手止住。

    一丝奸诈的笑容一闪而逝,老者笑眯眯的问道:“小兄弟,可是有什么烫手的宝贝,想要出手?”

    烫手,就代表急出。

    急出的宝贝,那可就不是宝贝了。

    陈仁虽有青灯在身,但他毕竟年轻,阅历有限。

    抬手取出僵尸官人的尸珠,就摆在了柜台上。

    见多识广的老者打眼一瞟,先是眉毛微挑,随即就没了兴趣。

    “这尸珠成色不错,应该是一头近百年修为的僵尸,纳日月精华所生。”

    “用来打造一些辟邪的物件儿,倒是不错。”

    “啧……”

    “可惜,就是沾了阳气,不能用了。”

    陈仁狐疑的看了老者一眼:“我怎么感觉你在诓我?”

    老者登时不乐意了,放下手中古书说道:“小爷您这话可就不对了,我开门做生意,那就是孙子,哪儿能诓上门的祖宗。”

    “您受累想想,可是对着这尸珠,吹过气?”

    陈仁当即眉头一皱:“有什么说法?”

    “人有九窍,上七窍为阳,下二窍为阴。”

    “这尸珠乃是至阴之物,以阳窍对着这至阴之物吹气,自然就坏了根本。”

    陈仁回想着那天早上,哑巴小心翼翼哈气在尸珠上,生怕弄坏尸珠的样子,他心中已然明了。

    一把掏起桌上的尸珠,他二话不说就走出了这聚宝斋。

    连续换了两家老店,说法都跟老者的相差不大。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就在陈仁一筹莫展之时,他才想起楼小凤答应过他的银钱报酬。

    这两天事情太多,倒是忘了去取了。

    半个时辰后,陈仁就已经抱着一个檀木箱子,从李家班走了出来。

    檀木箱子里,有十两白银八锭,银票一叠,碎银与金银首饰更是铺满了几层。

    不得不说这戏子虽然误国,赚那可是真赚呐。

    这一小箱子金银,要让陈仁靠灵台班子那每月一两的俸禄,怕是得唱上三辈子才行。

    除了这一小箱银子,陈仁还收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消息。

    明晚在崔家大院,崔员外宴请四方,要举办什么“升仙大会”,还请了这李家班的人,前去唱戏庆贺。

    根据李班主的说法,那崔员外的儿子,一直都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

    最近受了紫云观道长的指点,替他儿子炼制了一颗仙丹。

    只要吃下仙丹,就可以洗筋伐髓,成为可以修炼仙法的修士。

    又是紫云观道长……

    这曲元,当真是无处不在。

    这些说辞手段,也跟当初逼迫楚紫儿的时候,如出一辙。

    莫非这曲元,又盯上了崔家的那位小姐,想要再弄出一个‘楚紫儿’?

    这一切,明晚走一趟崔家大院,就能弄清楚了。

    在此之前,陈仁今晚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

    哑巴的身后事,并没有花费陈仁太多的时间。

    登仙冢里可以说是丧事一条龙,样样齐全,就连哭丧的人都能找到。

    陈仁在洒下大把银子以后,提上楚紫剑就往城门走去。

    不料他刚走出登仙冢的范围,就被十多个黑衣人拦住了去路。

    带头那黑衣人,也算得上是个人物。

    虽是十多个人围着陈仁,他却还是立刻从背上取下了一幅弩箭,并且光明正大的举了起来。

    “小子,这汴京城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惹的。”

    听到黑衣人头领这句话,陈仁终于明白了这群人的来历。

    看来,曲元还没对自己动手,黎四海黎捕头倒是先忍不住了。

    泛着绿光的弩箭方才对准陈仁,不等这位黑衣头领再说点什么开场白,陈仁已经握住了腰间长剑。

    一声剑鸣响起,手持弩箭的黑衣领头人,头颅已经翻飞而起。

    其余黑衣人都还没能反应过来,另外一个手持弩箭的黑衣人,却是反应极快的扣动了扳机。

    “嗖!”

    那弩箭破空极快,陈仁甚至都没能看清来路,心口就好似被人重重的锤了一拳。

    虽然挨了一箭,陈仁的嘴角却是泛起了一丝笑意。

    在他心口的位置,罡气旋转,并没有任何温润的液体流淌出来。

    而那根上好材料打造的短尾弩箭,已经弯曲着落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