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灵台戏班,唱与鬼神听 > 第一章 破而后立
    清泉的想法,从来都是比较单一的。

    饿了就要吃,有用就要拿,该杀的就要杀。

    一爪捏爆了鬼武士心脏以后,趁着鬼武士身躯倒下的间隙,清泉往上爬了一截,形成了脸对脸的姿态。

    这个动作,若是被某个不正经的戏班班主看到了,心里肯定会有一些不正经的想法。

    动作虽然看起来暧昧,可这其中的凶险程度,只有鬼武士跟清泉才知道。

    清泉眼眶中的青色火焰,已经跟鬼武士眼眶中的淡蓝色火焰,缠绕在一起。

    这说明双方的魂魄能量,正在互相角力。

    如果是鬼武士赢了,清泉的魂魄能量就会成为它的养分,反之亦然。

    足足半炷香的角力后,胜利的天平,正在往鬼武士那边倒去。

    若是没有外力的介入,鬼武士要吸取清泉的魂魄,只是时间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双方的魂魄纠缠得越来越紧,彼此都使出了最大的能量。

    清泉那只死死勒住鬼武士脖颈的手臂,逐渐的有了些松动。

    它快要不行了。

    鬼武士的魂魄力量,此时已经彻底占据了上风。

    它有些得意,这个无知无谓的骷髅,胆敢偷袭自己也就罢了,居然还敢跟自己拼魂魄能量。

    就在清泉的青色魂魄,已经半数都被拉出了头颅时,在它头颅里那片青色火焰中,出现了一个青灯虚影。

    由于双方魂魄纠缠的十分紧密,所以这个青灯虚影将将出现的时候,就被鬼武士察觉到了。

    在这个青灯虚影里,鬼武士看到了许多恐怖的存在。

    每一个存在身上的威压,都足以让它灰飞烟灭。

    靠着生前的不屈战意,鬼武士的灵魂发出一阵阵不屈的咆哮。

    终于,它从这些恐怖的威压下,挺过来了。

    可就在下一刻,在青灯虚影的最深处,鬼武士看到了一座模糊的王座。

    王座上还坐着一个让人不敢直视的身影。

    服从王权,是所有军人的天性,即便鬼武士已经死了不知多少年了,依然如此。

    何况那王座之上的帝王之威,让它兴不起半点反抗的欲望,只有屈膝臣服。

    这一切的变化,都只在瞬息之间。

    清泉眼眶中一抹青光炸裂,它就感觉到鬼武士似乎是放弃了所有抵抗。

    一股十分庞大的魂魄能量,被它尽数吸纳。

    清泉一个翻身,从这只将近两米高的鬼武士身上滚落了下来。

    并没有过多去关心自己的状态,它就控制着从鬼武士那里抢来的能量,开始改造自己的身体。

    就如同它当初改造那只无坚不摧的左手一样。

    足足一个时辰过后,清泉才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

    此时的它已经不似最初那般破烂,一身骨头漆黑如墨,那些陪伴了它许多天的骨头裂缝,也逐一消失。

    在这具如墨般的骸骨上,偶尔还会有一丝电弧划过。

    即便是见识再差的人,此时看到清泉,也不会把它划入‘最低级’的骷髅那一个类别了。

    右手微微一握,一把足有两米长的漆黑陌刀出现在清泉手里。

    这把陌刀光是刀柄,就有将近一米长。

    看了看刀锋上始终在闪烁的电光,清泉十分满意。

    “他要是再看到我,应该会被吓到。”

    头颅中简单的划过一道意识后,清泉一张嘴,吐出了一颗红色的丹药。

    这还是昨天夜里,它一拳打穿崔家大院那个怪物时,从那个怪物心口里掏出来的。

    好像是叫魂丹?

    叫什么都不重要了,清泉摇了摇头,将魂丹放在了地上。

    清泉抬手冲着魂丹一指,汹涌澎湃的鬼气倾泻而下,猛得就将那颗魂丹激得飞了起来。

    随着魂丹吸纳的鬼气越来越多,这颗小小的丹药里,甚至响起了若有若无的鬼嚎之声!

    又过了几息,这魂丹里的鬼嚎声就达到了近百种之多。

    “嘭!”

    魂丹再也承受不住这么强大的鬼气,轰然炸碎,无数鬼魂腾飞而起。

    清泉瞳孔中的青色火焰,死死盯着这些四散飞逃的鬼魂,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找到你了。”

    漆黑的手骨闪电般探出,再收回时,已经抓到了一个很是壮硕的鬼魂。

    右手捏着这个魂魄,清泉抬起左手,冲着身旁一株大树一拳打去。

    大树轰然炸裂,一具面色青紫的尸体,从树干中滚落出来。

    没有任何耽搁,清泉抬手一塞,就将这团魂魄塞进了这具尸体里。

    说来也怪,那胡乱挣扎的魂魄,钻进这幅尸体,竟是像回家了一般,不再乱动。

    清泉向来是很有耐心的,可足足过了半天,才看到这具尸体的手指动了一下后,它的耐心不足了。

    漆黑的腿骨携带着一股鬼气,闪电般的抬起,落下,狠狠地踩在了这具尸体的心口。

    尸体心口吃疼,猛得从地上蹦了起来,它连忙掉头就想跑路。

    可在看到清泉眼眶中的青色火焰后,它又只得老实的站在原地。

    “你叫什么名字。”

    即使已经进化了一次,清泉的声音依旧分辨不出男女,只是那种它独有的冰冷味道,从来没有变过。

    “……”

    见尸体支吾着不说话,清泉收起陌刀,从地上捡起了一根百年阴沉木。

    这种阴沉木,不仅很重,还十分坚硬。

    清泉以前也考虑过用来代替那把破刀,只不过那个时候的它还提不起来。

    “名字。”

    “……”

    久久得不到回应,清泉的耐心完全丧失,手中阴沉木猛然挥下。

    青黑尸体也不敢躲,这一棒结实的打在了它的背上。

    这具接近两米高的壮硕尸体,愣是被这一棒给打得腾空飞起,撞断了几根两人合抱的树木,才摔倒在地上。

    清泉脚下发力,林间闪过一道黑影,它已经跟了上去。

    不等青黑尸体翻身站起,清泉已经一脚踏在了它的心口。

    此时它手中的阴沉木也已经丢掉,换成了那把带着无数电弧的漆黑陌刀。

    “最后一遍,名字。”

    眼见那把带着无数电弧的黑刀,已经抵在了自己心口上,青黑尸体急得不行,连忙挥手。

    “阿巴,阿巴……”

    刀锋递进一寸,没入尸体胸膛,清泉依旧面无表情。

    “我要的是,名字。”

    地上的青黑尸体挥手挥得更急了,要不是这个黑骷髅天然有一种压迫感,让它不敢还手,它真想一拳打爆这颗黑脑袋。

    它只得继续挥着手求饶。

    刀锋再次推入一寸,这次甚至炸出了无数电弧!

    “痛……”

    “名字!”

    青黑尸体躺在地上,被那些刀锋上的电弧电得它浑身发抖,过了片刻后,它才喘息着说道,

    “我,我,我叫,哑,哑,哑巴。”

    清泉收刀站起,一把将这具将近两米高的尸体提了起来。

    “从今天起,你不叫哑巴了。”

    一个时辰后,清泉登上了一座孤峰。

    在它身后,是扛着一柄大戟,披着一身鬼武士战甲的哑巴。

    不,它现在不叫哑巴了,叫渡魂。

    清泉站在孤峰峰顶,凝望着峰底,凝望着这片地府的灰土。

    在它眼眶中,两抹青色的火焰,熊熊燃起。

    无春无秋的地府。

    似乎,要起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