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灵台戏班,唱与鬼神听 > 第二章 反曹会
    酉时。

    夕阳西挂。

    往常这个时间,哑巴应该来敲门了。

    摆弄了会儿手里的五鬼旗,陈仁有些心烦的丢在了一旁。

    侧过头去看了一眼窗台,他有些晃神,平日里睡得死了,哑巴都是从这里翻进来门来的。

    无论是吃野食,还是喝西北风,二人总会去想办法弄点吃的。

    “也不晓得那登仙冢哪儿来的这么多规矩。”

    中午的时候陈仁就去了一趟登仙冢,没成想那登仙冢的管事,说是水陆道场已开,三日内吃了油荤的,不得靠近。

    只有在哑巴落坟那天,才能去看看了。

    门外一阵脚步声响起,陈仁倒不会以为是哑巴死而复活了,八成是钟阁的人来了。

    想着答应燕王的事情,陈仁又是一阵头疼,只不过进这钟阁的待遇,倒确实挺诱惑人的。

    门口哗啦一声,大门应声而开,七八身穿衙门制服的衙役,走了进来。

    一名身穿捕头官府的男人,手持衙门文书,

    “我乃八街衙门总捕头向承安,你可是陈仁?”

    这群衙役为何而来,陈仁心中自然是有数的。

    前天晚上在城外,那个浑身都是血腥味的夏弃书,阻止了他斩草除根,他就料到会有这一天。

    本想着昨夜里杀完人,便远走高飞,可又被这钟阁的事情,耽误了下来。

    以钟阁的威望,钟阁的人要是先到了,这笔谁都说不清楚的人命官司,八成也算了。

    可惜,是衙门的人先到了。

    也不晓得钟阁这帮人是干什么吃的,办事效率如此之差。

    怪不得那曹南顾,堂堂的钟阁阁主,昨晚在崔家大院里,还会被人撵着打。

    略微权衡了一番,陈仁点头应道:“正是。”

    向承安收了手中文书,看着陈仁说道:“陈班主,咱们是体面点,还是干脆点?”

    这位陈班主能在瞬息间斩杀衙门好手六位,肯定不是什么善茬。

    不过向承安三十岁的年纪,就能坐上八街衙门总捕头的位置,除了交际有术,这一身修行,也不是闹着玩的。

    向承安话音落下,身旁几个衙役皆是衣袍鼓荡。

    陈仁并非没有反抗的能力,除开这位看不清底细的总捕头,他甚至还有把握能瞬杀这几名衙役。

    只不过真要如此做的话,弄出来的动静绝对不会太小。

    他们若是像那天夜里一般身穿黑衣,杀了也就杀了。

    这身穿官袍而来,那便不能杀了。

    现在,只希望钟阁那边儿,能靠上半点谱了。

    陈仁倒也没有反抗,起身就往门外走去。

    这向承安也当真是说话算数,侧身给陈仁让出一条路来,还做了个请的手势。

    未上枷锁,也未上手,倒是真给了陈仁一个体面。

    钟阁。

    方小芙正趴在床上,嘴里哼哼唧唧,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本姑娘今年已经十六岁了!”

    “这老不死的,竟然还用鞭子抽我屁股!”

    “明天就让伙房的杨大婶儿给他喂点耗子药,不行,还得加点砒霜。”

    正当少女还在反复思考着用什么毒药,才能合理表达自己的孝心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

    “师姐!出大事了!”

    敢靠近钟阁这活死人禁地的,自然只有小师弟朴三生。

    方小芙费力的瞥过头,往门外看去。

    “又怎么了?三师姐私藏那个女飞尸,又被你弄到发狂了?”

    不等朴三生回话,她小脸一板:“忘记我早上给你说的了?以后要叫我什么?”

    “大哥!咱们的小弟出事了!”

    小弟?

    方小芙脸色疑惑,屁股痛了一夜的她,苦思冥想了好几个时辰,才想通了一个道理。

    她觉着自己跟师父的差别,无非就是手下的兄弟,不够师父那么多。

    朋友多了,路就走宽了,这话还是爹教她的。

    那个老不死的走到哪里,都是人人纳头便拜,甚至还敢随便体罚自己。

    肯定就是因为这钟阁里,内阁外阁,足足有六百多号小弟!

    继续维持现状的话,只会让老不死的继续欺负自己。

    于是方小芙便有了揭竿起义,另立山头的想法……

    可是她早上才起的山头,明明就收了朴三生一个小弟,他这会儿正好生生的站在这里,哪儿来的小弟出事了?

    “大哥,你忘了早上的时候,商指挥使传来的口信儿?”

    “你是说招那个叫陈仁的戏班班主,进咱们钟阁?”

    朴三生连连点头,大哥的脑子一贯记不住东西,他也没有办法,谁让大哥家里有钱呢。

    以后买风俗话本的钱,还得指望大哥慷慨解囊呢。

    “他进钟阁就进钟阁呗,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朴三生在床前蹲下身子来,一脸的谄媚:“大哥,咱们这不早上才建立的反曹会?这会儿正缺着人手呐!”

    “那陈仁新进钟阁,人不生地不熟的,不正是咱们招兵买马的好时机?”

    方小芙本来要死不活的脸上,听了这话以后,一下子生机活现,两只可爱的大眼睛里,更是星光闪烁。

    “说得对哦!”

    反曹会成立的第一天,就连收两个小弟,岂不是天助我也?

    一天两个,十天两百,只要一个月!就可以跟老不死的分庭抗礼了!

    想到此处,方小芙激动得一屁股从床上坐起身来,随即整个人呆住,一张小嘴张了几张,终于把痛字憋了回去。

    做大哥的,怎能在小弟面前漏了怯?

    “二,二弟果然好心计,你以后就是咱们反钟会的军师了!”

    “三弟他出什么事儿了?”

    “据说是杀了人,正在八街衙门的大牢里关着呢。”

    杀人?

    这新来的小弟,脾气这么火爆的?

    杀了人,这事儿就有点不好办了。

    装模作样的略作一番沉吟后,方小芙才学着她爹平时的样子,大手一挥道,

    “二弟,先捞人再说!你先去大门外等着大哥,大哥随后就到!”

    目送朴三生走远,方小芙才揉着屁股从床上爬了起来。

    大哥不好做啊,老爹当初怎么教导大哥的来着?

    身居高位者,须得喜怒不形于色!

    兄弟如手足,不可弃之任之!

    一定得把三弟救出来,毕竟……

    本姑娘,生来便是要做大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