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在雪中有家客栈 > 第九章 有剑可断长生!
    我可以保你不会被北凉的人追杀,而且吴家剑冢给你安排的这一次联姻,我也可以帮你推掉!”

    李平安第二句话是真正的戳中了她的软肋,吴家剑冢因为李淳罡等一系列草根剑神的崛起已经日渐式微了!

    尤其是那个桃花剑神邓太阿因为吴素的原因离开吴家剑冢,更是雪上加霜!

    原剧中很多人都觉得邓太阿并不是吴家剑冢的人其实都是扯淡!邓太阿最后赠送给徐凤年的飞剑都是用吴家剑冢的手段养出来的!要说两者之间没有什么联系的话,打死李平安都不相信!

    “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客栈老板而已,有什么资格说这种大话?如果你收我做婢女的话,不出三天,你的这座客栈就会被某个剑冢高人一剑铲平了!”

    事实上,吴家剑冢已经打算拿纳兰怀瑜和棋剑乐府联姻了!这一件在江湖人眼中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是真的在谋划中,虽然吴家剑冢很多人都不同意!可是日渐式微的吴家剑冢,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如果我能在三天之内突破到一品境界,你就心甘情愿的做我侍女,如何?

    我可以保证让你在十年之内晋升到陆地剑仙境界!”

    纳兰怀瑜犹豫了,她是真的犹豫了!

    “好,我答应你!”

    李平安大笑不已,这事儿不就成了嘛!

    接下来便是该好好挣钱了!

    前些日子有一个商队想要购买这种爆米花拿回去卖,只可惜这爆米花储存不方便!

    这个爆米花倒是可以卖,不过李平安打算推出另外一种劲爆的美食——麻辣烫!

    这滋味最适合江湖人!

    “老板的这种想法真是天马行空!不过做法简单滋味儿恐怕没有那么好啊!”

    庖丁对于李平安说的麻辣烫,其实还是保持着怀疑的态度。

    “这不就得仰仗大厨了?按照我的说法调制几锅高汤,要那种麻辣鲜俱全的!”

    这种新的美食还是需要托儿,而隔壁的那个小胖子简直是最完美的托!

    众人尚且在后厨,品尝着这麻辣烫的滋味儿,难得吃到这种自己曾经最爱的食物,李平安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去二十一世纪了一样!

    “等着!我这有个好东西!”

    李平安突然想到了自己放在柜台旁边的一架啤酒机,客栈刚升级的那会儿啤酒机就出来了。

    只不过啤酒的味道,如果不和其他的东西配合,实在是让人难以下咽!如今有了这麻辣烫,简直是佐酒的神器!

    一人接了一大碗之后,李平安率先灌了一口!

    不愧是系统出品的东西,竟然还能调节温度!

    爽!

    和珅小口的抿了一口之后,脸色瞬间苦了,这味道着实是让人爱不上啊。想不通老板为何喝的如此开心……

    “来来来,我教你们喝!先大口的吃一口肉丸子!”

    李平安这里的肉丸子都是从镇子上买的,这些东西一般都是农村里的人自己做好了,拿到城里来卖。有一些手艺好的卖出了名儿,比如李平安买的这种就被称为玉峰丸子!

    玉峰并不是形容丸子,而是形容卖丸子的那个风韵犹存的大娘。镇子上的那些老光棍儿,平日里无论有钱没钱都喜欢在人家摊子面前晃荡。

    其实这何尝不是一种营销手段呢?

    满满的嚼了一口肉汁后,端起酒碗咕咚咕咚的灌了两口!

    拓跋月儿率先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一口酒下肚,竟然不自觉的喊了出来!

    “爽!”

    等发觉到周围的人都安静了之后,拓跋月儿这才发觉自己刚才的失态。

    “笑什么笑,都不许笑!你们尝尝就知道了!”

    拓跋月儿一把扑到了李平安的怀里,羞红了脸。

    众人也都试了一试,这滋味儿果然非同一般!豪饮之间,似乎还有一股麦香味在口中回旋。

    众人正在愉悦的吃吃喝喝的时候,一阵疾风袭来,竟然直接将大门撞掉了!

    老白是第一个跳出去的,侧身宛如一个蜘蛛侠一般跃到房梁之上,又从房梁上一跃而下,爬在尚未完全断掉的门框上。

    李平安眉头一皱,来者不善啊!

    运足了力道将筷子弹了过去!

    吃足了内力的筷子,宛如一根离弦的弓箭一般疾驰而来!

    撕拉……

    这竹筷子竟然被人用刀硬生生地削成了四根更细的筷子!

    众人也这才看清楚来人到底是谁!

    白衣胜雪,衣诀飘飘,带着一顶遮住容貌的斗笠,腰间挎着双刀。

    尚未言语,却给人一种如观谪仙人的感觉。

    “名不虚传!”

    南宫仆射竟然让人一时间分辨不出性别,莫说是屋子里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凡人,哪怕是身为公主的拓跋月儿,和穿越者的李平安都有点儿失神了!

    “莽撞前来,多有得罪!实在是迫不得已出手试探!”

    南宫仆射倒是把自己姿态放得很低,同时还掏出了一锭比她拳头还大的银子。

    “公子所为何来?”

    李平安这话一开口,所有人都愣住了!

    店里的人纳闷儿了,老板就这么肯定对方是个男人吗?万一弄错了身份岂不是尴尬了?这家伙一看就不是那种好脾气的主!

    南宫仆射神色淡然,转头坐下解下双刀放在桌子上。

    “我需要在老板这里住一晚。”

    李平安自然知道这是为什么,南宫仆射是北莽的人,不过这家伙却跟拓跋菩萨有着血海深仇!

    不难猜出他应该是在躲着对方,又或者是这个北莽军神,指不定现在就在带人捉他的路上。

    “公子是在躲人吧?要我说得加钱!”

    南宫仆射咬了咬牙,掏出了身上最后的一锭银子。

    李平安也不是黑心之辈,很大方的邀请她一块儿共进晚餐。

    犹豫了片刻之后南宫仆射摘下了面纱,客栈里的伙计们发现自己今天惊讶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

    李平安心中也不由得感慨,真的是雌雄莫辨!怪不得胭脂评上并没有明确的写出南宫仆射是男是女,或许是黄三甲有意为之,也可能是黄三甲也不知道。

    吃着麻辣烫喝着啤酒,南宫仆射总感觉一切都不是真的。尤其是这种滋味古怪的酒,尝起来,口感极差,但细细品尝,却又有着无穷的回味。

    “这酒卖吗?”

    李平安点了点头,不过,此时倒不是做生意的时候!

    李平安不知道,今天把南宫仆射留在这里到底是好还是坏?

    一队北莽骑兵带着杀气,纵马而来!

    此时他们尚未得到董卓的那个死胖子调教,比离阳的军人少了几分规矩,多了几分野性!

    一行六人,领头之人一脚踹开了刚刚竖起来的两扇大门!

    “全部杀光,一个不留!”

    看来连询问和狡辩的机会都不给,他们连自己人的村子说杀光就杀光!更何况这种处在边境线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