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在雪中有家客栈 > 第二十章 再遇旧人
    这片沙漠本来就不大,龙卷风的规模也并没有持续膨胀,反倒是有了衰减的迹象。

    或许是风沙的力量已经不足以淬炼,龙卷风正中心的人竟然缓缓的抽身离开。

    “他过来了!”

    拓跋月儿本能的有些紧张,咽了咽唾沫,裹紧了身上的披风。

    李平安也不知道此人到底要干什么,此时倒是有些后悔让六剑奴离开了。

    心思急转的李平安没有发现,后方竟然爬出来了一堆赤红色的蝎子!

    这种蝎子个头大概有拳头那么大,浑身赤红,仿佛体内流淌的不是血液,而是火焰一般!

    风沙中的男子已经完全走出了龙卷风的范围,李平安感觉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爬上了他的衣服!

    扭头一看,吓了一跳!

    “快让开!”

    一把将拓跋月儿扯了过来,反手一剑将已经逼近了的蝎子砍飞了!

    纵横的剑气吸引了这个男子的注意力,此人速度开始加快,到最后宛如闪电一般,一跃而起直接跳进了破败的城中!

    “住手!”

    这男子一声令下,这群蝎子竟然全都停下不动了!

    从旁边的房间里走出了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女子,女子勾了勾手指,这群红色的蝎子竟然如同她的宠物一般纷纷的爬上了男人的身躯!

    “实在是抱歉,红蝎可能以为二位想对我图谋不轨。”

    听到这话,李平安不由的撇了撇嘴,就你这境界,我跟拓跋月儿加一块儿,恐怕都砍不开你的防御吧?

    “外面风沙太大,无奈之下,只好带着妹妹在这里略作休整。如有唐突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看二位的行程,应该是从边境过来的吧?来自北莽?”

    说话间几人已经来到了,破旧城中的唯一保存完整的一栋房子里。

    房屋的陈设比较简陋,但并不影响生活。

    “自然不是,在下来自风沙镇。”

    李平安发现房子中挂着唯一的一个装饰品,竟然是一把造型极其古怪的刀!

    “听说风沙镇出了一个能与拓跋菩萨打成平手的高手,不知是否确有此事?”

    现在江湖上好像很多人都在关心这件事情,现在江湖的顶尖战斗力,明面上的首当其冲便是王仙芝!

    排在第二梯队的便是拓跋菩萨,邓太阿等人。李淳罡此时应该还在听潮阁内,外界大多数人对于他是生是死恐怕都不知道。

    “江湖传闻未必可信,我在风沙镇住了这么多年,从未听说过有这等高手。”

    李平安摇了摇头,事实本来也是如此嘛。他的客栈里面虽然有对抗拓跋菩萨的办法,但并不代表他客栈里面有人是他的对手!

    “言之有理,二位想要离开的话,恐怕得等到风停了之后才行。如果不嫌弃的话,楼上倒还有一间空房,你让人可以在此歇息一晚再走。”

    拓跋月儿一直乖巧的坐在李平安的旁边一言不发,如果只是李平安一个人的话,外面的风沙不足为虑。

    但是拓跋月儿就不行。

    “如此,多有打扰!”

    李平安有些犹豫,拓跋月儿鼻子里面都是风沙,奈何他们带的水也不多了,可是在这种地方问别人要点水洗一洗好像不是很妥当……

    李平安犹豫不决的时候,那个浑身爬满蝎子的男人提了两桶水过来。

    “外面风沙比较大,你这妹妹身娇体弱的分你一桶水拿去洗一洗吧。”

    这男子咧嘴笑了笑,身上的蝎子如潮水般褪去,露出了他那精壮的上身。

    拓跋月儿提着水便打算上楼,毕竟作为侍女,干活还是得积极的嘛。

    这男子也转身准备去后冲个澡,然而当拓跋月儿无意间瞥到了这男子身后的一个纹身之后,脸色瞬间变了!

    震惊之下怀中的水桶也松了,李平安眼疾手快一把托住。

    “拿不动就不要逞能嘛。”

    提着水上楼之后,拓跋月儿,一直心神不宁,仿佛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小月儿怎么了?有事你直说。”

    “那个男人背后的纹身……”

    李平安皱了皱眉头,那个纹身刚才他也注意到了,图案比较诡异长得像个蝎子但是为什么踩在一只雄鹰的上面?

    “你见过?”

    “在拓跋菩萨的书房里,我看到过一个和这个纹身图案一模一样的令牌!”

    听闻此言,李平安心头一突!

    不过如果对方是拓跋菩萨安插的人手,恐怕不可能不认识拓跋月儿吧。

    如果对方动手的话,刚才在城门口那边儿恐怕就已经打起来了。李平安的实力现在也只不过是金刚境界而已,对方恐怕已经是指玄了!

    而且那个名为红蝎的女子同样不是什么善茬!

    “对方可能不是过来杀你的,放宽心不要露出破绽,看看他们准备做什么。”

    暮色将尽,红蝎竟然上楼邀请李平安二人下去吃晚饭!

    “沙漠里很难有些蔬菜,平日里我与夫人都是吃着这些野味烤肉,二位不要嫌弃。”

    “大哥这话可就见外了,有酒有肉在我们镇子上已经是款待客人的最高礼节了!”

    “哈哈哈!看来兄弟也是个好饮之人!今日一醉方休!”

    李平安总觉得对方是在暗示着什么,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他也不能直说。

    一番推杯换盏之后,李平安假装不胜酒力,大着舌头把脑袋凑了过去。

    “还未请教大哥高姓大名呢?”

    “我叫王秋雷,昔日里江湖上未留下什么名号,想必兄弟应该也未曾听说过。”

    李平安撇了撇嘴,信你才有鬼!

    这个家伙端着酒杯的姿势,和客栈里那些北莽的人喝酒的姿势是一模一样!

    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遮掩,现在已经原形毕露了!

    六剑奴已经快马加鞭赶到了古城的周围,此时就算动起手来,李平安也一点不怂!

    “若是小弟没猜错的话,大哥应该是北莽的人吧?”

    此言一出,旁边的红蝎手一抖,接下来的烤肉没有拿稳,直接掉到了火堆里。

    “小兄弟的眼光很毒辣嘛,不错!我确实是北莽人,之前领了个任务,在这个沙漠里面呆了整整六年。”

    原本李平安差点都快把天从云刃召唤出来了,听到后面的话,手中的动作却又停了下来。

    六年前?六年前有什么大事儿?用得着拓跋菩萨派人,苦哈哈的蹲在这个沙漠里?而且如此高手,让他去做点啥不好?

    “运气很不错,任务今天终于要完成了!”

    一听到这话,李平安头皮瞬间炸裂!

    当然还没有等到李平安有其他的动作,这一对夫妻竟然单膝下跪哭的跟个泪人似的!

    “属下叩见公主!”

    怎么回事?我是主角好不好?怎么感觉身边接二连三的冒出高手,这身世出去妥妥的主角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