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在雪中有家客栈 > 第二十二章 醉不成欢惨将别(求推荐票)
    李平安一开始就知道现在的拓跋月儿才是真实的拓跋月儿,如果拓跋月儿真的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怎么可能会被拉上谈判桌?

    退一万步来讲,当初拓跋月儿在阿妈嬷嬷面前对李平安撒娇的时候,阿妈嬷嬷那错愕的表情就能说明一切。

    “生活在北莽我从来没有被某个人无条件保护和关心,阿妈嬷嬷之所以疼我,爱我,也无非是因为我的身份。”

    李平安长长的叹了口气,轻轻的拍了拍拓跋月儿的肩膀。

    “最终你还是要离开对吗?具体什么时候走?”

    李平安有些神色没落,躺在城墙上看着远处的夜空。

    “下次见面我就嫁给你好不好?”

    听到这话,李平安并没有表现的多么错愕。

    “或许你并没有伤害我,但是你的行为让我很不喜欢。”

    难得一次处男动心,竟然落得个如此下场。虽然之前的时候李平安就有所察觉,但是爱情让人昏了头脑。

    拓跋月儿之前多次暗示李平安,之所以置若罔闻,原因就在这里!

    小爷的第一次怎么可能交给一只妖精?肯定得先看出他到底是不是人才行!

    发觉李平安没有任何表示拓跋月儿心头不由得微微一颤,自己终究还是骗了李平安。

    拓跋月儿原本的计划就是到沙漠里之后诈死,以种族传统为理由,让秋雷夫妇把自己的尸体送回北莽。

    “我知道了……”

    月儿落寞的看了一眼李平安,转身离开了城墙。

    “你可是我的侍女,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李平安似乎是想通了什么一般一跃而起,落在了月儿的跟前。

    “呐……”

    月儿小心翼翼的钻到了李平安的怀中轻轻的抱住他,想说些什么可是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

    背后光芒一闪,李平安将那把天丛云刃召唤了出来。

    “有事记得叫我,不要逞能。”

    李平安举起手想要像以前一样揉一揉月儿的脑袋,可惜最终还是没有放下。

    把剑递给了拓跋月儿之后,李平安宛如一只乌鸦一样在夜色中飞走了。

    拓跋月儿看这里平安离去的背影,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她竭力的控制着自己,让自己不发出哭声。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呢?李平安没有谈过恋爱,但是离开城头的一刹那,他可以确定自己喜欢月儿。

    可是喜欢该怎么办?强迫月儿留在自己身边么?李平安能做到,可是他不会这么做。

    等到月儿回到屋里之后,王秋雷和红蝎都被吓坏了!

    公主殿下之前给他们的任务计划就是,装作不经意间暴露自己的身份。

    等到公主殿下假死之后,借由王秋雷之口将月儿的身世说一部分出来。可是现在这是闹哪样?公主提着把剑失魂落魄的回来了,难不成公主动手把人砍死了?

    “启动同心蛊计划,通知全族上下本宫回来了!”

    此刻的拓跋月儿比之前威武霸气了很多,看上仿佛更像一个女王了。

    而此时的李平安,感觉自己处于一个非常奇怪的状态,他能够控制自己的体内真气,让自己在空中处于滑翔的状态。而现在的自己也处于一种什么都不想的心态!

    之所以把天丛云刃留给月儿,是因为从系统里面抽奖得到的武器,装备可以当做眼睛来用!

    如果月儿真的有危险,李平安可以通过天丛云刃提前得知。而且还有定位的能力,随时都能知晓对方的位置!

    出了沙漠就是锦州了,李平安准备在这里蹲着徐凤年。

    锦州水路纵横,锦州人做的鱼可谓是一绝。

    “小二上酒!拿手菜再给我上一桌子!”

    李平安与六剑奴楼上专门要了个雅间儿,虽然说锦州水路发达,但是也仅限于水路而已,由于地势原因,锦州并没有什么捞钱的地方。

    地方官员上头还要随时服从军方的调度,这也就导致了地方官员想要钱还得看上头脸色。

    “好勒,客官这是您要的酒!”

    此地也不乏一些鲜衣怒马的世家弟子,唯一比较奇怪的就是,这里的江湖人士似乎很少。

    李平安带着六剑奴进了酒楼之后,就经常有人朝这边指指点点的。

    李平安最佩服这些人了,明明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他却能跟亲眼见到了一样,编出一个又一个光怪陆离的故事。

    这就像江湖人喝酒,如果没有菜的话,那肯定就得回味一下自己曾经刀尖儿舔血的日子。这群人下酒,要么八卦别人的生活,要么就是为别人编造一个故事来满足自己的心理需求。

    其实李平安一直很犹豫要不要现在就去找温华,温华后来被黄龙士所利用,如果不是温华性情足够刚烈,恐怕那一次真的算计到了柿子。

    “几位大侠看起来气度不凡呐!”

    一位体态虚浮眼眶凹陷的世家弟子,提着一壶酒醉醺醺的晃过来了。

    “你想做什么?”

    正在想事的李平安,被打断了之后心里很不爽,六剑奴看到李平安的样子,随时就准备动手。

    “几位一看就是高手,要不给大爷几个露一手?只要让大爷们看得开心了,一人打赏一百两!”

    酒楼里的其他人似乎也开始起哄了,他们很少看到这种高手做派的江湖人士来到锦州。

    “几位大侠露一手吧!”

    李平安被气笑了,不过。这群人只不过是没见识而已,罪不至死李平安总不能因为这群人不长眼睛,直接就送他们重新投胎了。

    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招了招手,竟然将桌子上的筷子以真气驭起!

    两根筷子,一根将这位世家公子的发髻斩断,另外一根穿过了此人的腰带,竟然直接将他衣服扒了下来!

    “好!!”

    酒楼里的人似乎并没有领会到其中警告的意味,一个个的竟然嚷嚷起来了!

    坐在酒楼下边不远处的徐凤年儿,啃着刚才骗过来的两个窝窝头,看着酒楼上的热闹场景,不由得有些感慨。

    “唉,老黄!这人要是放在北凉,搁在我当年,那肯定是赏!”

    老黄那张脸宛如在秋风中被霜打了的菊花一样,露出自己那一口缺了或口的老黄牙。

    “那肯定!这年轻人一看就是高手!”

    徐凤年只觉得老黄是在迎合自己,没有听出其他的意思。而老黄则是真的觉得李平安这一手很不错,随随便便就能以御剑术将桌子上的筷子驾驭起来,这可比操控那些专门铸造的飞剑要困难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