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大叔的过往(第1/2页)
    “总之,这件事还需要毛利大叔过来一趟。现在已经肯定,凶手是按照扑克牌的顺序来杀人,从13到1的顺序并且这些人都是大叔的熟人。”

    目暮警官压了压头上的帽子,看向了高木警官,“嗯,冲野老弟说的没错。高木,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是!”高木离开了病房。

    半个小时后,毛利大叔被高木警官带到了病房

    “毛利老弟,你终于来了。”

    “警部,出了什么事吗?”

    目暮警官将阿笠博士遇袭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现在已经确定了凶手的行凶手段是吧。”

    “没错,所以你好好想一想,你身边的人有没有那个人的名字有数字十的。”

    “数字十吗”大叔摸着下巴皱着眉头。

    没过多久,大叔啊的一声,兴奋的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左右慢动作重播,然后大吼一声。

    “我知道了,是十和子小姐!”

    “咳咳!”冲野差点被自己的唾沫给呛死,合计着大叔您思考了这么久,就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啊。

    大叔不满的瞪了冲野一眼,“小子,你这是什么表情啊?”

    面对大叔的质问,冲野灵机一动,不着痕迹的拍着马屁。

    “没,没什么,我只是没想到大叔能这么短时间就想到名字里带数字十的人,厉害的一批。”冲野还不放竖起大拇指。

    “嘿嘿,那当然咯,我可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

    目暮警官-_-|

    佐藤&a;ap;ap;ap;高木((-_-)-_-)

    “咳咳,总之高木,你跟着毛利老弟去保护那位十和子小姐,至于佐藤,你留在这里待命,等白鸟回来之后一起行动,冲野你也留下吧。”

    “是!”高木和毛利离开了病房。

    病房内

    目暮警官终于问出了心中一直想问的问题。

    “冲野老弟,这个十和子小姐到底是谁啊?”

    佐藤警官也好奇的看过来。

    “额,这个吗”冲野挠挠头,有点小尴尬,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说出来。

    “咳咳,据毛利大叔的说法,这位十和子小姐是银座的一位妈妈桑。”

    “妈妈桑?”目暮警官突然捂住自己的老脸,真心替自己这个老部下感到丢人。

    “这个毛利啊,还是那个德行!”

    气氛就这么僵持了下来,幸好没过多久去调查村上丈的白鸟警官赶了回来。

    “警部,村上丈有消息了。”

    “太好了,快说说看。”

    “是。”白鸟从怀里拿出小本本,横过来一字一顿道。

    “村上丈是三天前从监狱中被释放出来,根据资料显示他在进去之前是一位优秀的发牌师。”

    “发牌师啊!”目暮警官和佐藤对视一眼,暗暗点头。

    白鸟顿了一下,继续说,“根据我们调查的情报显示,村上丈在昨天曾在毛利侦探事务所附近出现过,现在则行踪不明。”

    “这是村上丈的照片。”

    接过照片,冲野却突然楞了一下,下意识的问道,“这个村上丈是左撇子吗?”

    “诶?”目暮警官和佐藤也楞了一下,冲野将照片递了过去。

    照片上,是一位年轻的男子正在发牌,而他所使用的正是左手。

    白鸟点点头,“是的,村上丈的确是左撇子。”

    “啧,这么说来这个村上丈就不是凶手了。”冲野一脸笃定的说,虽然心中早就知道凶手是谁,但这个时候不得不做出一副我也不知道的表情。

    ‘诶,演戏还真是累啊,幸好我当过几个月的演员。’

    “不是凶手?为什么!”佐藤警官奇怪的看向冲野。

    “因为阿笠博士在被凶手袭击的时候,我看到他是用右手拿十字弓射箭的。”

    “竟然是右手?那么这个村上丈是凶手的可能性,似乎没那么高了,不过”目暮警官沉吟了一会儿,“不过还是有必要继续调查一下村上丈的下落,不排除他在行凶的时候故意用右手来掩饰自己的身份。”

    “是,我这就去调查。”白鸟又离开了。

    “村上丈啊,当年毛利就是因为这件事才”目暮警官似乎想到了什么,说到一半突然不说了。

    “才什么?大叔当年怎么了吗?”冲野似乎也记起了卷宗上的一些事情,“我看过有关村上丈的一些记录,这个人似乎在警局里引起了不小的骚动,不过具体发生了什么上面并没有详细的记载。”

    “那个啊,当时还真是蛮惊险的。要不是毛利那一枪,说不定就不是现